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3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2「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真理大學休閒遊憩事業學系助理教授 郭金芳

 【前言】
  我,以一個非歷史系所背景的學員身分,置身在極富歷史感的專業學者群中,在所選定的田野裡,以小組合作的方式,實踐歷史人類學的方法論,持著沒有標點符號且以文言文撰述的史料文本,在現存的空間與地域裡,尋覓著有關昔日人、事、時、地、物的跡象。過程中,見識到為了一塊因年久而模糊不清的碑記,麵粉、手電筒、草帽、掃把、礦泉水,甚至是汗水都派上場,為了抄錄完整的碑銘,核對文本上既有的銘文,蹲姿、站姿、坐姿、側身、斜頸等各式姿態塞滿狹小的空間,一雙雙眼睛努力注視碑上的銘文,口中不斷地讀誦銘文,任憑汗水無情湧現濕透衣服,無視酷熱高溫的太陽晒傷皮膚,也不管蚊蟲叮了幾回,就希望能將碑銘弄清。帶隊導師和隨行的學者們這種「身教」考察的用心、認真與熱忱,著實令人感動,相對地,學員們也不敢怠慢,試著用人情義理,相近或甚遠的語文與身體語言,運用各種背景,讓自己跨越「客人」的身分,進行口訪,取得「族譜」,達成每一天文本與田野材料的考證任務,試圖描繪該地區過去人們是如何生活的圖像,以及提出對歷史新的理解。出發前,我將自己定位為一位大學新鮮人,如一張白紙,似一塊海綿,準備好盡情地吸收;研習中,我讓自己百分百地投入,認真聽講,不恥下問,在田野中努力讓腳步跟上研修導師張侃老師和其他隨同教授們的步調,盡可能地豎起大耳朵聆聽,張開雙眼觀察、開啟大腦理解,因為我知道此行的目的,因為我知道我要的是什麼。
 
【講座成效】
本次研習共安排了十二場講座,每場講座都有令人啟發之處,摘錄如下:
1.王秋桂教授(台灣清華大學人類學所),講題「田野方法引介」
研究者在田野中的身分光譜:客人à恩人à親人;田調是團隊進行的方式;田調講人情義理;須以今日事今日畢整理田調資料;田調的範疇包括人事時地物。
 
2.江柏煒教授(台灣金門大學人文學院院長),講題「華僑網絡與僑鄉社會:19-20世紀的金門島」
在最後時以搶地盤的例子,說明了認同不是精神性的,它實則是一種社會過程的產物。
 
3.濱島敦俊教授(台灣暨南國際大學歷史系),講題「城隍──越境之神」
濱島教授為了追探長崎唐人街的城隍哪兒去了,花了五年的時間,真是一種「Never Give Up!」的身教精神,但這是因為他追問的用語用錯了所導致的後果,也提醒大家要從當地人的角度出發。
 
4.趙世瑜教授(中國北京大學歷史系),講題「在空間中理解時間──區域社會的比較研究」
以其他學者的著作進行說明,地域研究極為接近的地區的「結構過程」,恰恰構成了一個時間上的序列。先發地區的「再結構化」,是重新思考幾個重要的大規模的人口流動浪潮與結果。吾人可知結構化的社會並非一成不變,個人的能動性對此結構社會具有改變的影響力
 
5.謝國興教授(台灣中研院歷史所所長),講題「台灣民間信仰的田野調查經驗談:以陣頭為例」
先從影片中的現象帶入,再解釋廟會的定義,以至廟會中陣頭的類型。錯誤的訊息也是線索,因為它會帶出不同向度的思維。來不及問的問題:最後有提到生活記憶與文化認同,想問的是「誰」的記憶,「誰」的認同?對「什麼」的認同?另創新陣頭與傳統陣頭之間是抗衡或是和諧的氛圍?
 
6.陳春聲教授(中國廣州中山大學校長),講題「閩奧交界:王朝制度與海上活動」
選擇文本時要弄清楚是誰在寫在說,切勿從陸地人的角度去看海上活動人群的特性。沒有時間問的問題:在微觀歷史和口述歷史尚未發展時,史料文獻這種文字的記載幾乎以官方版為主,故應如何才能突破缺乏其他屬性材料(例如海盜日記)的侷限?
 
7.劉志偉教授(中國廣州中山大學歷史系),講題「族譜解讀」
族譜是過去的記憶,不是出生登記簿,族譜可以重建地方史。人們從祖圖與父子連名等方式記憶祖先,而記憶祖先主要是處理當時寫下族譜的事情關係,用過去去合理化現代的關係。史書是過去的記憶/現代的表述;史料是有意識史料,即誰寫,無意識史料,如憲章。宗族成員是指活著的人,從田野中找尋族譜的意義。宗族是一社會組織,此組織內的成員會發生互動關係。族譜不是要寫給大眾看的,不要從歷史學的角度看。
 
8.程美寶教授(中國廣州中山大學歷史系),講題「口頭傳統與口述歷史」
口述傳統與口述歷史的差異,前者為思想與分析層面,後者為技術與方法層面。與受訪者的交談本身就是一種「歷史性會晤」。我們要學懂如何與口述思維為主的人溝通,也要學懂從書寫材料讀出口述性,且如何從「口述」材料聽出書寫的影響,用實例說明口述社會的幾個特色,如何使用口述材料成論文,必須高度重視,清楚交待「口述材料」作為歷史材料的一種產生過程;清楚交代那些是訪談對象的原話,那些是訪談者的復述或轉述,那些是訪談者自己的說話見解;再構時序,即勾勒歷史趨勢;整理訪談筆記時,將訪談對象的經歷,其他人的經歷,以及有文獻可循的歷史事件並列起來;這些歷史事件對訪談對象和他提到的人有什麼影響,有沒有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與世界觀,以及他們對自身的歷史的認識?
 
9.宋怡明教授(美國哈佛大學東亞系),講題「國家、地方社會與歷史:方法論與田野資料的辯證」
強調從微觀歷史中看人們的經驗行為、生活與認同,且將之置於他們所處的環境中進行探究。要以小看大,研究地方是要與大歷史進行對話,但地方史不等於是國家史,要注意不是要找出地方的特別,而是研究範圍會帶出的有趣問題點,且可以了解社會的大歷史,因為地方社會的轉化是大歷史的影響,例如明代軍戶衛所制度中,百姓當兵問題,如何改變宗族中的身分地位(去當兵的老二的老二成為家族中最有地位者)。一定要弄清資料的來源,誰寫的,為何而寫。田野考察不僅要列出時間序列表,更要清楚傳是從何時開始成為自己的始祖,何時說,為何是這個時間點說。在資料和欲探究的問題確定後,再選擇範圍。
 
10.丁荷生教授(加拿大麥基爾大學講座教授),講題「南中國海地區的跨國文化網絡」
從地方神明寺廟的分布可以探究地方的歷史。個人對丁教授講述中有關蒲田北方拜豬八戒是較窮困的,以及女性若沒進入廟之系統,則易為妓女,這兩處相關有興趣,可惜丁教授並沒有深入說明,希望他日能夠有機會拜讀此部分的書寫
 
11.黃挺教授(中國韓山師範學院潮學研究院副院長),講題「碑銘資料的蒐集與解讀」
碑即是石刻,碑銘觀念即是石頭與文字,形制、體例、風格、規矩、內容,以至金石研究史的整理與研究;切記不要為已描紅的文字所迷惑,完整抄錄,拍照及做拓本;文本閱讀時,注意文本產生的背景、作者、時代、原生環境。
 
12.鄭振滿教授(中國廈門大學歷史系教授),講題「民間契約文書的收集與解讀」
重點包括契約文獻特徵、基本類型、歷史源流,可透過文獻普查、定點調查、文物市場等途徑收集,可依時間、地點、內容、文書群等進行分類索引,再透過文獻學方法、制度社會史方法、或歷史人類學方法進行整理。由於時間關係,鄭老師僅舉一例說明,甚覺得可惜,因為在此次讀本中皆無任何一契約範例,相較於碑銘的多樣性,個人對契約則顯得較陌生。
 
  除了以上十二場精采的講座之外,陳春聲校長還特別準備韓江流域的簡報,以利學員們在前往韓江流域之前能有先備知識與概念,簡報的重點先從韓愈被貶潮州的故事切入,再以四大主軸,包括城鄉之別、福客之分、民盜之別、山海之間等分別進行闡述。陳校長的用心確實學員們都有吸收,因為可以很清楚地在綜合討論時各組報告中印證。
 
【分組成效】
  分組進行的學習方式,著實讓我個人獲益良多。此次研習共有八十多位報名,三十位正取,分別來自國內十五所大學(清華大學、成功大學、臺灣師範大學、台灣大學、台南大學、中國文化大學、暨南大學、真理大學、政治大學、中興大學、東吳大學、東華大學、中研院台所、台北藝術大學)教師、博士生、碩士生和一加州大學博士生,其中有四位是回鍋學員,共分成四小組,七或八人一組,每小組有二至三位不等的研修導師,帶領學員在田野中進行考察和討論,以本組為例,在張侃老師和鄭莉老師的引導之下,本組成員總能在關鍵時刻聚焦、統整且理出重要概念。這種分組方式對於沒有受過歷史知識論與方法論的我而言,是有很大助益的,每每讀著主辦單位所選定的文本時,挫折感總是特別大,每個字分開都懂,但組合起來卻很陌生,很多都是該時代的字詞,再加上沒有標點符號,使得在閱讀理解上更形困難(不過最主要的問題應是個人對唐宋元明清等朝代的歷史背景的缺乏),此時總會私下問同組成員,或研修導師,而他們也總會很體諒我且用我可以懂的方式進行解釋,尤其是張侃老師的說明,都是在歷史時間與空間的脈絡底進行,於是我有了理解後的成就感,那是一種豁然開朗的進步(相信同組其他成員對此都深同感受),有時他們會以同理心的角度告訴我,很多地方他們也看不懂的,要我不要太在意。我很喜歡這種同組因時間相處和擁有共同使命感所發展出來一種生死與共的情感(稍微誇張了點,但是真實的感受)。
 
【綜合討論】
  綜合討論是此趟研習之旅令人感動的一環,原因有二:一是在一天近七八小時的高溫日晒底下進行田野考察後,晚餐後隨即要進行近三小時腦力激盪的綜合討論(方式是由各小組先將所歸結的論點由一人代表提出,再開放個人觀點或疑惑),將所閱讀的文本與田野考察的結果進行檢視或意義的關聯論述。二是同樣晒了一天的隨同學者前輩們,在綜合討論後總會適度地提出見解,或補充說,或修正,或循循善誘,或釐清學員們疑惑之處,正因為這種無私的貢獻,學員們無可厚非投入其中,不敢輕忽。置身在這種認真投入激起火花的討論氛圍中,有種如沐春風的感受。
 
【銘記於心的句子】
昔日的人們是如何生活的?
這一代人對歷史是否有新的理解?
研究歷史,要走向歷史現場,要有在地的觀點!
要到村莊裡找國家,甚至是世界!
要掌握多元身分的標示與辨別。
歷史不能脫離考證。
培養個人的歷史感。
歷史感是建基在對通史、制度的理解程度。
歷史要有共同對話的平台才能比較。
歷史講究時間性。
實證!
 
【建議】
以下建議是根據個人經驗而提出:
──小組共同討論文本的時間可以拉長。在進入每個田野之前,若有一個大家可以針對所閱讀之文本內容有一共同討論時間,如二至三小時,分別處不同空間以免各組間聲音的干擾(因為好幾次在飯桌上討論的效果並非理想,桌與桌間的距離不大且在同一密閉空間,討論時很費力,更因大圓桌之故,需很用力聽同桌對面學員或老師的聲音),如此在有限時間的田野考察效果將會更大。
──每天的田野地可以一個為主,在精不在多,因為最後大家都深深感覺到,總是在跟時間賽跑,一到某處,如進入一廟宇或宗祠,有相機的,就是拍拍拍,沒相機的,就是抄抄抄,「上車了、上車了」聽到耳裡,不免有股莫名壓力產生,這種「趕時間」對學習效果會大大折扣。但也深知主辦者的用心及用意,不過仍要表明(這也是一開始主辦者強調的遊戲規則:本研習團並非觀光旅遊團)
──除了學術涵養,我想學術倫理、職業道德,對萬物的尊重,應是教育學習的一環,不論理由有多麼官勉堂皇,即是在做社會價值認為是對的事,仍不能理直氣壯,雖無法還原事物在我們處理前的面貌與狀態,但依然要心存感恩盡可能打理它。
──身為歷史學者,是否有責任義務針對陳列資料中的錯誤提出糾正?以免觀光客因之而有了錯誤的認知。

【後話】
  當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入選名單時,原緊閉的嘴頓時開口喜笑,感謝主辦單位對非歷史背景的我張開雙手,於是這趟金門和中國大陸田野與文獻研習之旅,成為我學術研習史頁裡時間最久的一次。在這14天裡,每天幾乎都得在高達30度以上的豔陽下,進行七至八小時田野考察的活動,一天下來衣服不知濕乾了幾回,而途中在巔陂的車上,又或是香噴的餐桌上,大家眼裡映出的是選定讀本裡的字句,口中所討論的是讀本資料與當日田野考察的相關性與意義。大草帽、長袖衣、布鞋、洋傘、防蚊液、礦泉水、運動飲料、照相機、錄音筆、筆記本、攝影機、毛巾、文本資料、替換衣服、暈車/船藥、防晒油等是個人所需裝備,體力、耐力、毅力、眼力、精力與行動力更是必備條件。很慶幸這樣的行程下來,自己並沒有在需要靠「正氣水」(提供者是第三組研修導師許金頂教授)活絡重生的中暑名單內。雖然每天都是睡眠不足,體力大考驗,膚色也黑了一圈,文言文沒有標點符號的文本更是讀得辛苦,還有要代表第四小組上台報告的前晚和當天的無名壓力(深怕非歷史系的我搞雜了本組的招牌)悄然升起,但卻累得樂在其中,因為學習是一件快樂的事,尤其是跟著一群有歷史感且負責的學者們,以及賣力投入,合作無間的學員伙伴的一起學習。此趟研修之旅所獲得的早已超越當初報名時的目的,在此藉機表達心中的謝意,各位前輩、工作人員、學員們大家辛苦了,這14天我過得很充實也很快樂,感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