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1「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盧正恒 國立清華大學歷史所碩士班)

        此次的田野研習營前,曾查閱不少文集或是史料,前往金門前就有一種印象,即是金門的海洋性甚強。長久以來台灣都號稱海洋性較強,實際上因為沿岸航運不便的關係,「海洋」卻非深入每人的腦海中。金門跟台灣在文化上頗具差異。

        從營期的一開始就被直接帶入幾個觀念,可稱為此次整個營期過程中最核心的思考脈絡。第一是民間文本拿到後,必須問出幾個問題:誰寫的文本?為什麼寫這個文本?什麼時候寫的文本?寫成之後對誰有助益、又對誰有所損害?看似簡單卻一點都不簡單的問題問完後,接著需要把該文本的內容放在大時空的歷史背景架構下討論及研究。因此,整個十餘天的營期過程中,我從不斷的實際挑戰中摸索這個中心思想的使用及實踐。

        金門,古稱浯洲,[1] 金門是九龍江出海口的重要島嶼,或是說是廈門灣最外圍的戰略要地。尤其是在明末清初之際,由於政府的海禁,凡是出海者在中央官方皆視為走私貿易,但我想當地人並不這樣認為,因為以海為生已是此地長久以來的活動、習俗,因此無論是什麼身份、什麼地位的金門人,出海貿易並不是違法犯禁之事。

        如同上述所言,加上金門一地出了相當多的進士、舉人,最好的例子可能就是瓊林蔡家級後浦許家。以下將試著以這二家的兩位著名進士為例,開始簡單討論金門仕紳與海上活動之關係。

        瓊林蔡家的蔡獻臣,字體國,萬曆十六年進士。其任官及致仕之時,恰巧是許多重大海上活動發生的時刻,如荷蘭東印度公司二次來華強占彭湖、海盜鄭芝龍、李魁奇、鍾斌為亂海上,鄭芝龍控制沿海等事件。

當荷蘭東印度公司屢次騷擾沿海,希望中國開放通商時,蔡獻臣曾多次寫信予福建巡撫,要求開海通商,利民有利官等語。當荷蘭東印度公司退至台灣後,沿海就成了海道為亂的時代,當時首次的海盜叛撫即為李魁奇。李為鄭芝龍舊部,鄭芝龍降於福建後,李魁奇將其三分之二大軍席捲入海叛撫。當時蔡獻臣曾向熊文燦請求援兵,當時稱李魁奇黨中有:「李芝奇、鍾六、周三」三賊,文中稱李黨擁有巨大的粵船,而鄭芝龍兄弟的閩船或許會不敵。另外還提出計策勦賊,包括希望熊文燦能重用鄭芝虎,並造舟,此外還要徵招吉了附近的漁艇,有趣的是這些漁艇居然「其大且堅不下於粵」,究竟是不是真的漁艇實在不得而知。[2] 又當蔡獻臣在返鄉休養時,曾回信答謝鄭芝龍對其致贈的春節禮物。[3] 由此可知蔡獻臣與鄭芝龍之間的關係及蔡氏對海洋的開放性格。

        又今天金城地區的後浦許家,其中許福是該家族最為著名的人物之一。許福,號西浦,嘉靖十四年進士。如同陳春聲老師在報告中曾提到許福與海盜結為親家一事,但若以當時的金門海洋性以及嘉靖初年沿海情況極為混亂的情況來看,許福說不定只是與出海貿易者結為親家。而許家在後浦時,筆者曾對當地老人進行口述,在城中與天后廟旁的口述得到了一些有趣的資訊,可以知道許家在後浦港邊建立天后宮,而該港直到民國初年都是對渡漳州、廈門、福州的重要口岸,且都靠在當地擁有龐大資產及勢力的許家所掌握。

        再看與前述可相呼應的一段文字紀述。崇禎二年,李魁奇陸續侵擾蓮頭、海澄、漳浦、吳川。七月,李魁奇至金門後浦,當地人認為:「名欲招安,實為刮餉。」後浦居民於是以鳥銃反抗,反而慘遭屠掠,情況之慘,被形容為:「舉城為空」,從中可以見到當時海盜對於離陸島嶼以「招安」姿態對待,而沿海居民亦擁有對抗的火器以自保。[4]

        由於蔡獻臣要求剿滅李魁奇即在此事件之後,或許可以猜測許家和蔡家之間的關係也頗為友好,更何況被譽為「金門第一才子」的許獬也有蔡獻臣有所交情,因此二家在當時都與海貿有關也是頗有可能之推理。另外許家以家族居然可以擁有當時最精良的武器之一—鳥銃,可想而知,許家絕不會只拿這些武器在原鄉自衛,甚至可能用於出海貿易的基本武裝。

        此次研習營收獲極多,但還有許多金門值得前去的地方,因時間關係無法前去調查;如金門浦邊,目前尚有鄭氏部將、且深得康熙帝喜愛的周全斌之後裔在此定居。有如此次無法進入水頭薛家家廟調查,無法得知我當初推論那位「御殿總提督」是否是在南明時期所賜予的頭銜,這點仍是我深感遺憾的一件事。



[1] 筆者曾在明代官方檔案中見到浯洲與金門同時並存的敘述,但我認為金門在明代可單指舊金城一帶,就如同筆者發現明代許多官方檔案其實都有提到「臺灣」二字,但在當時只指台南附近的海域及陸地,其它還有魍港、淡水等的稱呼台灣其他地方,金門和浯州的關係或許也是類似的。

[2] 蔡獻臣,《清白堂稿》(北京:北京出版社,《四庫未收書輯刊》,景印明崇禎刻本,崇禎十五年成書),卷10,頁42-43

[3] 蔡獻臣,《清白堂稿》(北京:北京出版社,《四庫未收書輯刊》,景印明崇禎刻本,崇禎崇禎十五年成書),卷11,頁64

[4] 孫鑄修,邵祥齡纂,《重修電白縣志》(《中國地方志集成》,景印光緒十八年刻本,光緒十四年成書),卷29,頁10-11;李維鈺原本,沈定均續修,吳聯薰增纂,《漳州府志》,卷47,頁28-29;陳鍈、王作霖修,葉廷推、鄧來祚纂,《海澄縣志》,卷18,頁14;楊霽修,陳蘭彬等纂,《高州府志》,卷48,頁40;萬友正纂修,《馬巷廳志》,卷8,頁18;李書吉等纂修,《澄海縣志》,卷22,頁10;左樹夔修,劉敬纂,《金門縣志》(《中國地方志集成》,景印民國十年抄本,民國十年成書),卷12,頁3-4;金門珠浦許氏族譜編輯委員會,《金門珠浦許氏族譜》(金門:金門縣許氏宗親會,1986),頁24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