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3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1「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吳怡萍 崇右技術學院休閒事業經營系副教授)

         參加研習營之前,只是認為自己對金廈這個場域不熟悉,經過兩個禮拜的研習之後,就發現自己對這個場域其實是陌生的。出發前,瀏覽一下家豪寄來的檔案,還不太能進入狀況,待到實地田野考察之後,歷史場景才逐漸鮮明起來。從2010年暨南大學歷史系首度舉辦這個研習營開始,華南學派結合田野考察與文獻判讀的研究方法,一直是這個研習營學習的主軸。因此,兩個禮拜的研習當中,除了在晚上十點以後,必須閱讀地方方志、碑刻、族譜等資料外;白天大部份的時間,則在進入村落,穿梭於廟宇與宗祠家廟之間,既觀察歷史場景的地理情勢;又藉口述,意圖尋找散落的民間文獻或是進行文獻史料的比對與判讀。

        如同去年,今年的研習場域仍分為金廈兩部份。第一個禮拜在金門,田野主要考察區域為金門後浦(今金城鎮)、瓊林蔡氏聚落、珠山薛氏聚落、水頭村落等處。本組有幸在首次考察時,於古地城隍廟廟埕前,遇一丘老先生,進行將近四十分鐘的訪談。丘老先生除了講述古地城隍廟和後浦浯島城隍廟的關係外,並提及古金門城的結構,以及廟宇和各姓聚落的分布概況。丘老先生的同安腔,著實讓我們吃了一些苦頭,不過在經過一番攀談和關係建立後,丘老先生熱心地帶本組到家裡,拿出其所擁有的家族族譜,供我們拍照。而我個人也首次進到金門人的家中,從廳堂擺設、供奉的神明、以及神明和公媽神主牌的位置,都與我所了解的臺灣形式有很大的不同。就口述的方法來說,四十分鐘的訪談並不足夠,然而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我們仍必須犧牲造訪古金門城的幾個重要考察點。

        第二次考察點在瓊林蔡姓聚落。走訪蔡氏家廟宗祠,看到眾多顯赫,令人目不暇給的牌匾、門柱對聯,以及蔡姓的列祖列宗們,再對照小紅書中有關蔡氏族譜的相關史料,突顯了牌匾、碑刻、族譜等民間文獻不同的史料價值,運用這些史料時更須小心翼翼。在這次的拜訪當中,我們遇到了自稱十一世後人的蔡先生,透過蔡先生的說明,讓我們對現存十世、十一世宗祠,以及家廟之間的關係,有些粗略的了解。由於蔡先生本身是當地關帝廟的乩童,因此我們也得以了解地方宗族和宗教信仰之間的關係。雖然在瓊林聚落停留的時間較長,但仍不足以讓我們就宗教信仰儀式這部份,對蔡先生作更深入的訪談,殊為可惜。

        往後三天分別走訪了珠山薛氏聚落、水頭黃氏聚落,以及後浦。海外發展情形是觀察珠山薛氏和水頭黃氏的一個重點。經過三四天的考察,老實說,本人已見疲態。薛氏村落的地理形勢和建築形式,以及許多將傳統民居改成的特色民宿,比較能引起我的興趣。結束在金門的考察後,循小三通路線,由水頭碼頭航向廈門五通港。

廈門的田野考察安排在安溪湖頭鎮、海澄縣、馬鑾、青礁、白礁等地。台北大龍峒的保安宮,是我相當喜愛的廟宇之一。來到和台北保安宫頗有淵源的青礁、白礁慈濟宮,透過廟中大量的碑刻、文物、捐資表,以及地方宗族如顏氏、邱氏,來了解地方宗族和廟宇之間的關係,及其在海外擴展的情形。我又必須承認,青礁和白礁的正統之爭,並非我關心的焦點,青礁慈濟宮樑柱的貼金繪畫和白礁慈濟宮的雕刻,才令我深深著迷。而另一個讓我感興趣的發現是,在新安正順宮內,牆上一格格如連環漫畫似的壁畫,幾乎都是邱氏女眷捐資貢獻的,請教過鄭振滿老師,方知這也是一種聯繫宗族的方式。

安溪湖頭鎮和華安土樓,也是此行令人難忘的考察點。位於較為內陸山區的湖頭鎮,有小泉州之稱,是安溪著名的僑鄉。觀察的重心在清初大學士李光地家族,從六世李森開始,如何由一個擁有私人武力的地方之霸,逐漸發展成一個理學世家。當然,透過湖頭關帝廟的碑記,再一次印證廟宇和地方宗族之間的關係。

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華安二宜樓,是由大地蔣氏家族所建。依據蔣家族譜所記,再對照地方方志,建造土樓的原因值得再深入探究。面對同樣的地形環境,當地的劉氏家族,卻沒有興造相同的建築。土樓中的裝飾和壁畫,也透露出蔣家子孫在海外貿易這部份是有相當成就的。

在經過兩個禮拜的洗禮之後,雖然每天疲累不堪,但獲益良多。只是兩個禮拜的時間,安排這樣多的考察點,要建立較為深度的研習,是有困難的。研習營用的小紅書和小藍書,其文獻史料固然豐富,但對個案的研究來說仍是相當貧乏,以致各組在討論時,不時會發生過度解讀的情形。而且在進行口述訪談時,由於時間有限之故,略過了關係建立,單刀直入,簡問簡答的方式,常得到制式的答案,難有新發現。而另一個讓我困惑且不安的情況是,每到一地,研習營同學跟著老師直闖宗廟,對著人家的祖宗牌位一陣猛拍,四處找人要進行口述,這樣合適嗎?幸好這次走訪的區域,人們都是親切熱情而善良的。

        這次的研習,是一次華南學派研究方法的初體驗。個人最大的收獲是,透過這次的考察點,它讓我認識了明清之際,閩南海域那個「海賊紛擾,屢遭倭患」的迷人世界,看地方社會如何去肆應國家政策,共同形塑了一個獨特的海洋文化。我想,不管我們用了什麼樣的研究方法,維持一種熱情、好奇與關懷,才是我們從事歷史研究工作,不斷學習,向前推進的重要動力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