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3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宗祠、家譜到國家、民族(楊政源 中正大學中文所)


研習報告─從宗祠、家譜到國家、民族

楊政源(中正大學中文系 博士班)

 

壹、前言

2010.07.292010.08.09,共12天的時間內,研習營共走訪了金門與廈門約略10餘處田野現場。觀察重點首在宗祠家廟,次及寺廟碑謁,再及當地歷史建築、古蹟。整體而言,雖然本次研習主標題為「田野與文獻」;但在研習首日,授課的老師群,則力主田野訪察、現場參與的重要性,鼓勵營隊同學走出書齋,將文獻印證於田野,以「雙重證據」找出歷史真相。而實際的操作過程中,由於營隊同學對田野現場背景資料陌生,使實際的田調顯得缺乏重心、焦點,再加上時間急迫,現場參與和訪談都無法循序漸近,只能急就章式的簡問簡答,無法深入,再加上成員見其所見、聞其所聞,所以晚間小組討論時,對於田調所得缺乏溝通基礎,常常也只能把討論重心放在文獻上。

再加上隨隊老師對歷史解讀特殊的方法論,使得本次營隊幾乎將重心置放在明清的背景與宗祠、家族上,職是,因已踰越筆者學術專長,在本報告中,僅能以筆者觀察的角度來省思本次研習營隊的得失。

本報告概分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就研習主題,第二層次就師資群,第三層次就學員部份來談;並以筆者近日研讀的P. Bourdieu場域論,來檢視本次研習。希望能就這次的研習經驗提供日後本營隊或類似營隊辦理時的參考。

 

貳、正文


 
一、研習主題:

本營隊主題為「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以時間而言為「近世」(約相當於明清),以空間而言為「閩南」,以內容而言為「文化」,以方法而言為「田野與文獻」,在命題上十分完整,應是主辦單位下過一番苦心腦力激盪的結果。

但筆者以為,在參與全程研習後,主辦單位於操作內容──「文化」上,顯得較偏族譜解讀、家族發展/分化,而非全面性的討論文化現象。也就是說,族譜與家族發展當然都是文化的重要一部,但絕非文化的全部,如果主辦單位在當初構想或是師資聘請時,即有這樣將研習聚焦的想法,不妨就將此次研習定位在「宗祠家譜的田調與文獻」,似乎更為完備。

以筆者為例。筆者長時間專注海洋文學/文化的經營,以中國而言,閩南自是海洋文化的一個重要區塊;這次營隊所走訪的金門、廈門更是明清以來中國對外的口岸,無論西人東來,或是華人南下,金廈都是不可或缺的歷史版圖。但是由於研習課程的安排,無論是此岸的金門料羅灣、同安渡口或是彼岸的廈門、泉州港口,我們都無緣走訪,親臨其境。所幸於金門有許志仁老師針對後浦地方史料解讀曾觸及渡口的沿革;於廈門期間有安排走訪東山島的行程。當然,筆者不會自大到要將本次研習定位在「海洋文化」的田野與史獻,而是以為,如果只將討論重心置放在族譜或是宗祠的演化、盛衰上,就十分可惜。

營隊中不乏類似筆者的情形。例如有治茶業史的同學,有治航運史的同學、有治海防制度沿革的同學……這些都構成閩南文化豐富的廣度與深度,可惜在晚間討論時往往因焦點之故,無法將自己的長處展現,僅能屈就主辦單位提供的文獻。

 二、師資群:

這次研習師資可以概分兩個部份,一是台灣的學者,以金門大學閩南文化研究所為主,加上王秋桂、陳益源、王鴻泰等各校的幾位老師;一是中國的學者,以廈門大學為主,中山大學為輔。在課程安排上,也因此有十分明顯的差異性。在金門時,由於主要授課老師江柏煒老師專長在建築史學、文化資產保存與再利用,所以我們看了許多歷史建物,並藉由這些建物觀察聚落空間及地方歷史。而在金門期間雖然也看了許多宗祠、族譜,但由於前述之故,宗祠與族譜只能說是眾多討論項之一,但不能說是全部。例如還有信仰、華僑、

 三、參加學員:

 

 


參、餘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