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1「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莊景雅 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碩士班)

     自大學走進歷史領域中已匆匆過了數載,但長期以來始終不敢在報告中嘗試應用田野資料,原因是無法掌握田野中細微且關鍵的資料。時常在心中思考:「到底我們在田野中會觀察什麼?又該記錄些什麼?」在田野中我沒有問題意識,而此次田野與文獻研習營,讓我對田野有了起步,並學習將文獻與田野結合,也開啟我對地域社會的認識,對我未來書寫碩士論文有極大助益。 

    我關心歷史中「人」的活動。求生存是人之本能,而如何在複雜的社會中為自己、為家人、為家族取得社會資本得以求生存,是我關懷的主軸,本次研習提供我極佳的學習場所。清代台灣的移民主要來自福建及廣東,金門與廈門的田野調查提供台灣史研究另一個視野,更深一層的思考國家的力量如何形塑地方社會,而地方社會又如何因應,地方應運而生的宗祠與寺廟到底扮演什麼重要的角色。國家、地方社會與歷史是本次研習中的重要課題,透過閱讀文獻資料在實際考察中相互映證,找出文獻或田野中的矛盾,思考小地方與大歷史要如何聯繫,將文獻放考究放置於田野,以文獻為中心而在田野中落實。 

    80年代中國區域社會史的研究向人類學借鏡開始走入田野,並在歷史研究中開枝散葉,其中華南地區的區域社會史最為著名,此次研習能向多位在華南地域研究的學者請益,實屬萬幸,也得以體會在田野之中究竟可以觀察哪些部分。田野工作實際上相當細緻,宗祠與寺廟中的牌匾、碑文、畫像、公告等等都顯現諸多訊息,每個考察點地形、水文的分布皆不盡相同,這些因素往往都影響著地方的發展,區域的特性凸顯出歷史發展的重要脈絡,而所有的空間考察最終都必須要回歸歷史的時間點。例如,當我們在瓊林看到蔡氏諸多家廟的分布時可以思考祖譜與宗祠的整合,在宗祠中的文武匾也透露家族身分轉換及興起的訊息,但實際的考察使我們發現文獻中族譜的整合與田野中宗祠的空間分布氏不一的,這也顯現文獻的重要性,但田野適時幫我們解決了文獻中的矛盾。 

    透過走入田野我開始注意宗族與神明廟宇的關係,這一部分透過湖頭的考察得到具體的思考,也思索廟宇中祭拜主神及其他神明的意義。湖頭李家與當地廟宇關係密切,幾個發展的節點值得我們注意,更能思索宗族發展的興衰。此次對金、廈地區的踏查,提供可以與台灣村落比較的基點,使台灣家族發展與中國宗族發展可以相互對照異同。湖頭李家最著名的歷史人物就是清康熙時期的名相李光地,然而走入田野之中,卻發現遠在北京的李光地對李氏家族及地方影響有限,名過於其實,這個發現正啟示文獻中訊息給予的限度,也讓田野的角色更加鮮明。 

    本次研習營最重要的學習就是要將文獻和田野結合,在此研習過程中,更加體認除研究領域相關知識外,熟讀文獻是研究的最基礎。透過田野導師張侃、鄭莉兩位老師指導,可發現他們對他人研究及歷史文獻之熟稔程度,而這些知識得以在田野之中被落實,更展現出歷史研究求真的態度,正如鄭振滿老師對我們的勉勵一樣,他希望我們能對文獻更加熟稔,要具有整體之思考,帶著問題去田野中並且在田野中滿足。再者,歷史研究不能忽略王朝制度對地方的影響,國家透過各種管道與形式進入地方社會之中,在地方的人們又如何轉化因應,這樣的思考使地域研究不流於鄉志之書寫,也更具深度。

    此次是我第一次踏上金門的土地,也才認知到地域的特色,金門過去屬同安縣管轄,受衛所兵制影響,因此在金門城、後浦我感受到明清王朝制度對歷史發展過程的影響,在金門島上宗祠、家廟分布之密度非台灣地區所能比擬,也讓人更加深入探討其差異:究竟開發的早晚、文化之披及對地方發展或深或遠之影響為何,這也是往後我在做台灣史研究中將放置於心的問題。每晚在餐桌上的討論與歸納、綜合討論時小組的激盪,無非都是希望我們將文獻與田野中的想像與證據能具體論述、對話,那些夜晚現在仍歷歷在目,感恩主辦單位之用心,也謝謝每位參與的夥伴,更感謝每位指導並陪我們挑燈夜戰的老師們,這個「開始」我將會延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