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1「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簡瑞瑤 成功大學歷史所)

 此次為期十二天的研習營隊,對我的人生經驗(尤其是歷史學習經驗)而言,就像是一場奇幻的冒險旅程吧!無可諱言,最初備受吸引的是鄭振滿老師對家族/宗族的研究,以及金門一向予人神秘莫測的印象。而當我進入到主辦單位所設定的考察地點,跟隨導師與諸位老師深入田野觀察,則如同墜跌於一大千世界,開啟我的歷史新視野。直想一窺究竟,老師們在田野調查中所見為何?如何提問?這些問題與田野文物或文獻資料間的關聯性為何?它們如何呈現出自古至今人類社群於當地活動的進程?

 

種種疑問,在本組導師饒偉新教授的引領之下,首先從既有的文字資料進行解析、判讀,分辨資料的書寫者、書寫的動機、書寫的意義,以及書寫者想說什麼,如何說或創作一個故事等,配合連日的田野觀察、訪談,漸序明瞭「進村找廟,進廟找碑」作為考察之中心主旨的重要性。一個社群聚落主要的活動空間,或凝聚社群力量的精神象徵,往往不脫離廟宇/宗教信仰,而透過儀式活動所留下的文字紀錄:包括張貼的海報、科儀書、請神簿、碑刻、楹聯以及匾額、壁畫等相關資料,即使隨著時間流逝,這些資料有意識/無意識地被保存下來,成為我們現今所見到的文物資料。

 

此外,最令人興奮的是,這次主辦單位以講座形式邀請學界諸位大師與學員分享他們運用田野調查從事學術研究的經驗與研究成果。如宋怡明教授以族譜、金門歷史文獻,談論金門一地與國家的關係,國家、政權領導的大歷史如何對地方社會產生影響,又,作為小歷史的地方社會在大歷史的脈絡中佔據著什麼樣的位置,地方社會的居民面臨國家政策如何反應、操作等。具體而言,是希望搜集地方文獻,達到「以小見大」,藉此論說地方社會脈動與大歷史的關係。劉志偉教授的「族譜解讀」、黃向春教授的「鄉村禮儀」、程美寶教授「口頭傳統與口述歷史」、黃挺教授「碑銘資料的收集與解讀」、江柏煒教授的「僑刊文獻解讀」與「鬮書解讀」等,則是介紹、分析田野調查中取得的各式資料文獻:如族譜、儀式結構與文書、口述訪談、碑刻銘文以及僑刊文獻與分家鬮書等,為歷史提供新的解讀與詮釋。

 

這些資料其實不如想像中容易取得,往往得經過長期與居民相處,獲取其信任,使主動分享成為學術資源,方才有機會接觸或得窺資料之「廬山真面目」,特別是族譜、分家鬮書和儀式文書三類,通常是由私人收藏、傳承。黃向春教授指出當宗教信仰生活中常見的祭祀儀式成為研究對象時,我們應從寺廟、宮觀及其儀式中觀察些什麼?諸如碑碣、楹聯、匾額、籤詩、旗幡與張貼的佈告等,它們透露出廟的空間安排、廟宇的經營管理、人事運作、社區的權力體系(姓氏間的衝突或聯盟)、捐款芳名錄,廟與廟之間的關係,神明的靈驗故事、神明所屬制度、神系、宗教流派與科儀專家等,藉此可進一步觀察神明祭祀儀式與人群的關係,作為研究當地社群與社會文化發展歷史的文獻資料。而口述訪談資料的取得相對於前述文字資料則顯得困難許多,主要取決於訪談者的經驗、訪談技術與藝術,如何引導受訪者針對相關提問回答,並且進一步解讀受訪者的回答所傳達的意思,此乃口述訪談的重點之一。講座中,程教授一方面提點如何進行訪談以完成口述歷史,包括記錄訪談時間、地點(儘量選擇在受訪者熟悉的環境下進行),瞭解受訪者如何說、說些什麼,受訪者談的時序與時間觀等細節的掌握,都將決定一份口述歷史的完整程度。

 

而陳春聲老師所演講的專題「閩粵交界:王朝制度與海上活動」,首先就閩粵地理位置討論當地人群的生計活動;其次從明朝海禁政策與地方海上貿易傳統,觀察閩粵地區在當代與世界海上貿易的交集與影響;再次分析在官方海禁政策運作之下閩粵地區人群成為亦商亦盜的角色等。讓我見識到,一個地區(閩粵)的歷史不僅僅是區域史或斷代史,也是一門世界史;它不僅要置放在中國大歷史的脈絡中,也要放在全球歷史的脈絡中觀察、分析,方能見到較趨完整的面貌。

 

另方面,本次營隊為跨海峽兩岸交流活動,前半期在金門,後半期則在廈門。儘管金門與廈門兩地均可見到保有明清時期相當程度的漢人文化,然則抵達廈門華僑大學後,仍可從趙世瑜教授、鄭振滿教授與丁荷生教授的講座中,察覺兩地明顯的差異性,前者為四面環海的島嶼,島上居民僅能憑藉海上交通與外界聯繫;而後者則有依傍海域銜接陸地的地勢。其中安溪縣湖頭鎮、華安縣大地土樓兩地因為接近山區,溪流因而成為主要的運輸、聯外要道;海滄的青礁村與白礁村以及杏林的高浦村與馬鑾村則是濱海的漁村,既有內地水路,亦有海上交通,當地居民社群關係,相較於湖頭鎮或大地土樓群更為複雜。這些地區之共同點,係因其在明代官方資料中屬於衛所屯軍之地,也即是在大歷史脈絡中,它們擔負著守護明代海域邊境的重責大任。這一批駐守海邊的屯軍隊伍,隨時變異,產生哪些變化?擁有武裝勢力、軍事力量對他們有何影響?對當地居民又有哪些影響?當家族勢力壯大之後,他們如何因應變化中的時局?如何在合法與非法邊緣地帶遊走?雖然這是學者們已經進行或正在進行研究的課題,但卻值得我們深省、反思,如何與這些相關研究進行對話?如何自這些研究、田野調查中獲取嶄新的視野與觀點。

 

我個人以為,參與這次研習營的活動,一方面給我相當多的震撼與衝擊,另一方面卻也刺激我必須更細緻入微且多元地去思考、觀察,人與自然、空間的關係,人群與人群的關係,人群與國家、地方社會之間的關係,不再囿限於研究個人,而是擴大研究的網絡。畢竟人很難獨居而活,透過人際網絡、社群網絡,或許可以更清晰地觀察到一個人或一群人的生命歷程。除此之外,從這次田野調查中也觀察到,自古以來人類透過岩畫、壁畫、陶俑或一場儀式,甚至以後發明比文字更便利的書寫工具,或更先進科技的數位紀錄(拍照、攝錄影)等方式,以記錄自己的行為活動。這些紀錄即使歷經人事變遷仍留下種種訊息,提供研究者認識過去人群的活動,並且得以試圖重組/重建或重新敘說在這些聚落活動的人們曾經發生,或仍在發生的故事。現今的我不再單純地滿足於官方文獻資料的說法,而希望能進一步窺見或觀察到民間文獻資料的力量。誠如鄭振滿老師所言,歷史的進程是在由上而下與由下而上之間不斷地對話、互動,反覆進行「交叉感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