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3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1「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顏瑞均 暨南國暨大學歷史系博士班)

 宗族、信仰與時代

在訪問瓊林蔡家之前,從文獻資料與旅遊資訊得知,瓊林蔡家的宗族組織相當興旺,相當多座宗祠說明此地擁有高度宗族意識。在整個口訪的過程中,發現受訪者對於村中任何一人,都能立即得知對方屬於何宗,透露出宗有宗之間的區分十分清楚。甚至瓊林地區的寺廟祭祀範圍、繞境區域,也和不同房系有相應的關係。所謂的宗族意識,不似書籍呈現出宗族間人們是相當緊密的連結,反而是一種十分清楚的你我分際。透過知道自己屬於那一宗祠、那間廟宇,而界定出自己身分。宗祠和寺廟在學生既有概念中,本是團結、凝聚的力量,在此卻成為區隔的指標。而瓊林蔡家自我文化標榜除了宗祠外,就是祖上多人登科、入仕,在文治武功上對於朝廷都貢獻良多。每一間宗祠都掛滿祖上有功名、宦績者的牌扁,可以看到文化不斷複製。但之後再深入文獻的探究,發現許多祖先根本不在金門,可能在同安縣(係指在中國大陸)、澎湖,但瓊林蔡家在建宗祠,援引祖上的文化資本時,是採全面性收羅。這可以引發兩種發想,一則,這文化傳統是被操作出來的。再則,當時蔡家人的生活空間,就是在同安(中國大陸)、金門、澎湖,乃至之後的南洋間移動的,全都是據點之一,所以某層度來說,無分彼此。

然而,在水頭口訪過程中,卻得到一則十分意外的消息。水頭地方人士對於瓊林蔡家的印象,並不是兄友弟恭、書香世家,而是強盜窩。據說瓊林蔡家人會在水頭地區犯案,並將贓物藏在水頭的竹林之中,等官府到瓊林抓人時,是無法人贓俱獲。等到風聲稍息後,再回到水頭取走贓物。無論這說法的真偽如何,顯示出一種地區間人與人的緊張關係與彼此的區隔。

水頭地區擁有許多的海外經商致富的僑民,他們回到家鄉興建充滿洋味的建築。同樣的景況,在華安的大地蔣家卻是另一種展現,二宜樓為代表的建築,其經濟來源是對外貿易,但建築形式卻是採閩西的土樓。水頭地區的洋房是在舊聚落的外圍興建,當地建築呈現內傳統、外洋風;華安卻是土樓為當地中心建築,而且據口訪資料顯示,二宜樓所在地還曾是劉家的土地,二宜樓的興建某種層度像徵蔣家勢力的擴張與劉家勢力的衰微。可能是華安地區,姓氏間暗藏衝突因子,所以大地蔣家採用閩西具高度防衛性質的土樓,並以高大建築做為象徵資本的宣示。二宜樓外在雖然很傳統,但洋味是隱於其中的,房室內的擺飾,有大量西洋(外國)物品,並且有計劃訓練後代學習英文,展現出另類海外風情。

但二十世紀的中國真的歷經太多了,傳統往往是斷裂的。在華安大地蔣家口訪中,談到興建二宜樓的祖上就像在介紹歷史人物。真正生命的故事,盡是滄桑血淚。學生訪問到九十多歲的老先生,他的生命故事有被國民黨抽丁充軍,歷經慘烈的四平街之役,部隊投降於共黨後,又被派去抗美援朝,之後得幸不死返鄉務農,近幾年二宜樓被劃為文物古蹟,禁止在樓內用大量電器,造成現在以製茶維生的蔣家後代,紛紛搬出土樓。大地蔣家那種經商的洋派風華,在這位老先生身上是看不到一絲絲殘留。同樣在李光地的家族中,庭院依舊深深,但「我家理學」只是門聯上的字句,儒風已逝,映入眼簾盡是無產階級的「成功」。當我們這群頂著歷史學者光環的人,闖入他人家園進行觀看與被李氏後代觀看,禮法何在?抑或道在屎尿之中吧!傳統已遠離這群人,文化氛圍早就飄散於時代巨流之中。

不過,民間信仰的力量好像較有生命力,信仰中心與聚落的關係,似乎保持高度的活力,彷彿是歷史劇變仍無法切斷的連結。令學生好奇的是,所謂文革、破四舊到底對於信仰的衝擊到底有多大呢。現在的信仰與人群關係是傳統的繼承還是被創造的傳統呢!蜻蜓點水似的田調還不能撥開此迷霧。這次的考察,在中國大陸的感覺,口述所能展現的歷史資訊,仍與人的生命歷程相當,對於父輩之事已經是知之甚微。因此,能聽到逸聞趣事的年代,清末民國初已是最遙遠的事。至於明清史實,真的只剩傳說,口述可得的資訊甚少。在金門這現象也是存在,第一個田調地方是千戶所城,明清殘留的資訊,徒留文遠塔、宗祠等一些具像之物。像千戶所城內關帝廟被迫拆遷,使廟宇與住民的關係弱化,管理者轉變為比丘尼,當場一看關帝廟,主祀已成觀音,關老爺為旁殿一神尊。無須上溯論到清初的遷界與復界,光是清末以來,金門身為僑鄉與戰地,導致人口大量外移,人的傳統很多都快消散。

時代之變

在傳統社會中,摶成地區力量可以是宗族活動、民間信仰。這種凝聚力可能也是對同地區人群的區分,彼此權利與義務的關係也就被確定出來。這是一連串田調不斷複制出來的印象,直到馬鑾忠惠廟的例子,說明傳統到現代的變革。忠惠廟是五鸞堂之首,影響地域散布廈門島與有交通的週邊數縣。這也很搭配馬鑾是港口的性格,港口跟以往考察的地方很不一樣,尤其在現代的貿易、交通網絡之下,港口地區人是流動的,馬巒不再是一家、一族之地。從出資者與經營者來看,也顯示出成員亦非一地之人物。而現代的資訊流通,也說明各地的地方精英易有共識的出現,五鸞堂終能聚集力量為忠惠廟。領導忠惠廟的地方精英,有傳統化俗的舉措,惜字紙、恤孤貧,並能運用新時代的「醫療機構」來增進移風易俗。和以前一地、一姓的任何組織有很大的不同。

反思

在金門瓊山訪問到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就是在僑辦小學接受現代教育。以往認為現代教育是優於傳統教育,但老人家卻是十分推崇當時念私塾者,因為當時真正精英家庭出身的小孩,都是去私塾就學。得到這樣的口訪結果,也是令學生深深的省思。何為有用的教育,可能界定者不是教育者,有時應傾聽被教育者的意見。

這次看到許多先民,經商致富就創造宗族,向外移動以信仰為其心理支柱。在下對於信仰與人群皆無甚深牽掛,真的不知何為歸屬感?移動的距離與意義讓不斷在臺北埔里移動的我很有感觸,四小時是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