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閩南文獻與田調看民間文學之變異性(劉國棋 金門大學閩南文化研究所)

從閩南文獻與田調看民間文學之變異性

劉國棋(金門大學閩南文化研究所)
 

  民間文學是人民的集體創作、口耳相傳的文學樣式。民間文學具有口頭性、 集體性、傳承性與變異性的基本特徵,本文與活動中所接觸到的文獻與田野調查 為基礎。配合本人現有的文本資料做為民間文學之變異性的探討。
  本文試圖從華安大地村的「二宜樓產權」傳說與敏年一代有關「沉東京浮福 建」、「仙腳跡」傳說的異文現象來探討其變異性。
  二宜樓土地的產權由劉家移轉至蔣家是一個歷史的事實,就功能主義來說, 民間文學的變異性成為社會鬥爭服務的工具,不同的族群為自圓其說,做出有利 自己族群的解釋,民間文學在傳承的過程中就會產生變異性的結果。
  就芬蘭地理學派研究,就生活圈或信仰圈所涵蓋的範圍。在傳承的過程中會 因在地化而穿鑿附會在所信仰的神明之上,亦會將地名改為自己所熟悉的地名之 上,這也是民間文學顯而易見傳承中的一種變異性過程。

關鍵詞:民間文學、傳說、變異性


壹、  民間文學之變異性

  民間文學與一般的作家文學是不一樣的,民間文學是一個經歷時空由不特定 的社會大眾的集體創作、口耳相傳的語言藝術。故與吾人認知的文學大異其趣。 它不僅在各種民俗事象(如宗教儀式、生活習慣、人生儀禮等)中承擔著具體的民 俗功能,而且以世世代代透過民俗生活口耳相傳的神話、傳說、故事、史詩、歌 謠、小說、俗諺等文學文本,展現著集體的民俗意識,成為民眾心靈自發率直的 真誠具體表現。

  其中傳說與社會大眾底層的生活認知最近,走在鄉間,漫步在小巷或在老人 間,你會不時的聽到年長的正在為他的後代子孫或鄉里的小孩說:「從前從前有 個人⋯」。或者;說:「在某某時代,有一個名叫某某的人⋯」、「某某地方有個甚麼東西⋯」。他們正在進行的就是在為晚輩講述一則生動精彩動人的傳說。
   
  民間文學是用傳統的民間形式創作和傳承的文學樣式,它訴諸於口頭語言系 統,創作和流傳都是由一個特定的群體共同完成的,是一種動態的文學,流傳中有變動,變動時有流傳。將口頭性、集體性、傳承性和變異性作為民間文學的基本特徵和界定的標準。 [1]

  民間文學在流傳的過程中,作品不歸一人所專有,人人可以改動,所以作品 常常不是固定的,他的內容和形式不斷處於變化之中,於是就產生暸通一”母題"的不同異文,這就是民間文學的變異性。 [2]


貳、  二宜樓的傳說

 一、二宜樓之地理與歷史

  二宜樓位於福建省華安縣山都鎮大地村,為一土樓建築。根據田調華安大地 村是劉氏族人最早到來,當時來到仙都溪邊蓋鴨母寮養鴨母做鹹蛋,鴨母每每一 次皆生兩顆蛋,自認居住於此子孫定能興旺,因有仙都溪可作為水稻灌溉之用於 是定居於此,是最早來此墾荒者。 [3] 後有蔣姓、張姓等陸續移居此地。現蔣姓為 當地第一大姓,二宜樓即為蔣氏族人所建,劉姓為第二大姓,蔣、劉二姓早在蔣 隆哥(二世)之後幾代即早有姻親關係。 [4]

  據蔣氏祖譜序,蔣氏始祖景容公出於延平府由溪縣 45 都分戶,由宋擇居此鄉,曰大地。 [5] 傳至十四世蔣士熊時 [6], 西元 1738 年蔣士熊 60 歲率其子開始籌建二宜樓,為二宜樓之開基者。西元 1744 年蔣士熊因病去世,二宜樓才下好地基,主持建造的大業即交長子登岸、三子登懋,而次子登翰與四子登蘭則到廈門、南洋經商籌資,二宜樓歷時 32 年於西元 1770 年落成,從籌建之年算起距今 270 年有餘。


 二、二宜樓產權的由來

  蔣士熊得到建造二宜樓這塊地的產權由來,根據民間的傳說其梗概大致上是 相同的,然而在細節上蔣家與劉家的說法各有不同,分數如下
 
  (一) 蔣家的說法:二宜樓這塊地原本是劉姓的產業,十四世祖蔣士熊相中此地雖為低窪的沼澤 地,卻是一塊蜈蚣吐珠穴,為一風水寶地。蔣當時與劉姓族人是好友,為建土樓 於此,曾有意向劉購置。劉亦友族人亦知曉此地風水,有意亦向劉購置。劉自認 不宜耕作,非價值之地,有讓人之意,然想優先讓於族人,不肯賣給士熊祖。一 天;劉向蔣購置一車材火,蔣故意在材火中放置一袋銀兩,事後告知若將土地讓 出,銀兩即屬劉的,劉因私心想獲得較多的銀兩,就以兩姓必須和睦相處共創合 諧社會為由,將地轉讓給蔣。 [7]

  (二) 劉家的說法:劉氏宗廟位於牛眠穴,乃風水寶地,為十三郎公之後,從西安遷至此地,最 早大地村有四姓:劉、蔣、林、張,然劉姓來此開墾最早,早期所見之處皆為劉 姓產業。二宜樓這塊地原本亦是劉姓的產業,原為低窪的沼澤地,又不適合耕作, 先族人自認非價值之地,蔣士熊懂堪輿之術,認為是蜈蚣吐珠穴,為一風水寶地。 當時蔣士熊與劉姓族人是好友,為建土樓於此,曾有意向劉購置。劉亦知曉此地 風水,一天;在多位好友相聚酒酣耳熱之後,劉盤算建一土樓非四年五載式無法 完成的,言:「不必買,若能在三年之內建築完成,將以地相贈」。蔣曰:「不必 三年,我在一年內就能將門豎立起來,你可別後悔。」二人在眾有目視之下擊掌 三下以為約。一年之內真讓蔣將門給豎立起來,蔣要求請劉將地契讓出,劉不從 曰:「你必須在三年之內將土樓建成,我才以地相贈,土樓尚未建成,何有讓出 之理」,蔣請當日之好友作證,眾人皆曰:「當時蔣曰:一年內就能將門豎立起來,你就將以地相贈」未見你異議,且擊掌三下為盟,理所當然要履約。劉因此將地契讓出,而蔣心知肚明自知言語有詐,故以銀元 120 元相贈而換走地契。 [8]
 
  以上二種異文,由表一可看出同一歷史事件,二宜樓土地的產權由劉家移轉 至蔣家是一個歷史的事實,但取得的過程中劉氏族人與蔣氏族人述就有極大的差 異性,這種異文所構成民間文學的變異性是相當鮮明的,就功能主義來說,民間 文學的變異性是為社會鬥爭來服務的,不同的族群對相同的歷史事件,為了要自圓其說,做出有利自己族群的解釋,民間文學在傳承的過程中必定會產生變異性的。
參、  沉東京浮福建與仙腳跡傳說

  「沉東京浮福建」的傳說,在台閩地區流傳者。但對東京一地的說法並不一 致,地點是在台灣附近,或是日本,仰是越南,還是福建東南的東山島附近的古城,莫衷一是。 [9]

  本人在采錄金門楊黃宛女士時,其對「沉東京浮福建」的故事情節雖然講述得不是十分完整,卻重覆得講過許多次,可見在她的內心深處是深信不疑的,他的說法如下:「從前在金門東店的海邊有個石碑,石碑上刻著『往廣東的大路頭』, 是說有一條往廣東的路。
[10]

  說明有「沉東京浮福建」一事。東山縣誌引用《漳州府志》:「川陵山在銅山五都東海濱,半入于海。俗傳宋帝昺南度時,將都南澳,築此為東京,地逐缺 陷,今城尚存。」、「按今大路口村有石碑提曰:"往東京大路"因以村名。」 [11] 本人訪問東山島的耆老則有一句當地的諺語:「沉東京浮南澳。沉烏礁浮大帽」 [12] 的說法。

  閩南地區有關「仙腳跡(sian1 kha1  liah4)」傳說的異文亦非常普遍,金門楊黃宛女士所述:「從前有個仙人要去泉州收徒弟,從金門經過,在水頭的滬仔頭、圳仔溝,烈嶼後頭、太武山、大陸的圍頭、泉州都留有脚印,整個石頭的 脚印差不多有一尺多,有五個腳趾頭。 [13] 其主人翁不知是何人,是以仙人帶過。 異文中的主人翁則有呂洞賓 [14] 與玄天上帝 [15]不同的說法。本人在 99 年 8 月 4 日 在杏林馬巒村訪問杜老先生時,杜老先生亦表示過:「聽老一輩的講,我們祖墳 後面也有一個仙腳跡的大石頭,因改革開放開發土地時這塊石頭不見了。[16] 可想而知:仙人走過的痕跡「仙腳跡」遍佈了大、小金門、廈門、泉州等地,可見 在閩南地區這類異文的傳承是一個普遍的現象。

  以「沉東京浮福建」與「仙腳跡」傳說遍佈在閩南地區而論,就芬蘭地理學 派其研究可能可以追溯到其傳說的源頭,討論其生活圈或信仰圈所涵蓋的範圍。而傳承的過程中會因在地化而穿鑿附會在所信仰的神明之上,亦會將地名改為自己所熟悉的地名之上,這也是民間文學顯而易見傳承中的一種變異性過程。


肆、  結論

  傳說屬於民間文學的敘事文作品,其特點是具有歷史性、可信性和傳奇性。 [17]

  所謂歷史性,是指傳說往往有一個真實歷史的核心,或歷史人物,或歷史事件, 或歷史性存在的風俗、風物、特產等等⋯,迫使它與純屬虛構的神話、童話有所 區別。由於有這個歷史核心,人們在講述傳說時,會有意無意強調其內容的可信 性。這些故事的人與物,常借助於別出心裁的誇張與想像,讓人覺得其不可思議 的傳奇性。傳說是口頭的藝術作品,故有許多異文作品產生,不一定就是歷史的 事實。畢竟傳說是記憶的敘述,是根基於歷史的一種創作,是不斷虛構的過程, 而歷史卻是不斷力求真實的的過程。

  傳說與歷史如影隨形,不離不棄。歷史學家在史料闕如的情況之下往往會求 助於民間傳說,歷代正史、野史和方志的編修者,曾經有大量運用民間傳說資源 的痕跡。而不識字的老百姓們,有時更是將民間傳說當做真實歷史而深信不疑。 近年來興起的口述歷史研究,使民間口頭傳說具有了某種"合法"的身分,其資料 價值若獲得學術界的公認,則人們對傳說作為史料的價值認同差異,只是運用它們的方法及程度不同而已。在民間文學研究之學者來看,民間傳說不僅可以作為 歷史研究的輔助材料,而且它本身就是了解民眾生活與思想的第一手史料。民眾 在傳說中對某個歷史人物的褒貶,對某個歷史事件的態度,本身就是一種價值判 斷、一種社會理想的表達。

  然而;田野的真實性是要有懷疑的意識,才能將歷史還原到最真實的境界, 鄭振滿教授在研討會中說:「文獻都是真的,只是他對那群人所要表達的意義是 什麼」,田野亦然。在這次的研習過程中,無論以研究民間文學的角度,仰是以研究歷史的角度,體現出田野與文獻的掌握有其實質的必要性。


1.  請參閱萬建中《民間文學引論》,頁 62。
2.  請參閱段寶林《中國民間文學概要》,頁 10。
3.  研究者於民國 99 年 8 月 7 日訪問劉老先生之口述。
4.  請參閱《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讀本-廈彰泉地方文獻》,引至<嘉應廟與玄天閣>一文,頁 235。
5.  請參閱《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讀本-廈彰泉地方文獻》,引至<(華安宜招大地漁山)蔣氏祖譜>, 頁 213-214。
6.  請參閱《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讀本-廈彰泉地方文獻》,三、大地蔣氏世系圖,頁 211-212。蔣 士熊出生於 1678 年,卒於 1744 年,享年 66。
7. 研究者根據組員於民國 99 年 8 月 7 日在華安縣大地村訪問蔣氏族人之口述。另有一說:「蔣士熊託人送一車煤炭至劉姓友人家,在煤炭中放置一袋白銀」。
8.  研究者於民國 99 年 8 月 7 日在華安縣大地村訪問劉老先生與其族人之口述。
9.  在唐師蕙韻著的《金門民間傳說》一書的第 124-125 頁〈皇帝娘金口蔭外家〉中亦有「沉東京浮福建」的故事情節。胡萬川主編的《台南縣閩南語故事集(一)》一書的第 44-56 頁亦有「沉東京浮福建」的異文出現。在中國大陸的國土資源部信息中心網站亦有相關的文章出現,請參閱 http://big5.lrn.cn/science/disasterPreventting/200709/t20070926_152856.htm〈福建的東京城沉沒了〉一文。
10.  研究者於民國 97 年 2 月 22 日在金門縣湖下村訪問楊黃宛女士之口述。
11.《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讀本-廈彰泉地方文獻》,頁 248。
12.  研究者於民國 99 年 8 月 8 日在東山縣訪問林先生之口述。
13.  研究者於民國 97 年 2 月 22 日在金門縣湖下村訪問楊黃宛女士之口述。
14.  請參閱金榮華整理的《金門民間故事集》--〈仙人的腳印〉,頁 1。
15.  請參閱林秋榮、林桂卿整理的《廈門民間故事》--〈仙腳跡〉書,頁 141。張帆主編的《泉州講 古》--〈仙公山的傳說出米岩和仙腳迹〉,頁 50-52。
16.  研究者於民國在 99 年 8 月 4 日在杏林馬巒村訪問杜老先生之口述。
17.  請參閱陳建憲所著《中國民俗通志-民間文學志(上)》,頁 115。



伍、  參考文獻

一、參考書籍
林秋榮、林桂卿:《廈門民間故事》(廈門:鷺江出版社,2002 年)。
金榮華:《金門民間故事集》(台北: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民國 86 年)。
段寶林:《中國民間文學概要》(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8 年)。
張帆:《泉州講古》(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7 年)。
陳建憲:《中國民俗通志-民間文學志(上)》(濟南:山東教育出版社,2005 年)。
胡萬川:《台南縣閩南語故事集(一)》(臺南:臺南縣文化局,2001 年)。
唐蕙韻:《金門民間文學集-傳說故事卷》(金門:金門縣文化局,2006 年)。
萬建中:《民間文學引論》(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 年)。
廈門大學歷史系:《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讀本-廈彰泉地方文獻》(廈門:廈門大學自印,2010 年)。
 
 
二、搜索網頁
國土資源部信息中心《英文域名:www.lrn.cn 中文域名: 資源網.中國》, 網址:http://big5.lrn.cn/bottom/200611/t20061110_726.htm



附錄:活動照片
受訪者:金門縣湖下村的楊黃宛女士

受訪者:馬鑾村的杜老先生(右)

受訪者:大村地的劉先生(左)

福建華安大地村土樓—二宜樓外觀

福建華安大地村土樓—二宜樓內貌

 
 
受訪者:東山島的林先生(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