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2「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國立東華大學民族藝術研究所碩士 李淨慈

  請恕在下恐無法如此行其他同儕給予那麼有趣的史學觀點,但不可否認這趟以史料與田調做為研習主軸的金門潮州之行,對受視覺藝術訓練[1]、民族學薰陶的我而言,是種迥然不同的「衝擊」。
  先是課程設計,白日上課,午後田調。這不僅是有別於被過往被師長教導,第一次進入到欲要研究的田野調查地,不可以持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可定要將感官發揮到極致,自視覺、味覺、嗅覺、聽覺、觸覺中,去找到自身感到有趣的題目,再針對題目進行觀察。在田野調查課程中,不講到Malinowski,不花在研究田野地一二年,沒跟當地人生活相處,好像不似跑田野。但基於這是史料與田調為研習主軸的行程,對史料文本定要熟讀至滾瓜爛熟,在此部分我就不及格;在田調部分,語言與文本上的不熟稔,行程上每處地點大抵是半天田調時候,所以根據文本設定欲觀看、提問,便成了田調口訪時應達到,可定未竟的志業。因為在下潮州話不通、閩南話超笨拙,面帶微笑地比手畫腳…得到的回應,都是對方開心地奉茶、給點心,這狀況常讓認真問路、問問題的我感到很困惑,為何答案是小餅乾或茶水、洛神花茶等等?
  可是在文獻這部分,計畫團隊佐以課程與導師兩部分協助學員。當初誘使我報名是因為「民間契約解讀課程」與「族譜辨讀」這部分課程。老師上課題材內容有趣,引用文獻扎實,真的聽課聽的好生過癮。非常開心還好有來,沒來會好可惜。例如在金門時,江柏瑋老師以〈華僑網絡與僑鄉社會〉展開金門田調地的樣貌,佐以濱島老師的〈田野調查與歷史研究:以城隍信仰為主〉除了對城隍廟信仰與其儀式對移民社會或地方勢力結構的認識;劉志偉老師講〈族譜:祖先的世系與地方歷史〉這部分,頓時明白族譜為何是這樣書寫樣式,以及族譜內不為人知的背地裡權力畫分也躍然紙上。劉美寶老師的〈口述傳統與歷史〉由敘事形式分析文字敘事與口語敘事這部分,讓我日後在閱讀有關台灣原住民神話文獻資料時,更加留意其敘事模式。最感動的是上完課後,某日田調結束,濱島老師還再去田調寫補充資料印給學員。開什麼玩笑,老師都六、七十歲,田調還跑第一,咱們二、三十歲的沒理由落在後頭。
  潮州行則由陳春聲老師的〈閩粵交界〉拉開序幕,自《韓昌黎文集》與《東里志》等文獻,講述東山島、潮汕與韓江流域、南澳等地區,身分、貿易、人民的流動性,讓我想到卡爾維諾在《看不見的城市》中所說的:趨使人民溯河而上,不只是交換貨物、習性、語言、甚至是身分。[2]鄭振滿老師講〈民間契約〉時,一張張本是會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契約文字後,有著各自迷人的故事。黃挺老師講〈解讀碑拓〉再秀出學生的墨拓成果,更讓我有種萬分後悔沒帶墨拓工具的感覺,還好買得到麵粉(一斤2元人民幣,不知隔年是漲還是跌,這部分也可以做中國糧食與市場的地域性觀察),但沒把碑給拓回家收藏此事,準為此行一大憾事。
  而分組導師許金頂老師與李仁淵老師各有專長,但是他們在田野調查跟文獻引導部分真是太強大,特別是族譜這部分恰巧是許金頂導師的專長,在舊金門城辛家查族譜時,就決定無論是用眼睛偷學、錄音、拍照,無所不用其極地定要偷學到老師的這門田調功夫。但事後證明,我先去把閩南話練好再說,要不然就真的只會「進村找廟、進廟找碑」,但沒問人便沒下文。所以,「笑問族譜借來拍」這招一定要學成。
過往的田調訓練中,會要求我去思考在田調過程中,特別是處於一個全然陌生的田野調查團體,得要釐清自身能擔任的工作為何?所佇足之位置為何?可以在這當中觀察到什麼?以何做為觀看時的主軸脈絡?還有最重要的是,要用何種敘事方式書寫這行後報告?提問這些問題,決定自身觀看位置。可得要老實說,上述全不能在這行程使用。因為此行對不是史學學養出身的我,真是眼花撩亂至極,往往不知道該從何處看起,只能先衝進廟裡找資料,眼睛通常是忙碌的,但腦袋消化速度來不及,心情是興奮的…甚至讓筆者返回花蓮時,那14天課程還消化不完,就知道課程很硬實。
  雖然研究方法並非是過往熟悉的參與觀察(扎根研究),可以跟受訪者耗時間、搏感情,但見識到華南學派的「進村找廟,進廟找碑」,在某程度上亦同在進行台灣原住民族研究中,尤須仰賴教會體系這部分相似,藉由宗教窺見地方勢力與經濟型態。
  此次田野調查地點分兩大部分:金門與潮州韓江流域地區,但就田調行程設計上,個人感覺而言──金門田調像折頁,韓江流域像手卷。
 
金門田調像折頁
  舊金門城,逛廟上城門找辛家;後浦舊港,覓許陳兩家與武廟,瓊林蔡家,看遍宗祠對牌位;水頭珠山,走瞧洋樓…
僑鄉概念,島內遷移
  許金頂老師表示出了洋還把錢捐回來造福鄉里,若可以的話,晚年還回到原鄉安養天年,這樣離鄉但藉由經濟方式回饋故里,算是僑民社會的特質時,個人想到的是從原鄉到異鄉謀生,將積蓄回饋故里這個基本原則。其實在現今台灣台灣原住民族亦有這樣的情況:阿美族「兩地社會」情況。在台灣原住民民族中,特別是阿美族為了謀生到都市中,會因為同鄉同族之因素聚集形成新的聚落,但亦不放棄原來的聚落。在都市謀生所得,存入原聚落所在的信用合作社,並供部落的人借貸,但自己每逢原生部落節慶或是重大決策時,定會返鄉參與。這部分在黃應貴老師《人類學的視野》[3]一書中亦有提到。
潮州旅途似手卷[4]
  潮州行第一天上東山島,這座島上有銅山禦所的古城牆,戚繼光、鄭成功皆在此水寨操練水師,1661年鄭成功由此東移至台灣,代替荷蘭成為日本向中國出口白銀的首要中間商,由此地開始往韓江流域前進。若說「時間是條長河」,我們恰為溯溪而上,緩緩展開,倒有些像極清明上河圖,一條河兩岸風情,農村景致、市集樣貌、山河風光。
菜色中初見閩粵交界
  在金門時,四天晚餐大抵窺見海島飲食,少青菜,但多海產,讓我好生困惑的是金門何處產牛?田調時,個人只見黃牛幾頭,多為農人犁田的動力來源。金門這些年幾家牛肉乾因觀光緣故,凡是到金門一遊莫不帶著貢糖、牛肉乾當伴手裡,但牛肉這物料是從何處來呢?
到東山島吃飯,腦袋裡想的是八大菜系中粵菜、閩菜的特色跟招牌菜,可菜色還沒憶起,倒先見識每張桌上有著昌黎先生筆下的「蠔相黏為山,百十各自生。」[5]的畫面。鮮蚵、醃製小管等海鮮,以現烹、醃製等手法呈桌,鮮蚵烹飪的方式是直接現撈清蒸,在餐廳外的海不遠處,依稀可見蚵架浮棚[6],這樣的景致險些誤以為是置身在外傘頂洲。
  粵菜、閩菜菜系皆善烹海鮮、重湯輕油等, 不同的是粵菜對當令時蔬的烹煮方式,多為川燙、作成湯菜等。而潮州菜一桌十道主菜,其中兩至三道湯菜,依韓江流域行之,離海越遠,案上更可見當令時蔬、紅薯、芋頭這類甜菜。
歷史敘事角度
  文本中的敘事角度有著國家、地方、宗族等。但在聚落中,我較注意的是口傳敘事或傳說。它涉及到如何用語言傳承而非文字,反應了歷史意識本質上還是來自記憶的社會建構,且是群體在特定歷史情境下所建構的歷史記憶與歷史表述,是對所記憶的歷史事實的理解和闡釋,亦是為強化群體認同和鞏固群體凝聚而進行的策略性表達。
  例如「賴家與藍家易居的故事」中,見其由畲民移居平地的情節所附會而成的,「蔡仙圳」的傳說則可窺見先民從不定居的「刀耕火種」,因水利設施轉變為定居的農田耕作。藉用作為口頭敘事的地方傳說或是俚語來解釋聚落的形成、發展,向來是聚落與少數民族表述歷史記憶的慣常方法,但不在於指出傳說中的「事實」是否對錯,而是通過對這樣的歷史記憶解讀,瞭解其反映的社會關係,是如何在很長的歷史過程中積累和形成,進而理解和闡釋其記憶中的「歷史事實」,以及他們如何利用口頭敘事這一歷史話語,建構起有關聚落歷史的集體記憶。
空間移動動力
  陳春聲老師在〈閩粵交界〉說到,他將其重點放在流動性。那什麼造成促使流動性的動力,除了身份與經濟交換之外,社會文化內部趨力(生活圈)、外力強迫的集體移住(遷界令)、族群互動等更強化此移動了吧。幾天行程下來,我反而時時想起台灣這座島,眼前現況的樣子,跟台灣島內、甚至是與西部相隔一座山的花東地區,不也相似。人民移動的原因不外乎就是求生存,為了獲得土地,得要跟當地原住民競爭。流動之後,要面對的是如何讓在流動時,猶有最大支撐,那便是宗族。
被創造的傳統
  劉志偉老師在課程上說:「族譜是歷史的記錄,結構的表述。」它影響在社群中的社會權利、科舉考試的權利。撰寫族譜除了締結宗族聯盟關係的手段,定義個人和群體的社會身分地位,居住與土地占有的權利,也同期確立宗族成員資格的界定、個人與群體間現實關係的表達;另一部分在貿易往來與社會地位上,這也是建立信任圈的一部分。因為在過往與現今的華人家族企業模式,往往是建立在信任自己的親友,家族成員、創業元老、業界朋友這樣的信任圈中,特別是在金門瓊林蔡家、潮州侯南那部分的資料中,可瞥見將與姻親關係亦納入撰寫。
  就意圖上,無論是過往或是現今,編修族譜、建立宗祠可算是創發傳統(invented  tradition),出於人類刻意創造、建構而成。這類「被創造的傳統」是當下對新時局的反應,卻以與舊情境相關的的形式出現,或是以類似義務性質、不斷重複的方式建立自己的過去;一邊是現代世界的經常性變動與創新,另一邊是在社會生活中盡可能維持現狀或是取得正統、凝聚價值觀的企圖。
 
總結
  想問題,找答案。但問題很多,未竟的答案只好留待日後有機會去時再找。此行麵粉最重要,要形影不離。另外,透過此次田調研習營,很開心地有書單方向,可以回圖書館找書啃食,把李孝悌老師的《昨日到城市:近世中國的逸樂與宗教》,林滿紅老師的《銀線:十九世紀的世界與中國》等一一拜讀。呼!是好書,也是好看的書,一如此行與結伴遊覽之人,予我皆宛如勝讀萬卷。



[1] 筆者的學養背景是美術、民族藝術研究這類以視覺藝術為主的學門,在這類學門中,著重在訓練眼睛觀察圖像,分為創作或研究圖像為其主軸。
[2] 《看不見的城市》,伊塔羅‧卡爾維諾,1993,頁51。
[3] 《人類學的視野》,黃應貴,2006,頁181
[4] 在此指的手卷是中國繪畫裱褙形制上的一種。因多為橫幅長卷,故又稱橫卷。
[5] 《初南食貽元十八協律》,韓愈,昌黎先生文集。
[6] 蚵架浮棚是養蚵的方式,隨著水深不同而擇之,另有吊棚、倒棚等。
[7] 民間厭勝物:空間聚落、廟宇家宅、個人貼身、動植物類屬。
[8] 《潮州刺史謝上表》,韓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