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活動報告(劉妍妙 台大人類所)

 《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活動報告 [1]
 
劉妍妙(台灣大學人類學系碩士班)
 
  走在金門的一般街道上,深深吸引我的是那一棟棟貼著各種「花」樣和代表各式吉 祥圖案象徵磁磚的建築物,在台灣往往認為磁磚應該是貼在廁所、廚房,而不應該貼在 客廳、臥房,甚至是建築物的外觀,尤其是這種「花磁磚」。這對從來沒去過金門的 我,是一種極大的文化衝擊,不禁讓我想知道為什麼金門會產生這樣的建築物展現方 式?這種樣式的磁磚對當地人而言為什麼如此的重要,以至於他們要刻意地將這些磁磚 如此的展示,尤其是磁磚上的花樣對當地人而言有著什麼樣的意義?
 
  在金門透過江柏緯老師詳細解釋,有關金門建築物在物質文化上的各種象徵意含, 這對我瞭解當地人在建築設計和宇宙觀有部份的瞭解。事實上,這些花樣都代表有吉祥 的意義,尤其在台灣廟宇也能經常見到,更有許多外圓內方金錢象徵的雕刻,而且這種 磁磚式的建槃樣式,更是在早期橋胞回到金門重建家園常見的建築手法之一。也許這種 花磁磚的樣式是種時代潮流,更是一種歷史發展下的結果,但是讓我無法理解的是,這 種花磁磚對當地人有什麼樣的影響,尤其是花式磁磚表達了當地人什麼樣的思考方式, 以至於他們要將花磁磚有如展示式的表現在建槃物上,尤其讓鄰居甚至是外地人直接的看見?
 
  老師們精彩的演講內容,讓我這個歷史的門外漢瞭解在明清時期,福建、金門和廈 門的貿易關系,甚至這種地方性的貿易關係與整個村落社會至國家,面對內在家族、村 落與外在政策、國家的影響力量下,都有不同的策略性應用,這些都能從族譜、宗祠、 家廟甚至是村落廟宇中的各種文字記載,包括碑刻、匾額等之中發現,再來對照整個大 歷史的發展、記錄,發現國家歷史與村落歷史的差異。歷史再也不是單一的敘事,而能 從多方解釋中發展一套歷史背景裡活生生的人物刻劃。
 
  在整個活動的過程中,最吸引我的就是這種小歷史,尤其是明清時期人們策略性的 使用戶籍來繳交丁口錢的方式,老師們以「高爾夫球聚樂部白金級會員卡」形容繳丁口 錢的心理狀態,其實是一種更為體面的「作人」方式。軍戶不再是從大歷史上解釋的僅 是擁軍籍、保衛海防、建築城牆罷了,更是一種便利於海上貿易的往來方式,軍戶以其身份和地理位置的方便,使他們很容易地就和海上貿易掛勾在一起。明清時期的貿易方式與金門的歷史發展具有密切的關係,甚至許多人就是以這種方式到達金門。不過影響 金門當地的社會脈絡情況,與接下來僑胞和東南沿海的貿易無法劃分,許多金門人開始 往海外發展貿易,有些甚至到了星馬地區做工、經商,再將賺得的錢寄回家,有些人獲 得成功則光榮返鄉,鋪橋造路、重建家園、蓋學校等。
 
  但是這些歷史過程裡,無論是明清時期的個人與個人、個人與村落、甚至是村落對 國家的這些物資往來,絕對不只是金錢上的交易、稅金等。 人類學家Karl Polanyi(1957)曾經提出三種經濟體制,即交換(exchange)、互惠(reciprocity)和再 分配(redistribution)。交換可以說是種個人與個人之間的經濟行為;而個人或群體與群 體間的合作、競爭與衝突的關係,都需要藉由互惠來化解;然而再分配則是一種透過權 力的運作方式將資源集中至某個人的手中,再分配到個人身上的過程。單就從《金門 志》可以發現,在更早甚至是在宋代、元代和明代的稅制還存在著以「本色」作為賦稅 的方式,就金門志卷三裡的賦稅考,指出國家會使用本色作為人民繳交賦稅的方式,是 因為金門當地「夫金門瘠地,僅種雜糧;漁鹽之末利,或藉以代耕。苟加派、加抽新章 疊出,所獲遂難供稅,安望仰事俯畜哉!」。可以說國家的賦稅制度是一種經濟體系, 而國家的賦稅制度是種再分配的方式,換言之,國家透過權力運作的方式將各個村落的 資源集中之後再分配回到村落中。但是不只是國家與地方具有這種再分配的關係,從村 落與村落間和個人與個人間的各種貿易方式,尤其是海上的貿易,更可以看出Polanyi所 提出的經濟體制。
 
  往往我們都用「貿易」作為所有交換行為的解釋,但實際上「貿易(trade)」根據 Caroline Humphrey and Stephen Hugh-Jones在Barter, Exchange and Value: An Anthropological Approach書裡所認為的,不只金錢上的互相交易,更涉及交換各種貨 物、商品,更甚是透過交換來獲取服務、勞力。也就是說貿易不如想像中的那麼單純, 更甚在海上貿易的脈絡中,涉及的不只是整個歷史過程中的政治、家庭和經濟的影響, 在個人、群體與國家的運作下,海上的貿易是種更為複雜的情況。可以想像的是海上是 個較不受到國家權力影向下的貿易空間(不過仍有國家運作的影響),交易者雙方可以 說是依據各自的需求而展開交易行為,同時因為海上貿易是個極具風險的貿易方式,因 此不一定具有一定的抽象價值標準。也就是說,海上貿易代表著貿易雙方具有討價還價 的空間,交換的物可能會在二種不同的政治價值中移動(Appadurai 1986)。

  依照宋怡明老師〈明代軍戶、衛所與地方社會歷史研究〉的演講內容,雖然主要是在 回答人民與地方社會、國家的關係,但是從明代軍籍地方化之後,卻又面臨了如何維生 的問題。因此明代的軍戶靠著一邊平伐海盜,一邊與這些倭寇進行貿易,實際上,這是一個國家努力控制人民,而人民努力逃離國家控制的例子。不過這似乎可以理解為海上貿易較沒有國家力量的介入(因為人民努力藉由海上貿易來逃離國家控制),因此一但 貿易脫離了國家的控制,代表著物品也失去了一系列衡量價值的標準,這種情況會使得 貨幣失去了原有的作用力,因為貨幣交易代表著物品只能交換到一個無法直接使用的物(貨幣不像牛奶一樣可以直接喝掉,必需再用貨幣再去交換其它能夠使用的物品)。換言之,若要貨幣擁有其作用力,則需要在整個經濟體系裡來定義這個貨幣的價值,甚至 要能夠衡量出將能夠交換物品的相對價值,這個價值的衡量必需有賴於國家的力量才有 辨法決定貨幣在整個經濟體系的價值(Caroline Humphrey and Stephen Hugh-Jones 1992)。而海上貿易的情況則處於國家力量的灰色地帶,因此貿易不是單純地以國家認 定的貨幣進行活動,這種決定這個物是否值得拿來交換,或是應該交換什麼樣價值的物(要用黃金還是白銀或是其它的貨物),全都掌握在交換的手中。

  然而當這群海上貿易者使用白銀、黃金或其它得以用來作為交換媒介的物品,又涉 及另一層次的貿易內涵,因為以不同的物品作為交換的中介物,這是一種立基於多個政 治價值的交換活動(Appadurai 1986),交易者雙方都必需要處於同意彼此交換物品的價 值,比如說以毛皮換白銀,欲售毛皮者需要理解白銀的價值,白銀在他的社會中是否有 任價值,或是他能夠再用白銀的價值,再交換到其它他需要用到的商品,反之亦然。上 述這些例子代表著海上貿易並沒有一個統一衡量價的標準,但是貿易並不全然只是一種 考量物品價值的遊戲。宋怡明老師在演講中所展現「漳溥鄭氏」軍戶的例子,顯示明代 戶籍使用者如何彈性地使用宗族系譜和軍籍的關係,家族組織不像家譜是固定不變的制 度,更進一步地探討軍籍和海上貿易的關係。由此,如果只是從貨物的交換價值來思考 行動者的行為,則會將人直接從社會關係中抽離出來,但實際上海上貿與與貿易者雙方 之連繫,甚至是貿易者個人與當地社會的關係,尤其是在這個制度下與國家間的關係。 事實上Simmel(1987)認為「交換本身由社會關係所創造」,若是這些貿者者失去了與 國家、社會、家族或與其他貿易者之間的連結關係的話,則不存在著海上貿易。因此從 這些社會關係來看,海上貿易的行為是在雙方由雙方共同支付維繫的,尤其這種交換是 種不平等的交換過程,這是因為雙方立基於自己的需求、目的決定價格並達成協議 。並 且需要面對各種突發狀況(包括經濟、政治、社會、心理等)因素的不穩定狀態中,以 彈性的議價空間達成協議,藉此維持交換的平衡。但更重要的,這種交換的平衡比一般 的交易更需要依賴雙方對彼此的信任和信用關係。
 
  因此再回到我當初的問題:為什麼金門有許多「花磁磚」式的建築?這似乎不是一 個審美觀問題,也不只是時代潮流所留下的歷史遺跡。尤其是這些「花磁磚」式的建築 對當地人有什麼樣的意義?而本文從海上貿易的過程中,敘述從明代金門志裡所描寫金門在清代的情況,實際上是一個土地貧瘠、產鹽不足的地方,又施行過二次的海禁政策,因此政府使用本色來徵稅,這也是為什麼當地人往往不顧風險的從事海上貿易。再 從歷史發展來看,明代軍戶藉由職位之利,透過各種海上貿易,輾轉至金門活動而在金 門落地生根。而《顯影》僑報中,可知金門華僑經由海上貿易而往外流動成為海外華 僑。這些從明代的海上貿易到金門,再由金門到星馬地區的這群「原軍戶」,似乎海上 貿易是這群人主要活動和維持生計的主要方式。但是海上貿易的過程是一個極具風險、 隱藏在國家力量運作底下的灰色地帶,不過一但建立起貿易者雙方長久的貿易關係,在 這種不穩定不平等的交過程中裡取得成功,則可以為個人、家庭以至家族、地方帶來大 量的財富。以至於代表著富貴吉祥各式「花磁磚」從而明目張膽地貼在建築表面,一方 面希望正在從事海上貿易的家人、族人能夠平安順利的高風險的活動中成功,另一方面 這些捐錢蓋房子的僑胞也透過這種「花磁磚」式的建築,期許家鄉的庇祐。
 

1.  本文章之田野材料來自於《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活動於金門六天所收集,因行程匆促,若有錯誤誠請賜教。
 
 
 
參考書目

林焜熿(清)
 1993   《金門志》。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Appadurai, Arjun
 1986    Introduction: Commodities and the Politics of Value, in Arjun Appadurai ed., The Social Life of Things: Commodities in Cultural Perspectiv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roline Humphrey and Stephen Hugh-Jones
  1992   Introduction: Barter, exchange and value. in Caroline Humphrey and Stephen Hugh- Jones Barter, Exchange and Value: An Anthropological Approach., pp.1-20,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olanyi, Karl
  2001[1957]   The Great Transformation: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Origins of Our Time. Boston, MA: Beacon Pres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