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3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2「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臺灣大學歷史系博士班  吳國聖

  此次有機會參與本次潮州營,深感榮幸。本次營隊的路程設計,應該可以說是空前的壯舉,從金門出發,到廈門,往南再到潮州;在潮州一帶不僅研究了潮州城本身,還深入了沿海一帶對海外關係極關鍵的幾個重要地點,如龍湖寨、柘林寨城、大埕所城。除此之外,我們還往海上開拔到兩個重要島嶼東山島、南澳島,可以說延續了金門、廈門這些沿岸島嶼的觀察,使學員在心中完整地勾勒了福建、廣東一帶的海岸與島嶼的印象。不僅如此,我們還上溯韓江,到了大埔縣湖寮鎮、大埔縣百侯鎮、三河古鎮一帶調查,充分地瞭解了這一帶的歷史文化樣貌,也觀察了韓江一帶為何作為重要僑鄉的理由。
 
  綜合以上幾條路線,我們可以在兩個星期中一次就看到韓江流域和閩粵沿海的重要歷史遺跡,從區域的角度,既留意個別的細節,也能將這些地方視為一個歷史上人群的共同活動區,作為一個整體來看待,這是本次調查最特別的一項無可取代的設計。
 
  本次營隊沿續著過去兩年的經驗,師長們提供了大量的閱讀參考資料,內容極其豐富,有碑銘、地方文書、方志、族譜、地圖等,最重要的是我們每次在不同的田野地點,實踐著「在地方上讀文獻」。所謂「在地方上讀文獻」的第一層意義,當然就是在歷史現場當場尋找各種能用的文獻,包括碑銘、古文書等文字史料,進行採錄、收集,並且當場開始解讀,有助於確立調查的方向與計畫設定,並且修正我們對於當地的認知;第二層意義則不只是在地方上拿著文獻讀,而是要在地方的脈絡下,無論是歷史還是地理環境、人文景觀的背景之下,直接面對文字記錄與現場,重新釐清文獻上的記載。
   
  中國地大物博,除了文獻之外,我們很幸運地還能在經濟開發的時代巨輪之下,看到先人留給我們的許多歷史痕跡,隱隱地發著幽光。這些東西稍縱即逝,當代的研究者應該把握良機,積極進行調查,保存更多的線索。本次調查中,我們恰好聽聞了一間歷史悠久的古廟,在我們調查後不久就將全面拆除改建的消息,當時在廟裡調查的心理狀態極為複雜,一方面希望盡力多記錄一些現狀,二方面又有一種無力感。老師安慰我們,或許重修時能把嵌在強上的古碑重新挖出來,看看背面是否有其他材料。雖然原廟也已遠非原貌,不過每次改建多少都會損失一些什麼,無論是規制、開間、彩繪、尺度,甚至是匾額、楹聯、落款等等,一方面感到無奈,畢竟地方上的思考不一定是從文物的角度出發,二方面也覺得可能這些改建的過程本身,也算是歷史的一部份吧。
 
  對一個地點的長期觀察,有時也能揭示一些有意思的事物。我比對了自己幾年間對同一地點的照片,發現可以依照漏水痕跡、建材顏色、牆面剝落的程度等指標,據以判斷古蹟毀壞的時間,甚至可以預期之後會毀壞的地點與規模,達到概略定年,甚至初步預知的功能。這種方式不侵入建材本身,不使用任何化學藥劑,達成一種非接觸觀測的可能性,利用不同時間光線、或是晴雨不同天氣下,古蹟本身建材的光影差異,配合專家的經驗,也可以輔助判斷之。或許文物管理機構也可以按月定期對自己管下的古蹟拍攝照片,累積一系列的照片,時間一長就能發現平時肉眼不能察覺的變化。
 
  這些年與朋友們討論,發現還是有許多人很難理解所謂在歷史現場讀文獻的這種作法,認為歷史不可能重現在眼前,在現場看和在圖書館裡看又有何不同?
 
  我個人的想法是,畢竟我們不可能帶上所有的書到田野地去,在調查期間條件可能也頗為艱困,不太可能讓調查者很方便地查閱各種書籍資料,因此在調查之前,充分閱讀並且查考各種方志、文集、以及已有的文獻檔案是一定要作的前期準備工作,從閱讀中找尋問題,先培養一種從文獻上得來的初步印象;當我們進入田野地點時,重點應該擺在盡可能找機會與當地人、與當地的文字史料互動,必要時再查我們之前整理好的資料或文本,還有疑問的話,在晚間或調查中間休息時間再查帶來的書本電子檔案,從中再找問題問當地人,或者與當地材料對證。
 
  而在圖書館裡看書,優點是無須奔波,且材料都在身邊,不過也因此而無法到田野去實地查核碑銘的原文,也容易囿於手上有的有限材料而做出侷限性大的結論。雖然田野中聽到的口述材料也可能因為年代錯置、報導人理解錯誤、有意隱瞞、甚至口誤而誤導我們,田野中收集到的地方文獻,如族譜、碑銘等當然也可能因為任何原因,如手誤、多次抄錄、反應地方觀點、避諱等而與官書、檔案、方志有所出入,不過我們進行歷史研究中,在材料的取捨上本來就有不同的加權與取捨的客觀標準,沒有一種史料可以壓倒性地顛覆其他所有的史料,這點是歷史學最為可貴的地方。
 
  說真的,站在歷史現場看文獻確實有一種很特殊的感覺,固然這些現場也經過了時空的變換,也經過歷代人的重新利用、開墾、重修、改建等,自然環境也可能經過多年的風雨淋洗、地殼變動、山崩地裂等等而產生很大的改變,但是不管再怎麼說,在當地看文獻還是比在其他任何地方更有歷史意義,歷史事件的發生地是無可取代的,就是在那個地點,無論發生什麼變化都一樣。
 
  一般中國沿海都市與主要城鎮,近年大多經過了翻天覆地的重新規劃或開發,這些地方要追溯歷史確實有不少困難,很多聚落、道路、地形地貌、自然地景被人為地全面性的剷除,許多細節往往經過幾年之後就消逝在當地人的記憶之中了。但是當我們稍往內陸或是城郊走,就會發現還是有許多小村、小地方保留了很多古代人群生活居住的遺跡,一般來說,明清的建築、聚落、制度、文獻在民間都還能見到不少,保存的程度不一,不過大多是文獻無徵的舊事;包括地名、家族分佈、祭祀圈、人群活動範圍,這些看似不起眼、無價值的小地方、小事情,都可能揭露過去的歷史線索,這種線索雖然零散,但是抓一條是一條,抓一把是一把,長期調查累積下來的數量也頗為可觀,可以幫助我們重新理解現有的文獻,也可以提示我們查找其他文獻的方向,甚至提醒了新文獻可能存在的地方。
 
  其實我們對於古代的瞭解真的太少了,對很多地方的理解侷限於有限文獻上的少許記載,可能在宋朝有一條紀錄,之後再出現在文獻上就到了明朝了,其實我們也可以好好思考,這樣的史料現實架構出這樣的歷史框架,所做出的解釋與其他歷史記載豐富的地方歷史相比,兩者之間在討論上有什麼不同點。
 
  歷史學的目標當然是找到越多歷史上的各種制度、各種故事,越詳細越好,所有的古人不可能重新活一次讓我們觀察,因此如何敏銳地從文獻中汲取所需,鉤沈拾遺,端看個人功力。在與與當地人、當地的文字史料作互動的同時,怎麼看出文字、口語背後看不見的文化現象,這點不是單單具有對文字的敏銳就可以達到的,更重要的是對活生生的「人」,對活生生的「文化」的掌握程度。一位好的歷史學徒,應該不只具備對文獻的解讀能力,更重要的是對當代的現實認識與關懷,如果一個人連他所身處的、生活的當代社會的現象都不能看清,更遑論要解釋未曾去過,同時也是不可能去的古代社會了,我認為這點應該是吾人平時應該積極培養的相當重要的訓練之一。
 
  在田野調查中,深感碑刻、手稿本的錄文是一件需要下很大功夫,且有相當難度的工作。歷代金石誌、方志、以及當代研究中多有古代碑文的錄文,但是當我們拿著錄文對照原石碑時,經常會發現不管校對多麼精審的出版品,還是可能會有漏字、誤認、排版錯誤等問題,決少有錄文是百分之百沒問題的。錄文之間的差異當然和著作錄文的年代、碑文保存狀態、還有研究者的認知有關,但是無論用的是誰的錄文,還是有很多地方是我們在田野調查中可以加以補充或改正的,這也正是田調的核心價值之一。
 
  本次調查我辨認並記錄了多塊碑文,以下提供兩塊碑文的錄文,都是與閩粵沿海島嶼的關帝信仰有關的明代碑文,分別是東山島〈鼎建銅城關王廟記〉與南澳島〈南澳鎮城漢壽亭侯祠記〉。這兩塊碑年代久遠,文字保存尚多,頗具代表性。
   
  由於碑文殘泐不全,調查時間又相當有限,慌亂之中難免有所筆誤,雖然確實增補了一些前人錄文中缺漏的字,也許會有個人誤識的地方,錄文僅供參考。

一、〈鼎建銅城關王廟記〉

篆額:鼎建銅城關王廟記
    銅城東,天尊堂[1]之右,有祠一所,漢關羽雲長之宮也。其神生自蒲州解良,[2]事蜀,威震華夏,卒葬于玉泉山。人德之/,祀以為神。著績於宋祥符七年[3]解州鹽池,受
敕封義勇武安王。
國朝洪武之二十年[4]城銅山以防倭寇刻像祀之以護官兵官兵賴之後官使往來之絡繹與夫祈者賽者問吉凶者
須臾聚可數十人而不能以容人咸病其隘亦有喜施者欲闢之又以工程浩大艱於濟正德戊辰歲[5]正月雲霄
吳公子約避寇于銅同銅善士黃公宗繼等九人募眾資財崇建之遂卜舊祠右之空地是年五月初七日辛卯
土木聿興閱至壬申年[6]二月初二日丁丑落成廟之地勢龍盤虎踞水秀山明廟之壯觀翬飛鳥革矢棘跂翼廟
之定制縱袤百二十尺橫廣五十一尺廟之規模王宮巍巍廊腰縵廻階級峻絕中肅閫門外高華表傍則僧舍
翼然非昔日之舊矣是以祈者頌賽者歌遊翫者樂問吉凶者贊羨官使停驂者便於息雖古[7]滕王閣莫是過也
愚也素惡世之祟祀無益而此數公開誠心昭義勇不憚骫骳不恤小費督就是廟又能節財創買魚扈一口聯於蔡福施扈之右坐址三峙則非特廟成孔安己也允宜立碑紀其終始以告夫後廟之所以成非欲自為記爾
吳公諱瀚字子約金浦雲霄人也黃公諱孫字宗繼方公諱魁字廷元游公諱旭字日初黃公諱文字宗能方公
諱聰字肅敏方公諱播字体揚林公諱旺字道濟唐公諱仁字孟岳武公諱團字守為銅人也於是乎為之記云
 
大明正德十一年[8]龍集丙子盂夏朔後六日,武庠生黃玉國寶書丹篆譔。
                                            住持僧   月堂
 
這塊碑今日位於東山島關帝廟的正殿左方,碑體由贔屭背負。由於整塊碑文和贔屭已經變成信仰的一部份,擺有香爐及供品,無法接近。本次係經過廟方同意,方得以接近調查採錄,謹此致上感謝之意。碑文和贔屭似乎經過打磨上油,且經前人描金,描金對於辨認文字非常干擾,打磨和上油也造成字筆畫趨淺,部分文字恐仍有疑問。此碑文保存尚稱完整,可能在歷史上就一直長期擺在室內,未經風雨侵蝕有關。
 

二、〈南澳鎮城漢壽亭侯祠記〉

 
篆額:漢壽亭侯祠記
 
南澳鎮城漢壽亭侯祠記
夷考閩粵在漢季始入輿圖而海外島嶼不與焉迨我
皇帝龍飛汛掃混一區宇於是薄海內外罔不賓服而南澳越在南海外當二省之交蓋汪洋中一嶁也故為鮫人漁子之宮頃疆圉不靖逆黨往往據此以抗王師遂視為盜藪焉嘉靖間
命都督俞大猷副總兵劉顯率舟師三萬人討吳平吳平走匿南澳若虎負嵎相持三月罔績事
聞復
命都督戚繼光提婺兵五千自浙來援都督夜夢赭面美髯偉丈夫決策曰若從後攻賊靡不破矣詰旦如其言留二千人殿後潛率三千人從澳之雲蓋寺芟刈林莽且息且進三日道開布列己定銃炮齊發軍聲震天賊眾大驚披靡以為王師從天而下也一日夜俘斬三千級賊自殺死無算吳平獲小舟遁外洋僅以身免然自是挫損尋亦撲滅邇者兩省撫臣會請於
朝謂委險予敵非便乃相地而城守之以副總兵一員統兩省舟師建牙焉屹然海上雄鎮矣首被
命則白君翰紀繼之者晏君繼芳侯君繼高今則于君嵩也前二三君者咸以大將軍功伐繄壽亭侯宣威效靈之助議建祠報祀屬草創未遑自于君蒞鎮先聲制勝海氛屏息輕裘緩帶諸務畢舉若辟土田以贍兵食開市集以通貿易葺廬舍以奠民居種種可述而壽亭侯祠建創區畫尤殫厥心力遺像儼然赫奕在上使人瞻視恍若侯怒氣橫戈助兵滅賊時也夫嶺海去中原萬里侯生年未嘗一履其地乃顯相王師破此黠賊不啻摧枯拉朽侯忠義之氣殆如日月在天容光必照河海行地無浚不通者歟其血食茲土也有由然矣予不濫竽防海之役嘗偕于君視師海上聞其事甚駭會祠成于君徵文以記予故得論述之如此因繋迎送神詞二闋俾報賽者從事焉于君杭州人太保肅湣公後文武忠孝克世其家其敬禮侯也視法祖之意一轍云督工則千戶李道基而水陸官兵咸效勞勩例得附碑後吁嗟侯兮赭面美髯有赫其威兮乘風御天顯相決策兮鯨鯢悉殲翼翼新廟兮奠海之埏坎坎伐鼓兮以迓雲駢降陟洋洋兮海靜波恬吁嗟侯兮血食萬年
右迎神
侯之來兮乘赤兔飄若風兮驟如雨止中庭兮寂不語三軍歡兮奏鐘鼓齊稽首兮仰天路侯既醉兮倏歸去馳電光兮不停駐留福澤兮及黎庶酒三酹兮空延佇
右送神
明萬曆十二年[9]歲次甲申季春吉旦
 
政大夫潮州府同知前駕部員外郎興業何敦復撰文
中軍掌號官兼管廣營把總廣州右衛前所千戶李道基
協守潮漳等處地方副總兵于嵩立石
福建福營把總汀州衛中所千戶劉佩
福建陸路守備都指揮南海陳經翰篆額
大城所百戶劉玉成
欽依懸鐘遊兵把總今升湖廣都司僉書吳一封
管中軍事名色把總王文
□□□守備今升兩廣坐營都司僉書康九皋
中軍哨領兵名色把總陳以謙劉可賢
□□□兵把總以都指揮體統行事指揮僉事徐標
中軍聽用武舉李恂書丹
□□□□□□□地方以都指揮體統行事署指揮僉事王燮
監工哨官林廷器督刻
 
碑石原立於深澳關帝廟,即文中所謂壽亭侯祠,今移置總兵府內右方碑廊,嵌於壁上。此碑花崗岩材質,上方已殘去,左上方文字有缺漏,篆額「漢壽亭侯祠記」六字為今人所補刻,上段的周圍花紋也殘去並未補刻,是為明證,篆額字體和大小可能與古代規制並不一致。首行又有碑題「南澳鎮城漢壽亭侯祠記」。
 
之前碑文曾經描藍,至今年調查時已全部脫落,因花崗岩本身帶有斑點,又因年久風化,文字不易辨識。
 
江湖上盛傳本研習營是一個魔鬼戰鬥營,我只能說,這是一個真正認真想好好學習如何結合田野與文獻的讀書方法進行歷史研究的人應該來參加的營隊,在這裡你會獲得許多新鮮的文化衝擊。這個營隊毫無任何能容忍學員放肆偷懶的餘地,來了之後你就必須把自己浸泡在文獻中,再到田野裡找新的文獻、驗證已讀的文獻、從歷史現場中理解文獻,積極與老師相互問難,與學員共讀並討論,享受一種發現歷史、找尋自我的過程與結果。
 
感謝所有授課的老師,謝湜老師,以及同組組員,謝謝你們。



[1] 天尊堂,即今寶智寺,尚存。
[2] 今陝西省解虞縣
[3] 1014
[4] 1387
[5] 1508
[6] 1512
[7] 碑上描金為「右」字。
[8] 正德十一年為1516年。
[9] 萬曆十二年(1584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