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3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10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郭忠豪 紐約大學歷史系)

 2010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

郭忠豪(紐約大學歷史系博士候選人)
 
  為期將近兩週的「閩南文化研習營」帶給我極大的震撼與反思,也讓新一代的歷史學家思考未來東亞與中國歷史研究的不同方向,以下是我對金門與廈門兩地考察的心得報告。 江柏煒老師的金門研究讓我對金門的歷史與人文環境產生極大的興趣。就歷史而言,漢人對浯洲 (金門)之開墾始於第四、第五世紀 (東晉、五代),從族譜 考察可看出大規模移民發生於第十三世紀中葉之後,十七世紀葡萄牙人在金門築 城並稱之為 Quemoy(葡萄牙文),一直到 1949年之後金門才與台灣成為一個共 同體。金門城、珠山、水頭聚落、瓊林村以及後浦的田野考察帶領我從文字圖像 到現實的歷史情境,其中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金門的洋樓建築以及背後的移民 歷史。首先,在江老師建築專業的帶領下,逐漸認識金門特殊的建築形式,例如 屋簷形式 (燕尾與翹集的裝飾)與建築禁忌:例如(1)「宮 (廟)前祖厝 (宗祠)後」 不能蓋房子(2)「不超過祖厝 (宗祠)高度」(3)「內神外鬼」的居住範圍。其 次,洋樓歷史透露了金門移民歷史的多元性:移民範圍北至日本、南到新、馬、 印尼等地以及移民從事的職業,如零售業 98行 (經商抽 2%的佣金)和船舶工 (海底工)。江老師也將自己的研究心得寫成《星洲浯民-新加坡金門人的宗鄉會 館》之專著。金門的移民歷史可以放在更大的歷史脈絡下補充華人的移民研究, 例如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Adam Mckeown 的第一本書Chinese Migrant Networks and Cultural Change: Peru, Chicago, Hawaii, 1900-1936 討論了華 人的政治與經濟活動影響了海外華人在家庭、經濟與原鄉之間的互動網絡。他的 第二本書 Melancholy Order: Asian Migration and The Globalization of Borders 更深入討論亞洲移民與現代主權建立之間的複雜關係,並進一步挑戰過去以「歐 洲中心」為主軸的全球化概念。我們可以將江老師的專著與 Mckeown教授的研 究放在一起討論。
 
 
  陳春聲老師以「閩粵交界:王朝制度與海上活動」討論明末清初閩海東南地區,例如泉州、漳州、潮州、東山縣、南澳島等,當時雖然有海禁政策,但沿海 地方海上貿易依舊興隆。根據現存明「衛所」與軍戶族譜等資料,明代在東南沿 海建立四衛所 (50公里一衛所),其中「潮州衛」並非建於海邊,而是距海有十 里之村莊,目的是對付沿海居民,而非對付海賊。此外,圍繞著南澳島四周有許 多「衛所」與「監護所」,但當時因南澳島實無人管轄,外國船和海盜船皆停泊 於此。陳老師的授課內容與後來在漳州東山島的田野調查緊密結合:明代實施海 禁,東南沿海有許多棄島,成為海賊、外國商船、海上走私貿易的天堂 (賊巢), 譬如潮州之南澳、金門等地,當時有名的海寇有吳平、饒隆、周三 (後兩者之家 鄉其實離海很遠,代表明政府從北京看廣東福建者皆為海寇,且同一人之籍貫有 時是福建省,有時是廣東省 (有時是梅嶺、有時是饒平)。此外,明末鄭成功主 要活動範圍如廈門、金門、南澳、東山等也能彰顯軍事與政治等重要意義。放在 更大的學術脈絡下,過去以陸路或中原為主的中國史敘述開始被修正,例如沿海 的家族或族群無法像陸地的家族按時繳納稅收以及利用科舉考試取得政治與文 化權力,但他們在沿海與海上的經濟與政治影響力不容忽視。因此,過去以海洋 和陸地二元法觀念的研究方式受到挑戰,因為多樣性無處不在,邊陲也可能影響 中心。換言之,要理解明清帝國的政治運作不一定要從北京或中原的觀點著手, 邊陲的研究往往提供更深入的剖析角度,例如鄧津華 (Emma Teng) 的專著Taiwans Imagined Geography: Chinese Colonial Travel Writing and Pictures, 1683-1895 利用清代官員到台灣留下的旅行檔案、圖像、地圖等討論「非西方 式」的清帝國與邊陲台灣之間的殖民、權力、主權與領土觀念的演變。此外, Peter C. Perdue 的專著China Marches West: The Qing Conquest of Central Eurasia 也討論了清帝國與中亞諸國在軍事與文化上的互動影響。
 
  劉志偉老師討論「《族譜》中的世系與歷史」令人印象深刻,剖析了族譜寫 作與編纂在中國歷史情境中的複雜面向,它可能是(1)宗族成員資格的界定 (2) 個人與群體間現實關係的表述(3)締結宗族聯盟關係的手段(4)定義個人和群體的社會身分地位 (a.居住和土地佔有的權利b.科舉考試的權利)。若放在家族歷史的研究上,族譜一方面是「歷史」的紀錄,另一方面「社會結構」的表述。 透過家族族譜考察,我們可以繼續追問(1)族譜撰寫過程中的真實與虛構(2) 傳說與檔案 (口述與文字)(3)祖先的故事與地域的歷史。抱持對族譜撰寫背景 的質疑與敏感度對往後不同地區的田野調查均產生莫大幫助,例如在金門瓊林村 的考察便發現蔡家在明末清初時可能與福建沿海、澎湖以及台灣進行商業貿易。

  鄭振滿老師的「民間契約文書的收集與解讀」幫助我們瞭解基層社會的商業 知識與經濟活動。從歷史發展來看,契約文書的歷史轉變大致上是:(1)西周金 文中關於土地交易的銘文(2)漢代殘簡及買地劵:居延、漢墓出土(3)隋唐 五代契約文書:敦煌、吐魯番出土(4)宋元契約文書:徽州、泉洲(5)明清 至民國時期的契約文書;就種類來看,大致上可分為經濟文書、家族文書、賦役 文書、鄉規民約、訴訟文書與宗教文書。在具體的學術研究上,利用民間文書的 研究已經累積相當成果,例如(1)十九世紀後期西方傳教士對沿海農村地區的 調查,以及日本佔領者對台灣的調查(2)晚清政府及辛亥革命後,北京政府司 法部為編纂民律、商律而組織的全國各縣民商事習慣調查(3)1930-1940 年代 由不同政府單位實施的城市或農村社會調查(4)1940-1943年日本南滿洲鐵道 株式會社(滿鐵)調查部對華北農村實施的中國農村慣行調查(5)1950年代 以來中國大陸學者對各地農村契約文書的收集。雖然這次研習營主要以田野調查 為主,但認識契約文書的種類與蒐集方式對於我們日後的研究也大有助益。

  程美寶老師的「口述傳統與口述歷史」演講相當精彩,她提及口述性 (orality) 與書面/書寫性 (literacy) 在歷史發展過程中的辯證關係。相對我們較為熟悉的 書寫資料,口述社會則有許多待開發的議題,例如:程老師舉《聖經》的寫作為 例以及廣東兒歌的口語表達說明口述社會重視「認知」和「表述層面」。透過對 口述歷史的考察,許多學術研究也有新的發現,例如某些宗族的祖先來自於「兄 弟的故事」,誠如 Jack Goody 對非洲的考察,王明珂對中國西南少數民族的研 究。這些研究說明了祖先極可能是兄弟的故事,用血源將不同地區的人串聯起來。歷史學家如果經過口述歷史的相關訓練,在田野研究上便能抱持相當程度的警覺性與問題意識進行研究,對不同區域、不同族群進行口訪時便會有更客觀的 觀察面向。

  上述師長們的演講讓我受益良多,也讓我在之後廈門的田野考察有更深入的 認識。廈門杏林馬巒村與海滄的新安、青礁與白礁等村是我相當感興趣的村莊, 特別在明清時期有不少人移民到海外經商(台灣與南洋),透過村莊內廟宇族譜、 碑刻記載與口述訪談中大致知道這些家族於明清時期在商業發展上已相當活 躍,甚至與台灣或南洋有進行稻米、茶葉、絲織品等貿易往來。日治時期台灣五 大家族之一的高雄陳家,其開創人陳中和在晚清時期極可能與廈門沿海的這些家 族進行往來,將商業網路拓展到日本與南洋。如果有足夠資料佐證,這些議題將 是跨家族、跨地域以及跨國際的歷史研究,甚至可能挑戰早期現代全球化的歷史 的某些觀點。關於挑戰西方中心的近代早期全球化歷史變遷,西方歷史學家例如 王國彬 (Bin Wong) China Transformed: Historical Change and the Limits of European Experience 和彭幕蘭(Kenneth Pomeranz) The Great Divergence: China, Europe, and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World History 都提出很有趣的 觀點。我們若能針對在廈門看到的例子做更深入的研究,也許會發展出類似王國 彬和彭幕蘭,足以顛覆傳統西方中心論的觀點。

  此次研習營走過的地方均是我第一次造訪之處,雖然酷暑炙熱汗流浹背,但 師長專業知識的引導以及同儕之間的相互鼓勵都讓我收穫甚多,我要誠摯地感謝 參與研習營的所有師長與同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