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3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1「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蘇聖雄  臺灣大學歷史所博士班 )

 本研習營重視田野與文獻結合,強調做歷史研究,不得僅僅依賴文獻,實地之考察亦極其重要。我們閱讀相關文獻、族譜之後,實地考察金門瓊林(蔡氏)、珠山(薛氏)、後浦(許氏)、水頭(黃氏)等地,觀當地碑刻、牌匾、建築,並訪問當地耆老,對此有所印證。我們藉此深刻了解族譜絕非其書面上所記,呈現一個家族淵遠流長,聚族而居;實際上則分化明顯,又聚還別。如是我們深刻理解許多族譜記述其宗可上述至黃帝或歷史上的名人,實多為編造,此情非進行田野調查難以獲得鮮明體認。同樣,國家與社會的關係,在實地走訪地方之後,我們可以獲得非僅字面的理解。尤其過去制度史研究,以文獻為基礎,將制度的創立、變化、廢止講得固然詳細,但明顯缺乏制度推行之實際狀況。我們透過田野的考察,注意到遷界、糧戶歸宗、衛所兵制等國家制度對地方社會之深遠影響,深刻體認制度史研究不應僅僅停留在表層的討論,更應該分析其對整個國家、社會之實際影響,如此研究才更為深刻、有層次,學術意義更高。

此外,本研習營在下田野之前,安排數場講座。各講座之主講人皆為學有專精、知名度甚高之學者,於其中我們可以有效率地吸收主講人精心準備之各講次,為我們掌握相關議題打開方便之門。如陳春聲教授之講座,揭示從中國東南沿海看歷史,與過往中原觀點歷史解釋之不同,呈現與中原相異之海上世界,為我們思索在地實際狀況提供大方向上不同的切入角度。講座之後開放提問,宋怡明教授稱之為「吵架」,即學術論辯。我們在其中看到宋怡明與劉志偉兩位學有專精的學者的「吵架」,甚具張力,激盪吾人對相關史事之思考。

本研習營對我未來研究之幫助,初估如下。第一,本研習營提醒我田野調查對研究之重要。單單以文獻做研究,或許可以在相關文字中歸納、演繹出頗有道理的結論,但文字終究只記錄史實的一個面向,許多狀況不會以文字表露,即便記錄下來,或隱微難辨。透過田野的考察,吾人除了可補文字之不足,更可藉此對文獻有深刻而不同的體認。過去文字呈現之平面,透過田野之眼來觀看,足以看出孰輕孰重、並看出深度、層次。這是我未來可以嘗試的方向。第二,我個人以蔣介石為中心,做了一些研究。這些被劃歸為政治、軍事、制度史之研究,一度被打入冷宮,被認為僅探討上層運作,未對社會、文化、庶民有廣泛關照,我亦深有所感。這次研習營,揭示制度史之重要,而制度史所以可以重要,在於不僅研究制度本身,要擴展視野,將制度的影響呈現出來。以此脈絡,則上下連貫,展示上層制度對下層社會之深遠影響,如是制度史不再是制度史而已,制度史可以為社會文化史與政治、軍事史交融之核心,其重要性也因之突顯。第三,跑田野與分組、綜合討論的過程中,我結識了許多知識淵博、思想深刻的老師,以及志同道合的朋友。這些師友的知識對我啟發甚多,其言行亦有許多可學習之處。我相信,做人與研究是相結合的。一個人細心與否,表現在其論著,便是其是否能注意細節;一個人寬容與否,表現在學術,便可看出其是否能包容異說。如是說來,研習營之重點不只在文獻與田野,與師友知識上的激盪,乃至於相處,亦不可不說不重要。若研究是一時的,師友可以是永遠的。這次研習營,我對此收穫很多。感謝主辦單位辛勤的籌備、相關工作人員的辛勞,更感謝各個老師、朋友,以上是為我的報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