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田浦城之集體記憶( 蔡容英 金門大學閩南文化研究所)


田浦城之集體記憶

壹、源起望天長嘆

金門位居於海上,舊名浯洲,又名仙洲。金門之得名,始於明洪武 二十年(西元1387)置守禦千戶所,江夏侯周德興築城於此,取其固若金湯,雄鎮海門,因名之曰金門城。1

戰亂連年,民生凋零,故相率亡命於海,掠奪交易,作起殺人越貨勾當,以求溫飽,更求一朝富貴起,滄海紀遺記載『元末瀕海盜起,張士誠、方國珍餘黨導倭寇(註2出沒海上,焚民居,掠貨財,北自遼海、山東、南抵閩、浙、東粵濱海之區,無歲不被其害。(註3)在烽煙四起年代中『田浦城』誕生正因倭寇伺擾所賜,而在福建沿海構築防禦體系佔一席之地,包括國共分據中也努力扮演它臨海山城,穩固海疆之態。現今光環消逝,洗淨鉛華,它正在消逝中,因戰亂產生,錯綜複雜的滄桑味,原始巡檢司城,試圖從中拚出原味,你有聽山城,正道出一段故事。就在一瞬間,請你及時用心聆聽。  

這幾年慢慢接觸田浦,發現不是我小時後溫暖的小城,人也越來越封閉,村莊也失去原來公共空間的秩序。田浦城的情況是地方凝聚力不足,對當地文化的不瞭解,居民慢慢失去對地方的認同感。我們希望,藉由收集文史資料與口述歷史等工作,能喚起居民對當地活動與工作的參與,進而去追求探索、挖掘、發現一些可重建關於自身與家族或當地的共同記憶。在新一輩的年青人,從小顧著補習功課,種田太辛苦了,老一輩也不願意後代繼續下去。等我們年長,經濟以允許,生活環境以改善,回過頭才發現我們對生長的地方陌生,也不瞭解每日生活的聚落。

金門有大大小小的自然村很多,剛開始感受不到村莊的活力與可愛,但當我們有機會傾聽各村落的人,在土地生活中一草一木的片段。使我體會對自己村莊的瞭解、關懷與期盼。因真情流露,投注我們的關心,使我們聚落更加健全更強壯。希望現在各村落都有人一起記錄,寫下村莊的歷史,給予小小朋友認識自己的家族、這塊土地。經由傳承,村落才會更加茁壯。

 

田浦城的歷史脈絡

一、 敘起滄桑(田浦巡檢司)

明洪武初,金門仍屬同安縣,改鹽場為踏石司,再改為鹽課司。又在浯洲之南置永寧衛金門守禦千戶所。設有田浦、陳坑、峰上、官澳、烈嶼五個巡檢司。

洪武二十年,明太祖復令周德興到福建,負責福建的防倭工作,實錄洪武二十年四月戊條記:『命江夏侯周德興往福建,以福、興、漳、泉四府民戶,三丁取一,為緣海衛所戍兵以防倭寇。其原置軍衛非要害之所,即移置之。德興至福建,按籍抽兵,相視要害可為城守之處,具圖以進,凡選丁壯萬五千餘人,築城一十六,增置巡檢司四十有五,分隸諸衛以為防禦4)徵郡民為兵,五千六百名為衛,一千一百人為所;金門所千戶亦由周德興出任,取軍事形勢「固若金湯,雄鎮海門」之意,「金門」得名。

洪武初,立保障法,鹽灶戶丁率十丁為一戶,九年抽軍,全戶抽一充留守衛軍,軍亡,勾取灶丁繼補』『二十年置守禦所,抽人戶三丁取,大約以千一百二十名為千所,百十名為百戶所,每一百戶,設總旗二名,小旗十名,大小相維,編成隊伍。(舊志)。巡檢司弓兵『洪武二十年周德興置官澳、峰上、田浦、陳坑、烈嶼五巡檢司。每巡檢司從九品巡檢一員,司使一名。每司原編弓兵一百名,工食名皆七兩二錢。嘉靖三十九年(公元1530年),以兵興裁減三十名,扣銀改布政司充餉,嗣又裁減五十名,四十二年,名司只留十二名,以備探哨盤詰。萬曆九年(1581年),陳坑、田浦併司裁革,峰上存三十八名,官澳存三十二名,烈嶼存一十九名(見府志滄海紀遺)田浦寨在明洪武二十一年左右設立,縣志記載『在十八都,距後浦三十里,距峰上五里,與東碇島(即今北碇島)相望,其內外皆大洋,明為巡檢司城,周一百六十丈,基廣一丈,高一丈八尺,窩舖四(註5,東西門二。6。清代『田浦設汛,煙墩三座,配兵十三名(註7)。

在種種兵制中,深深影響田浦城人口結構,經當地耆老求證在田浦也有煙墩山的地點,在外城軍區內(安管組所在地)並說峰上一座、田浦一座、后山一座。清代的田浦汛三煙墩以已找到兩個地點(大地煙墩山、田浦外城安管組)其中一座位置還有在考據中。  


二、明代築田浦巡檢司城形成與存在因素:

田浦巡檢司城形成與存在因素是與中國鄰近的國家日本有關。「日本在建武中興(13341337年間)失敗後,陷入了南北對勢的局面,由於戰亂連年民生凋蔽,流民與戰敗的武士軍卒,相率亡命入海掠奪財貨,發展成有計劃、有指揮系統的海上武裝盜團。註(8

直到洪武十七年,朱元璋昭年邁的信國公湯和巡視海上,築衛所城堡抗倭。明代兵制採用劉基所奏的「衛所制度」,《明史》兵二「衛所」:「天下既定,度要害地係一郡者設所,連郡者設衛,大率五千六百人為衛,千一百人為千戶所,百十有二為百戶所,所設總旗二、小旗十、大小聯比以成軍。9明初的海防政策,大部份依照方鳴謙所提策略來規劃,而閩浙的防務由信國公湯和與江夏侯周德興所完成。倭寇侵擾有季節性。乘風而來也乘風而去,方向與季節也有不同。於《金門志》:「每歲秋、冬,匪船多自浙而趨閩,閩之往浙,多在春、秋。10三、四月東南風汛,澳中奸民哨聚駕駛,從南澳入閩截去商船,內外浯嶼、料羅、烏沙而上,出烽火,而入於浙;八九月風起,則捲帆順溜,剽掠而下。11當時日本倭寇出海掠奪都靠大木船,順風顛簸,日以繼夜。船上只能準備一個月的糧食,帶水四百斤,來到中國沿海最重要是海島上的淡水與糧食供給,使困憊得以喘息。在向大陸尋覓有機可乘的海港登陸,攻破關口,進而掠奪內地。

因此抗倭寇的城堡建在海島、海港、重要關隘,以有效抵禦倭寇的侵犯,所以田浦巡檢司由此誕生。明代後期,倭患漸息,兵員的裁革與城堡,缺乏修繕,城堡失去使用價值,數千個城堡開始廢棄與頹圮。清順治年間,鄭成功以金門、廈門等為點反清復明。為了封鎖沿海,在康熙三年至二十二年昭令沿海州縣遷界內地並施行海禁,致使本以廢圮的城牆更加殘破。

 

三、明代衛所的兵力來源

明代的戶口是有造冊於《明史》<食貨志>:「太祖籍天下戶口,置戶帖、戶籍,具書名、歲、居地。籍上戶部,帖給之民。」「洪武十四年昭天下編賦役黃冊12加強管理,年終進呈,進庫收藏,每年還訂正。其戶籍分類有三種「軍戶、民戶、匠戶」《明史》<食貨志>:「凡戶三等,曰民、曰軍、曰匠。民有儒,有醫,有陰陽。軍有校尉,有力士,弓、舖兵。匠有廚役、裁縫、馬船之類。瀕海有鹽竈。寺有僧,觀有道士。畢以其業著籍。人戶以籍為斷,禁數姓合戶附籍。13在《明史》<兵志>:「明以武功定天下,革元舊制,自京師達於郡縣,皆立衛所。外統之都司,內統於五軍都督府,而上十二衛為天子親軍者不與焉。征伐則命將充總兵官,調衛所兵領之;既旋則將上所佩印,官軍各回衛所。14

軍戶來源:「其取兵,有從征,有歸附,有摘發。從爭者,諸將所部兵,既定其地,因以留戌。歸附,則勝國及僭偽為諸降卒。摘發,以罪遷隸為兵者。其軍皆世籍。15

在《明史》<兵志>:「明初,垛集令行,民出一丁為軍,衛所無缺伍,且有羨丁。未幾,大都府言,起吳元年十月,至洪武三年十一月,軍士逃亡者四萬七千九百餘。於是下追捕之令,立法懲戒。小旗逃所隸三人,降為軍。上至總旗、百戶、千戶,皆視著逃兵多寡,奪奉降革。其從征在外者,罰尤嚴。」,「成祖既位,遣給事官分閱天下軍,重定垛集更代法。初三丁已上垛正軍一,別有貼戶。正軍死,貼戶丁補。至是令正軍、貼戶更代。貼戶單丁則免;當軍家蠲其一丁徭。」「戶有軍籍,必仕至兵部尚書始得除。軍士應起解者,皆儉妻16《明史》<職官志>:「自衛指揮以下其官多世襲,其軍士亦父子相繼,為一代定制。17軍是有編制、戌地、世襲的,除非以除籍,否則世代充軍;同時軍戶之妻要隨行赴衛所,可穩定軍心,也可確保軍士來源。在糧食供應上採「屯田之制」在《續文獻通稿》:「計兵授地,以地養兵,故兵足而糧不費。18《明史》<食貨志>:「而軍屯則領之衛所。邊地,三分守城,七分屯種。內地,二分守城,八分屯種。19。在軍餉上《明史》<食貨志>:「煮海之利,歷代皆官領之。太祖初起,即立鹽法,置局設官,令商人販鬻,二十取一,以資軍餉。20

 

(二)圖表

表一:福建沿海衛所表

衛所名稱

建置時間

地址

城周高

駐屯兵員

備註

公元

紀元

 

 

沿

 

興化衛

泉州衛

漳州衛

福州右衛

福州左衛

福州中衛

1368洪武元年

1368洪武元年

1368洪武元年

1375洪武八年

1375洪武八年

1388洪武21

莆田城

泉州府城

彰州府城

福州東北角

福州東南角

福州城東

1298

30

2193

6189

6149

4900餘人

6720

7491

5118

領所5

領所5

領所5

領所6

領所6

領所6

沿

 

 

福寧衛

鎮東衛

平海衛

永寧衛

鎮海衛

1388洪武21

1388洪武21

1388洪武21

1388洪武21

1388洪武21

福寧州治東(今霞浦)

福清縣海口鎮東鎮

莆田城縣城東90

泉州府城東南50

彰浦縣城東北95

3里餘

880806.7

875

874

5600餘人

8687

5516

6935

4900餘人

 

領所5

領所6

領所6

領所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