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1「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謝文哲 暨南國際大學歷史所碩士班 )

     出發前,粗略的了解金門當地的風土民情,並自以為的做了推斷,金門位於中國大陸與台灣之間,是台灣最重要戰略防禦的要地之一,理應民風保守,受到政府嚴格的控管,但踏上金門的土地,才發現原來一切只是自己的瞎想,而是台灣與中國大陸互相交流的平台之一,這能從金門人的歷史脈絡中尋得一絲蹤跡。

在金門的諸多部落中,均有大姓氏的存在,例如:後浦(金城)的許氏與王氏、瓊林的蔡氏、珠山的薛氏等等,這些跡象都說明了當地在發展的過程中,公權力下的地方勢力是存在的。在《金門志》的歷年沿革中提及一段文字「晉,中原多故,難民逃居者六姓(蘇、陳、吳、蔡、呂、顏)。唐為萬安牧馬監地;德宗貞元十九年閩觀察史柳冕奏置。從牧馬監陳淵來者十二姓(蔡、許、翁、李、張、黃、王、呂、劉、洪、林、蕭)。」[1]不論這段資料是否屬實,均為地方大族作了背書,也為他們的存在,做了合理的說明,但實際情形為何?就值得我們深入討究了。

    在金門的第一天晚上,金城總兵府內有個內有個類似文史工作者的人,在給遊客們介紹當地特色,其中提到金門瓊林是一個被傳言為共匪村的聚落,原由是以前兩岸關係十分緊張,金門是進行管制的,不能隨意點燈,但瓊林人卻十分愛讀書,每晚都燈火通明,讓人誤以為是在跟對岸的共軍通訊暗語,這則傳言為瓊林染上了一絲神祕感。回過頭來,之所以特別把瓊林提出來,是因為在一個小小的聚落內,竟然擁有數間蔡氏宗祠,然而在深入其境的考察下,募然發現所謂的蔡氏一族,組成的結構似乎並非那般牢固,在諸多宗祠內,可看到各有各個主祀,各有各的一套說法,遠非像一般家族那樣。當然這也許可以解釋成金門蔡氏家大業大,族內規定十分繁雜,故有各說各話的傾向。在我們這一組首腦饒老師的分析下,這種情況在很多地方都看的到,類似聚集經濟那般,為了生存、打拼,而結合在一起的群體,以蔡氏為代表的原因,也許是因為蔡氏是當初最早踏入這塊土地的人,或是他是當時勢力最大的領頭人,其他人為了獲得更好的競爭條件,而選擇依附在他底下。換句話說,我們在看待蔡氏時,並不能單純的以為他僅是一個姓氏,而代表著是一股勢力,一股由各方姓氏(並非僅有蔡姓)因利益齊聚,再經由一連串的整合,而形成的一個象徵體,這同時這也說明了為何瓊林蔡氏擁有了諸多宗祠、家廟,在整合的動作下,大家均將始祖往上延伸,延伸至可以將大家統合在一起,但實際上對這個共同始祖,並非是如此崇敬就是。

    不僅如此,家族的勢力與地方活動也盤根一起,在當地許多的管理委員會中,隱隱中都透露出這類訊息,例如廟宇中的管理人員,往往都被某一姓氏所壟斷,它象徵的是一個家族藉由管理廟宇信仰,進而往下扎根到地方社會控制活動;往上則盡一切努力培養後進子弟考取科舉功名,就由上下交相賊,行魚肉行為(壟斷地方利益)。當然,這是比較帶有負面情緒的批評,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不妨說是一個擁有目標、利益的團體,為了生存藉以鞏固自身的方式。這一類的情形,在台灣也多有顯現,像新營太子宮,經由信仰的管道推及台灣各地,每逢假期前往朝聖的信徒可為成千上萬;另一方廈門的白礁、青礁似乎也是同樣的性質,差別在於青白之爭,相爭誰為保生大帝正統祖廟,這不乏牽扯到白礁與青礁人的較勁氛圍。

    廈門,研習營的第二站,從廈門沿海能遠望到金門,讓人不禁逸想著雙方關係為何?進入廈門時所經過的海關外,不乏大陸商人在遊說抵達的遊客出售他們手中的美酒,透過提出讓人垂涎的價格購入酒品,再運往內地銷售,以此獲利,當然這也僅是諸多生活的一種模式罷了。令人驚訝的是雙方性質的接近,不論是在宗祠上的表現,在地方信仰上也如是,以一個聚落開展為起點,以家族為基礎漸次拓墾而成,安溪湖頭的李氏、華安的大地蔣氏,均跳脫不了這樣的框架。考察的途中,饒老師的引導教學配合組員們天馬行空的想像,使我能夠在参觀下得以融入當地的歷史脈絡中,徜徉於時間的洪流裡,以貼近事實的角度了解當地社會。令我訝異的是在「進村找廟,進廟找碑」的訓練下,已然昇華至進宗祠翻神主牌的境界,宛然是著魔般的求知可望,似乎讓我們對鬼神進而遠之的態度已蕩然無存般,也許是過於誇大,但這行為卻是不可否定的真實。

    言至此,說明了不論身處何地,對學問的探究下都必須秉著實事求事的態度,而非過度相信書面資料(如地方志),須透過當地的考察輔以訪問,才能拼湊出更趨近真相,套句卡通金田一說的「真相只有一個」,假使過度於依賴現有的手邊資料容易落入失真的圖像中。

    不過,我得承認在考察前的功課做的不足,沒有好好的消化讀本上透露的隻字片語,導致到了當地有如無頭蒼蠅般的亂跑亂竄,抓不住重點,幸好有老師們的提醒與同學們的幫忙,使我不至於過度迷失。考察時,設法將現實與讀本結合,企圖重現真實的情況,這也是研習營每天在晚餐後安排綜合討論的目的,在這裡容許我抱怨一下,每次考察的時間往往都有所延宕,以至於壓縮到綜合討論的時間,使得大家都必須在晚餐時間邊吃飯邊討論,讓大家食欲不佳,這真是太浪費老天賜與我們的食物,以至於各組報告後的挑燈夜戰往往昏了腦袋、餓了肚皮,以至戰鬥力下降,正所謂「皇帝不差餓死兵」,是該準備夜消供大伙取用,吃飽喝足好睡眠,隔天才會又是一尾活龍(純粹發發牢騷)。

    綜合而論,這次活動讓我學到很多,了解到隱埋在歷史下的真相,往往是殘酷的傷人,操弄地方志撰寫的掌權人、塑造迷幻歷史建築的雕塑者,均在刻意為之下,給予了我們許多的錯誤訊息,需要我們透過資料的交互比對、考察方能得知真實。謝謝一路陪伴我的大家,以及給予我參與活動的審查員們,讓我對歷史有更深刻的認識。



[1] 参考至《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資料彙編》,頁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