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3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1「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蘇南橋 高雄師範大學臺灣歷史研究所)

 這次有幸參加「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在這為期十多天的研習營中,經由不斷的上課,研讀歷史文獻資料,和分別在金門和福建閩南各地實地踏查做田野調查,真的是獲良多,尤其是真正的見識到所謂華南學派「進村找廟,進廟找碑」的紮實田野調查功夫,並且從中學習如何判讀和解釋採集到的碑記、匾額、牌位,甚至是口頭訪問所得來的訊息。這些都在再的讓我意識到跨學科領域的重要性,以及歷史學必須和人類學互相交流、學習以增加研究的深度及廣度。以下就將安溪湖頭鎮的採訪踏查成果加以整理,以作為研究區域歷史的一個案。

湖頭李氏家族

李氏家族原先就是當地相當富有的家族,甚至可稱為土豪不但有山還有田地(疑為當地土著)。至李氏第六世李森時不但擁有鹽的資源,根據碑刻上他從事冶鐵業,甚至可能又掌握冶鐵的技術,[1]並且在其努力經營之下,逐漸累積資本,並且投資於地方建設,例如於明正統年間雇工將清溪的馬上灘、淵灘鑿通,使船隻可由湖頭通往泉州,湖頭因而也成為安溪、永春的貨物集散地;[2]因對地方上的建設有功,受康熙皇帝贈「急功尚義」一匾。[3]李森除了在經濟上的發展外還擁有私人的武裝勢力,且曾經協助朝廷緝捕盜賊而追贈為巡檢。由此可知,李氏家族在明代時已為地方上之豪強,並且開始與官方勢力結合。

關於李森所傳有幾子,在訪查過程中卻充滿疑問,在湖頭李氏族譜中記載李森有六子(秉陽、秉常、秉乾、秉輝、秉潜、秉功),[4]族譜和李氏家廟內皆有六世祖全家福畫像,亦表現出李森有六子的情景,[5]但李氏家廟內李氏之子的牌位卻只有五人(除卻秉功外的五人)。再根據李氏族譜內的記載,關於秉功公的身世記載也不甚分明,甚至用「相傳盧氏媽所生」來帶過。[6]若從六世祖全家福畫像可發現秉功站立於同為坐像的樸庵公(即李森)、懿德黃氏太君身旁,而其他五子則站立於樸庵公與黃氏前,其中秉常、秉潜因有功名(秉常為舉人任南豐縣知縣、秉潜為貢生任廣東推官),故皆做明代官服打扮,其他三人則做仕人裝扮。[7]惟獨秉功與其他兩位似奴僕之男女,分別站立於樸庵公與黃氏之側,因此最後推測秉公可能為家奴,其出身較低,後收養為李森家族之一員。

李氏家廟內除一至六世牌位外,尚有鄭氏牌位,[8]因此懷疑鄭氏曾在李氏家族發展過程中給予相當大的支持與幫助,其理由是祭祀無血緣關係之祖先有三種情況:一為絕後、二則為有恩於其人、三為繼承財產,因此推測李氏家族或許經由供奉其香火而取得繼承遺產的地位。類似的狀況在四衙大厝也可看到,厝內正廳除了奉有李姓神主牌位外,尚可見第十三世李光坡其岳父母之牌位,[9]李光坡之夫人為謝氏,岳父姓洪,岳母姓謝,因此得知是岳父繼承岳母的財產,並且入贅於岳母的家庭,至於岳父母牌位最後供奉於四衙大厝的原因,是否與李光坡繼承其財產有無關聯還需進一步調查。不過根據在湖頭地區所收集到的古文書可發現,此地區的婚姻型態較為多元,至民國30年(1941),還有李氏家族敬房祖厝的李孝朱將其長女李益娣許配與林門許氏盛娘之長子林詞鄒的婚姻契約,契約中提及「以後多生男嗣雙承林、李兩姓宗支,兩家世事俱當照顧……」,[10]由文中可知此兩姓之聯姻,往後所生之子不僅要傳承男方林姓的香火,還要有人承擔女方李姓的香煙,亦即臺灣民間所稱之「抽豬母稅」或「還外祖」。由以上契約文書可具體呈現此地區的婚姻關係狀況。

李森發跡後,開始深入宗教領域,於明天德年間建立清溪宮供奉保生大帝,清溪宮下為渡口,換言之李森也因此控制了渡口,其後李森之神主牌位也進入清溪宮內受供奉。嘉靖年間,李森後人李春錦通過墾田,進而佔有田產,後再次修建先前早經李森、秉潜修築的泰山巖(供奉顯應祖師)[11];由此可知至嘉靖、萬曆年間,李氏家族的勢力已經滲透到泰山巖。明末清初,李氏家族的發展與宗教信仰相關,首先是在天啟元年(1621)李心湖建關帝廟,其後由十一世李先春獻田租給關帝廟,並且讓當初建廟的李心湖能以施田功德主的身分入祀關帝廟,[12]換言之李氏家族的勢力已擴展至關帝廟,進而控制關帝廟。尤其清溪宮、泰山巖、關帝廟分別分布在不同地區,所以可知明代李氏家族逐漸擴展其勢力範圍,甚至可以說其勢力已滲透到湖頭地方的主要廟宇,進而控制地方社會。

西溪對岸的緱山廟供奉玄天上帝,至乾隆13年(1748)的「緱山廟記」碑刻中,可看到李鐘鈺、李清滋、李周祜等李氏族人出現於其中,[13]並且廟中並列供奉不同系統之諸神,甚至還有扶乩的活動,[14]因此可視緱山廟融合不同的信仰系統,且李氏勢力達於最大,終於跨過西溪,滲透到何的另一邊。

明末清初,李氏家族幾乎達餘鼎盛,十一世李先春之六子,各個皆有功名,至十二世李兆慶其四子,亦皆有顯赫之功名與聲望(其長子為李光地,為文淵閣大學士兼吏部尚書),甚至成為「理學傳家」。[15]李氏家族的勢力不僅只在商業發展方面,還和官方力量結合,甚至滲透到廟宇系統,進而控制地方社會。



[1] 201182於福建安溪湖頭關帝廟調查所得。

[2] 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華僑大學華僑華人資料中心編,《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閩南地方文獻讀本)》(廈門:廈門大學、華僑大學,2011),頁313

[3] 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華僑大學華僑華人資料中心編,《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閩南地方文獻讀本)》,頁327

[4] 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華僑大學華僑華人資料中心編,《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閩南地方文獻讀本)》,頁323

[5] 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華僑大學華僑華人資料中心編,《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閩南地方文獻讀本)》,頁325

[6] 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華僑大學華僑華人資料中心編,《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閩南地方文獻讀本)》,頁327

[7] 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華僑大學華僑華人資料中心編,《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閩南地方文獻讀本)》,頁327

[8] 201182於福建安溪湖頭李氏家廟調查所得。

[9] 201182於福建安溪湖頭四衙大厝調查所得。

[10] 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華僑大學華僑華人資料中心編,《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閩南地方文獻讀本)》,頁367

[11] 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華僑大學華僑華人資料中心編,《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閩南地方文獻讀本)》,頁353-354

[12] 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華僑大學華僑華人資料中心編,《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閩南地方文獻讀本)》,頁355-356

[13] 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華僑大學華僑華人資料中心編,《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閩南地方文獻讀本)》,頁352

[14] 201182於福建安溪湖頭李氏家廟調查所得。

[15] 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華僑大學華僑華人資料中心編,《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閩南地方文獻讀本)》,頁328-33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