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2「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中興大學歷史所碩二 陳佑羽

   還記得當初在報名這個研習營之前,心裡頭不斷的猶豫著,看到網路上的簡章內容,這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研習活動,除了在吃、住方面全程免費之外,另外也補助整個台灣與金門的來回機票,這真是一個對於想出外接受剌激的人而言,為一個非常好且難得的機會,當然另一頭猶豫的心也不斷的湧現,因為長達整整十四天的時間離開台灣,以及頭一回出外到金門、潮洲的行程,使我有些擔心和退怯,話雖如此,我告訴我自己,機會是給積極且準備好的人,如果沒有冒險的精神,那哪來的成功呢?抱著這個心情,當天晚上立及準備好相關的資料,包含個人的自傳以及論文的研究計劃,寄給於主辦單位,並靜候於佳音。最後放榜得知於錄取之時,我告訴我自己,必須把握此機會,勇敢的大步邁進吧,這可能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光,事後證實很高興我當初的決定,因為真的收獲良多。
  時間就這樣一天一天的接進,除了有計劃的準備個人所需要的相關物品之外,也於事前至圖書館尋找所需的圖書,以備不時之需。到了725日當天,一個人拖著行李箱離開家門,我對我自己說,這是一個挑戰,既然參加了,這十四天的行程絕不能浪費,我要享受每一天的生活,並在過程中結交與認識許許多多的人,這是我對我自己所許下的心願。還記得出發的當天,天氣晴朗,從出門到機場的路上,一個人拖著行李箱搭著捷運,輾轉的換了兩班車,心裡期待著今天的研究營,到了機場後並拖運了行李箱,隨後通過了安檢抵達了登機口,看到附近的乘客,心想在這其中會不會有著未來的同伴呢?搭上飛機,約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抵達到金門的尚義機場,第一次來到了金門,心裡頭非常的興奮,立及迫不及待的踏出機場外,快速的搭了一台計乘車,沿路上看著滿地的紅土,以及濃濃的軍事雕堡,這是我對金門的第一印象。
抵達了金門大學的綜合大樓,望著主辦單位的指示,抵達到四樓,除了報名外,也領取相關的書籍資料和鑰匙,很巧的是我遇到了與我同住一間的室友-王和安,雖然我們並不是同一組,但很高興能認識他,在簡單的吃著便當的同時,也順便的打招呼與認識彼此。後來抵達了宿舍後,稍微的整理與休息後,就立刻抵達開幕座談的教室,在李孝悌老師、王鴻泰老師與江柏煒的老師開幕和說明之下,我知道未來的行程將會是場硬杖,我想除了心理上另外在身理上都必須準備好,才能應付接下來的行程。
  隨後緊接著由王秋桂與江柏煒兩個老師的講座獲益許多,在王老師的講解之下,得知金門地區具有與台灣不同的信仰,那就是前世父母與前世夫妻的觀念,還有相關的令旗儀式與立牌位的代表,此外在祖先與神位在供桌的擺放位子上也有所不同,金門地區為神明在左而祖先在右的情形,這點與台灣相反,除此之外也有特殊的打醮、祭拜、解約、紅紙或紅布的習俗,令我大開眼界;在田野考察方便上,與受訪者的關係除了要慢慢培養,具待人處事與人情益理之外,另外也有許多的突發狀況發生,需要有相關的經驗來應付,如此才能真正的問到真正所需要的資訊,也不要抱著一定有所收獲的心,並且在訪談後的當天晚上,一定要立及做記錄並整理相關的錄音檔與照片。最後也強調在田野之前,瞭解文獻中提到的人、事、物是有其必要的。對於受訪人而言必須記錄相關的資料如出生年月日、地址、年齡、家族人物名稱、使用言語、職業、訓練過程、工作經驗、興趣與特殊禁忌等,也要特別注意到人是很感覺及健忘的,雖然訪問同一個人,但在不同的時間環境與訪談者之下,所得到的答案會有些許的差異,這點是非常的重要的;田野調查之前除了相關物品的準備之外,也要掌握好人脈關係,以便於整個田野的進行。
  另外在江柏煒老師介紹華僑網絡與僑鄉社會上,也是收獲許多,在華僑方面由於大部份的男子出洋,產生了連鎖式的移民效應,因此在各地的海外上建築了會館,並在192030年代則是僑匯返鄉的一個高峰,也因此造就了金門地區的近代發展,並且一路沿著歷史脈絡至國共內戰期間,僑匯一度的中斷無法進入金門地區外,也被限制反鄉的情形,唯有參加勞軍團的名義才可以突破;也討論到華僑與僑鄉的關係之前,造成橋鄉具有性別比例上的差距,這真是一個有趣的議題。隨後坐著車至金城地區吃晚餐,也正式的與所有的團員互相的認識,並且利用有限的時間到城上逛逛與採買相關的日常用品。
  隔天吃完早餐後,緊接著報到並且在上午臨聽濱島敦俊老師-從文獻考證到實地調查-江南士紳之發現,瞭解城隍的發現,不管在台灣、越南、中國、日本、朝鮮的發展,特別使我印象的是朝鮮地區特殊的信仰,因應明初的三年改制的情形,是推翻重佛的高麗,目前在東部江原道,堂祭還留下多數,也分為山區與市區的城隍信仰,在山區有山神堂與城隍堂;在市區則有女城隍的情形,使我大開眼界;此外趙世瑜老師的區域社會的比較研究,則是探討中國不同地區之間的相互比較關係,在江南或長江下游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明清太湖的流域上,思考著兩個重要的問題,在華北華南的問題上,以華北地區和其它區域聯系來說,可以看出不同時代的關係,新清史的短長以及清向西南之間的進展並延續與明朝間的議題,最後並提出先發地區的再結構化,與重新思考幾個大規模的人口流動浪潮及其結果。
  在上午的精采講座完後,下午的行程是第一次的正式考察,地點是在金門古城,還記得那天的太陽很大,在田野的過程中,立刻就顯現出考察經驗不足的狀況,關於考察地點的地理位置,以及訪拜的路線和談訪的人進度,讓我覺得我還不夠,整個訪察的行程由城中心城隍廟開始,一直到西門與西門外的辛氏家廟,並沿著路到南門城,看到了金門酒廠,緊接著一路至文台寶台、東門和北門與北門外明代的古街道等。瞭解金門古城從金門方志來看,得知其建城是由於明初海禁所設立的衛所情況,雖然現今的金門城牆因為國軍為了建立防衛據點,而將其拆除,不過仍然可從廟宇的位置與境區之間的關係,看出這一歷史脈絡。
  七月二十七日,上午的謝國興老師-台灣民間信仰的田野調查,聽到老師提到廟會陣頭的田野經驗,以二仍溪、茄定來看,提出在不安全感的地方,對於神明的依賴較為明顯,其中最特別的是關於御輿團,為日治時期末流傳至今的傳統文化,分別介紹了灣裡與茄定兩地區,由四位漁販和日本醫生所教,繞境所放的音樂與呈現的萬國旗,展現了歷史的痕跡。此外也包含了熱鬧的元素在陣頭裡,以模仿學習、創新來看陣頭,展現出台灣南部以廟為主的一種地域傳統。接著是陳春生老師的閩粵交界:王朝制度與海上活動,提到了明朝走私的問題,衛所的產生主要是為了保持秩序,有些離沿海十哩,其主要任務是為了穩定社會秩序,管住老百姓來與海賊隔離,並且採管的住的管而管不住的丟的心態,其中提到了很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這些盜賊其本就是無籍之人,並且注意到許多人常打著別人的名號來作亂,而海上的活動除了缺乏戶藉的特性之外,也有無法自給自足與需要投入大量的資本來用於海上的船業上。此外也談到了潮洲地區原為鄭成功的米糧之地,但因失守逼不得已而為了養活更多兵,則轉戰至台灣,此後的遷界問題所造成的斷層問題,也無法用單一的說法來做解釋。
  下午考察的地點為後浦,這是金門地區最熱鬧的地方,是由於從金門城所遷至後浦地區,因此在金門的發展歷史上特別的重要,本組所討論到最要的地區位於後浦的南境地區,由地理位置上來看,南境屬於地勢上較低之處,並且連接著海灘之地,因而產生了一個重要的許氏,從兩個渡船碑文來看,可以判斷許家在渡船口的勢力,並在在宗祠與豪宅來看,看的出許家在當時的繁華,並且由廟宇附近的居民訪談來看,得到了關於後浦地區的發展情況與許家的情形,使我特別印象深刻的是有著天后宮媽祖與水仙廟的大禹崇拜,讓我大開眼界。
  七月二十八日,上午由程美寶老師講述口頭傳統與口述歷史,老師特別提到要學會以當地人的口述思維來溝通,不要使用過多城市地區或外文,因為有許多的人並沒有受過教育的訓練,這時需要用實體的物體來做比喻,並能轉換成對方所能接受的語言,另外以前的人為了能更容易的記憶,因此會編造具有押韻和對抗的調子來幫助記憶,又或者有用連珠、排序姓名的方式,由於人類的腦中很難呈現出表格的概念,才會出現於此的辦法,更重要的是對於受訪者而言,會受到聽眾的角色壓力,而使的口述的內容而有所不容,因此口述的地點最好在受訪者所熟悉的家中,並用對方的用詞來回應對方的話,來避免影響受訪者,在筆錄的上如未能用漢字來表述時,就要使用原音的拼音來記錄,否則容易出現認知上錯誤的問題。
接著劉志偉老師對於族譜解析的演講中,特別提到了族譜是活著的後人所編寫的,因此是對於過去祖先的記戴,但由於記憶有限,因此只能追尋著單線的記憶與聯想,也提到了現今族譜的發現可追溯至歐陽修與蘇洵,也可以分為大、小宗的方式,當然在族譜的記載過程中,我們不能說是造假,而是由於後人資料有限,因此出現了為了去合理化來解釋的情形,畢盡族譜不是寫給後來的大眾或學者來看,而是記載並給予子孫來瞭解,這是一個很重要對於解讀未來將看到族譜的觀念,非常的使我受用。
  下午考察的行程是瓊林,為一個以蔡家為主的村落,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這個地區的宗祠非常的多且複雜,在考察的過程中,發現即使為同一姓同一家人,但還是看的到在眾多子孫之間,具有相互競爭的情形,瞭解到劉志偉老師所說的,族譜是為了合理化的情況,因為詳細照著族譜來看,會發現在宗祠與祖譜的記載具有出入,讓我瞭解到即時是同一個家族,但隨著各家族之間不斷的分支,與發展的先後順序不同,產生了日漸複雜的體系,雖然並不能在短短半天的時間就能清楚的瞭解整個發展的脈絡,但可以感受到這個龐大的蔡姓家族,遠在明清時期,是多麼的具有影響的能力,受惠許多。
  七月二十九日,上午由宋怡明老師演講國家、地方社會與歷史:方法論與田野資料的辯證,宋老師是個非常風趣的人,讓我非常印象深刻的是他談到了金門的發展,我們從現今的文獻上來看,往往會被誤導金門在國軍駐守時期是如此的落後而不衛生,但從宋老師的研究上來看,其實會造成這種情形的原因是由於國民黨所造成的,由於金門在以前就是個僑鄉的社會,因此呈現女多男少的情況,然而由於國民黨的駐守,造成了大量的男性軍人湧入,這時金門地區轉變成了男多女少的情形,這也使得金門的女性身價水漲,而出現了需要大量的嫁妝的情形,此外曾經出現金門有著大量老鼠的情況,也是同樣的情形,由於金門戰地地區為了避免遭受封鎖,需要儲放大量的糧食,因而衛生局下令大殺老鼠,由於規定必須上繳一定的老鼠尾巴,這也使得金門人開始有意識的不將老鼠趕盡殺絕,而偷偷的飼養情況,加上金門由於戰地地區的緣故,所以有許多的坑道出現,這也成為了老鼠生活的天堂,非常的有趣。接著的丁荷生老師,談論到南中國海地區的跨文化網落,更深入的提到南洋地區現今華僑的情況,使我們更能瞭解華僑在地化的狀況。
  下午的考察地點是位於金門島西南方的水頭,這是一個雜姓村落,不過還是以黃姓人家為主,從考察整個地區來看,可以很明顯的發現到這個地區具有兩個年代的發展歷史,第一個年代是清中葉時期,並以黃家的九落十八樑的古厝為代表,可以想一想在那個年代,同時需要建成這九棟同樣規模的房子,可見當時黃家的勢力發展與財力狀況,畢境同時建造需要大量的匠師和儀式,當時一定空前絕後,而考察文獻也發現這個時期,黃家人主要到大陸去經商,因此可以用文獻來解釋;再來的第二個時期,可以看到主要以華僑所蓋的房子為主,其年代主要在193040年代,而這時期的建築物來看,可以發現大多具有西洋與中式結合的南洋風格,翻考文獻可以發現大多的黃家人,到達南洋經商,並且從許多的建物裡看到了具有防禦的功能性,如銃樓、厚牆等防衛設計,隱隱約約的感受到當地當時治安敗壞的情形。此外據本組的考察情況,隱約的可以感受到水頭地區與後浦一樣,在南邊有條小河存在,並依當地重要的寺廟金水寺的座落方位來看,當時的這條河對於水頭的發展具有重要的意義,可惜時間與資料上的限制不能得知更多的資訊,不過這也成為了本組的關注議題。
  七月三十日,早上很高興的由水頭碼頭出發,坐著船到達廈門,並且接著在廈門大學內用餐,隨後下午時抵達到東山地區,這個地區的發現與金門一樣,一個在明初衛所設立的地方,讓我深深的體會到的是關帝廟的發展,這裡是台灣關帝廟的源頭,抱著飲水思源的心情,我似乎感受到了古時後,這地區與台灣的密切關係,雖然現今的台人很多人已遺忘了這段過去,不過從文獻上來看確確實實的證明這段歷史,值得我們來省思,是否還有許多像東山這樣的例子呢?
  八月一日,上午抵達位於韓江下午的龍湖寨,由寨的發展方向可以看來這是順應著韓江而發展,從北門口的碑文來看,記載著劉子興結合了附近的村落居民,進行一個團結保衛的性質,由於此地位置的重要性,逐漸的不斷聚集人口,再加上商人來此貿易,而形成了看似商業發達的聚落,這說明一件重要的事實,我們現今所看的並不代表就是古代的發展情形,顯然會因為時間的脈絡而出現與文獻史料所記載完成不同的情況,由寨裡頭來看頭宗祠林立,並且每戶人家的規制與佔定面積都很大,再再的都顯示了清代時期的發展盛況。
  下午到達了韓江右側的韓愈宗祠見識到韓愈在潮洲人民心中偉大的地位,隨後順著跨越韓江的廣濟橋,一路上見到了寬廣的韓江,並且一路前進抵達到古代潮洲城的東門,一路前進上看到了許多牌坊,見証了這座古城的發展歷史,隨後我與部份組員經由老師的介紹,抵達了當地陶瓷文物業者,經由他提供的文物展示與介紹,我們瞭解到整個潮洲城的陶瓷業發展,這使我們大吃一驚,大大的瞭解了潮洲發展史上的一頁,非常的具有收獲,隨後往開元寺出發,並且探訪潮洲城內古城的發展,雖然時間有限,不過藉由文獻與訪談,多多少少可以重建這座潮洲古城的面貌,很高興能來到這,雖然不會潮洲話,但多多少少靠著簡單的普通話,感受當地人的文化,受益許多。
  八月一日,上午抵到柘林寨城,這是一個很靠海邊的村落,我們在村裡的祭祀中心關帝廟前下車,並很快的在其旁邊發現了一個關姓祠堂,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這是集合了全村所有姓的村民祖先所共同祭拜的祠堂,這非常使我震驚,因為除了特別外,也很難去解釋這種情形的發展與存在,代表了這個村落有著特殊的歷史發展,順著巷道深入,一路上遇到了許多村民,他們帶著有點驚訝的眼神看著我們,或許對於他們而言,我們這一大群的客人,他們反而不習慣,還記得我們抵達附近一間育兒院,特別好奇的是從外看來,這間育兒院的建築非常的巨大,有些不尋常,因此我們特地的拜託園長,一問之下才發現原來這以前是個孔廟之類的場所,真是有問有收獲阿。接著中午的行程是爬山,越過嶺之後就是福建地區了,原來我們一直在閩粵之界,非常的有意思,雖然天氣熱,但爬到了山上後,看見了碑石以及一望無際的天際,我想就很值得了。
  下午的行程到達大埕所,很明顯的這裡還保存著明代時期的建築規制與城牆,真像穿越了時空進入了明代時期一樣,先至所裡的城隍廟裡,再各自帶頭散開,隨後沿著城牆,我們抵達了城的西南角,是一座佛院,其特別的地方在於除了年代久遠外,在我們的讀文中也有詳細其碑文,對於大埕所的發展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意義,很高興的是我們在裡頭訪問了老人家和小女孩,得知整個大埕所現今的廟宇境的發展,讓我感受到廟宇在地方化的發展。
  八月二日上午,我們沿著河的上遊,目的地是湖寮,在此之前我們看了三個景點,分別是道韻樓、盤石樓與飛龍廟,似乎透漏了開使進入山區之後,逐漸的出現防禦性的據點,值得我們去觀察,在抵達了湖寮後,緊接的下午考察湖寮地區,在這裡我們跑了好幾個文獻所記載的據點,可以證明說在古代湖寮的特殊發展性,其中的黃家、吳家與藍家更是非常有趣,這三個可以說是代表了湖寮地區的發展情況,印象深刻的是我們看到了藍家是多麼的龐大與團結,更遠至海外募款與發放獎學金,鼓勵族人力爭上遊,也達到了團結一致的心,感受如此,真覺得自己所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
八月三日,往梅潭河的上游走,向百候邁進,由於受限於百候無法一次容納多人的因素,因此分成兩部份來田野,本組行程上午為候北,下午為候南,在上午中首先第一站就抵達肖氏的宗祠,在這裡看的到大小宗祠的部份,由於特殊也被稱為鴛鴦祠,就在小宗宗祠內我們看到了隱藏許多關鍵的碑文,另外還有被肖氏祖先帶來祭祠的五顯大帝,再再的都顯示出這地方的與眾不同,從文獻上與現今田調來看,似乎候北出現了很大的人文變遷,這或許可以驗證出陳春聲老師所說的,不要小看一百年,只要受到大環境變遷的影響,其可以看的出社會的重建,另外在東北方出現的蔡公圳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很值得我們去省思。
下午則到抵達候南,與候北相比較起來,梅潭海以南的腹地顯的較廣大,且也出現了許多集市,非常的熱鬧與繁華,在現今的田野考察來看,楊氏出現了佔較大宗的情況,不過從文獻上來看,李氏也曾在此獨具一方,然而為何消失了,這是一個很好的議題,很值得繼續深入去研究。然而在宗祠林立的百候鎮上,我想到了金門的瓊林蔡氏的情景,是不是能相互比較並分析一下呢,我想這也是田野考察的一項收獲,隨著考察的地點越多,經驗也越來越成熟,就會共嗚出許許多多的問題,或許一時無法解決,不過卻可以引起一個對此議題的注意,以期待在未來的田野考察中,能更深入來探討。
  八月四日,上午我們離開了湖寮,緊接著順著梅潭河一路下游來到了三河鎮,三河鎮以三條河匯流為韓江為名,分別是汀江、梅江、梅潭河,在這裡形成了狀觀的景像,除此之外在良好的位置之下,很自然而然的形成了貿易聚點,一看文獻果然不出所料,早就宋時就已出現貿易的痕跡,並隨著後續而成為重要的軍事重鎮。接著往下游方向走,我們來到高阪以及留隍鎮,這兩處非常的像,除了建築風格外,另外也可以看出來貿易發達的情況,由於都臨河於畔,所以為了防止水患的發生,房子的一樓都建的非常的高,此外由建築的年代來看,呈現出如金門一樣的景觀,大多在民國所建,並處處的顯現出華僑的影子存在,雖然現在來看它已不復繁華,不過仍可以感受出當年的盛況。
  八月五日,一大早坐著車前往南澳,讓我感到新奇的是,載運的船也順便將交通工具一起容納,登上船頂看著船向著南澳島,眼前出現的是一座龐然高山的島嶼,看來南澳島非常的不簡單,另外於左側興建的跨海大橋也象徵的顯示南澳在經濟上的需要,終於抵達到島上,經由遊覽車才更清楚的感受到,在地圖上小小的彈丸之地,原來是這麼的廣大且人口之多,這也難怪會被稱為一個縣了。我們順著海觀看了許多廟宇,由島之南向北,並且於下午的時後抵達深澳,首站就是總兵府了,看於此我更清楚的感受到南澳在明清之際,是多麼的重要,政府如此的將之設為總兵,也於這年明萬曆三年,南澳走向了一個新的歷史,隨後繞尋整個城鎮,與文獻搭配見證了南澳的歷史。
  八月六日,也就是整個研習營結束的前一天,陳春聲老師特別有意的不讓我們白來南澳,因此特別的規劃讓我們能踏遍整個南澳四角(深澳、青澳、雲澳、隆澳),非常的感動,雖然我們在南澳的時間不多,但卻可以很密集的跑遍各地,非常的感謝老師。在過程中雖然我們在等船的時間上遇到了麻煩,但也剛好趁於此我們整組可以討論,將所有我們所看到所聽到的事做一個總結,以下提出本組的看法。
前幾天鄭振滿老師所提到的,潮洲地區具有流動性的現象,對於此議題本組感到非常的有興趣,為此在接下來的田野考察中,將所看所學所聽到的事務,特別圍繞著流動性來做觀察,由於這十幾天下來,觀察到的範圍非常的廣大,因此我們決定以宋老師所說的,我們選定以南澳島為主,試著用小見大的方式來為整個潮洲地區做總結,雖然在資料上仍顯不足,不過仍然可以看出些歷史的痕跡,從330頁的皇明兩院詳允南澳海桁禁示碑記中,看到福建漳浦縣民胡春與饒平宣化都民吳昭,兩人跑到了南澳島來進行產權爭訟的問題,此外於萬曆三年設南澳總兵後,分為左右兩營,分別於對岸的柘林和銅山進行士兵的輪調情況,另外商貿上於325頁裡南澳山種樹記來看,於萬曆二十二年提到此南澳地區具有海波不揚而為商旅之坦途,顯示出貿易發達的跡像,另外在考古的南海一號也提供了一個很好的例子,此外318頁,為海賊的人物記載,從這此記載中我們看到這些人是沒有戶籍的,居無定所,流動性非常的強,結合了明末在島上的鄭芝龍坊,我們看到了鄭芝龍在此地發展的勢力痕跡。
  另外於明清之際,在康熙初年的遷界令,這一時期的人為不自然的政策之下,造成了歷史上的斷層,而出現了一種重新建立的社會秩序,除了南澳之外,當然也擴及到其它大陸沿海地區,如金門、銅山、柘林、大埕所等,如果試著想要找出證據,在314頁我們可以看到,以關帝廟、天后宮、城隍廟來看,約於萬曆初年時隨著增設副總兵而逐漸的建立,但在遷界令出現後,並於復界時我們看到具有陸續重修的情況,分別於康熙24年重修天后、城隍,25年為關帝廟。這引發了諸多的問題,如遷界之前在此地的居民,於過程中常出現傷亡慘重的情況,就算於復界之後,回來的人是否就是原來的人,這成為了一個很好的思考問題。
  於清朝建立之後,我們陸續看到重建的痕跡,分別為在島上的康氏家廟裡頭的記載,關於其先祖於漳州府所遷移而來的,另外在我們所看的從道光至同治年間戊守在臺澎的已故士兵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天后宮廟內也出現捐錢的人來自於澄海、海陽、晉江、廈門、同安等地的記錄,除此之外於天后宮外的米糧碑文,從裡頭可以看到南澳地區非常的缺米,因此出現了需要發行證照允許貿易的方式,來解決此米糧不足的問題,也顯示了此地商品貿易流動性極大的問題。
  總結於南澳來試著以小見大來對於潮洲地區的發展,我們可以發現在湖寮的吳六奇於百候、三河鎮、沿海地區都出現他的蹤跡,另外本組特別討論到的曾華蓋,其貿易範圍也遠至於廣濟橋,也討論到由沿海的鹽運至內陸,換取所需要的物產,在各地區也發現許多的族譜記載族人遷移的情況,如湖寮的黃氏有分支遷移至湖洲城的記錄等等,黃扆、吳與言、藍氏開創人藍大興等。最後可以綜合所有的討論得知,潮洲地區普遍具有流動性的情形,這或許是整個大環境的影響之下,導致此地區的居民必須如此才能適應而生存下來,如以此流動性的議題來看待,很多事情都可以快速的迎刃而解了。
  從七月二十五至八月七日,整整十四天的研習營,到達了許許多多的地點,一路上所見、所聞的事讓我學到很多,在研習營之前,我是個標準的想坐在冷氣房中單純看著史料研究的人,然而如果照著這方式去做,將會很容易陷入一個對史料文字的迷思,文字的本身沒有主客觀,但書寫的人卻會有意而無意的表達出對自身立場的情感,如果田野經驗不夠廣及純熟的話將會陷入而不自知,值得去警惕,這就像劉志遠老師所說的,祖譜並不是寫給後來的研究學者看的,而是要寫給自己人所看的,因此為了合理化而產生了有目的的形為。另外即時書看的再多也不如去田野走一遭,當然了田野事前的準備很重要,除此之外田野也需要一些運氣,要有心裡準備,即使準備的在好,但還是會有突發狀況發生,過程中當然有許多的事物不懂,這時就要不斷的尋問及找資料,慢慢的來瞭解。最後田野考察是需要相當大的熱情,因為要在大太陽底下,毫不考慮地站著一字一字的讀碑,是需要很大的熱情,因此我自認為現在的我還不夠,還需要多多的磨練才行,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希望我能有更寬擴的視野,除了走入村子之中與文獻的準備外,實際的碑文考察與體會當地人們生活的文化,並以人為主體而小心注意不要本末倒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