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3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心得報告(李朝凱 暨大歷史所)

 「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心得報告

李朝凱(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班)
 
 
壹、研習紀要
  為了「嘗試由海洋與地方之視角,重新滙通台灣史與中國史,並且重新為台灣之整體史學研究探尋定位與出路」之目標,由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與金門大學閩南文化研究所共同主辦,經行政院國科會指導而創辦的「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活動時間起自2010年7月29日(星期四)至8月9日(星期一),共計十二天,平均大約各有五天的時間分別在金門與廈門上課,研習營的課程導向著重於和華南學派合作,採借其田野調查方法與民間文獻解讀經驗,以「歷史人類學」之研究方法,藉此突破以往台灣史學研究偏重文字資料的傳統,讓學習者可以進入田野,在歷史現場中解讀文獻,由此激發史學工作者之「現實感」。以下便依議程重要內容進行概述。

 一、啟發性演講
  7月29日(四)做為研習營的首日,主辦單位安排了許多極具啟發性的演講內容。首場演講便是由重量級學者王秋桂教授談論「地方史與田野調查」之課題。王氏的演講聚焦於地方史應該如何探察,田野調查工作則應注意哪些要點等問題。簡言之,地方史應以宗族、儀式、經濟及物質文化作為主要探索面向,並應藉由謙讓的田野工作態度以挖掘族譜、碑刻、契約文書以及科儀書等地方文獻,從而重建地方史的形成與變遷過程。[1]王秋桂更強調建立的地方史必須能夠對其他區域社會史有所啟發,才具有意義;但是,現在的研究情形仍為各自進行點狀式研究,尚未形成網絡,仍需仰賴更多的閩台地方史的比較工作,以提出地方社會發展的新見解。

  第二、三場是宋怡明((Michael Szonyi))的「國家、地方社會與歷史」與陳春聲的「閩粵交界:王朝制度與海上活動」等演講。他們二位不約而同的以「華南學派」研究經驗為出發,強調應觀察地方人民如何與國家權力與制度進行互動,透過「以小見大」的研究取徑,微觀地考察地方史的內在邏輯。在研究方法上,最基本應做到在地方上而非在圖書館閱讀文獻,將田野發現的文獻、碑刻、傳說與儀式活動,放在地方史脈絡中進行思考,探究地方社會的權力關係、規矩、組織方式以及運作範圍等課題,進而做到從小文本到大概念、大脈絡的貫通。

  7
月30(五)講題最吸引我的應是鄭振滿老師的「民間契約文書的收集與解讀」。鄭老師的演講中總結契約文書的基本面貌,約可略述如下:

  第一,民間契約文書概說:(一)在文獻性質上:民間契約文書是在民間日常生活中形成的文字憑證,是一種民間的法律文書和私家檔案。(二)在歷史源流上:約可分述為A西周金文中關於土地交易的銘文B漢代殘簡及買地券:居延和漢墓出土C隋唐五代契約文書:敦煌和吐魯番出土D宋元契約文書:徽州和泉州E明清至民國時期的契約文書。(三)在主要類型上:則可分為經濟、家族、賦役、鄉規民約等契約文書。

  第二,鄭振滿提到民間契約文書的收集狀況:(一)歷史回顧:1.十九世紀後期西方傳教士對沿海農村地區的調查日本人對台灣的調查。2.晚清政府及辛亥革命後北京政府司法部為編民律、商律而組織的全國各縣民商事習慣調查3.1930-1940年代由不同主體實施城市或農村社會調查。4.1940-1943年的滿鐵調查。5.1950年代大陸學者對各地農村契約文書的收集。鄭老師並且提到張侃老師正在做古文書的學術史,並且古文書的研究可做出大學問,看誰有本事。(二)收集途徑:1公藏機構;2文物市場;3田野調查。(三)收集方法:1.複製;2.保存上下手契(文書群);3.背景調查。(四)整理方法:1.背景介紹;2.分類索引;3.校註。相關整理方法可以參考一書:鄭振滿,《大地之約:臺閩古書契》,高雄: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2009。
 
 
值得注意的尚有8月1日(日)是由黃向春進行演講「鄉村禮儀」。黃氏首先進行儀式的概說,並指出儀式的存在是因個人內在與外物世界的不確定性,為驅邪祈福因而透過儀式與專家,謀求暫時的平衡。接次,黃氏說明人類學、社會學對宗教和儀式的見解,例如從涂爾幹、韋伯到格爾茲的理論變化,以及Arnold van Gennep、Turner、Catherine Vair對於儀式理論的見解。第三,是分述Groot 、Marcel Granet以及C.K. Yang對於民間信仰問題的討論。
 
  第四,指出儀式專家的研究情形,例如禮生(劉永華有亦禮亦俗一文,2004)、和尚(香花和尚,見譚偉倫編,民間佛教研究一書)、道士(正一即火居道士、上清、靈寶、全真,見正統道藏、萬歷續道藏,王秋桂與勞格文)、法師(閭山教、梅山教、三奶派)、乩童(文乩與武乩,鄭振滿與丁荷生,民俗曲藝85)等等。接著,又談了如「儀式的劇本:科儀書」、「祖先崇拜-祭祖儀式-家族組織」、「神靈崇拜-神廟祭典-地緣組織」、「鄉村禮儀:複合的文化展演」、「儀式與社會文化史」以及「國家、社會與信仰之間」等課題,重要學者有如:弗里德曼、科大衛、鄭振滿、施舟人、丁荷生、司馬虛與勞格文等人,諸如標準化、正確行為與文化整合問題等重要研究討論可見《ModernChina》33:1(2007)。
 
  最後,值得注目的尚有如劉志偉老師的「族譜解讀」,說明族譜是如何被建構的過程,其中的想像與虛構成份因子,是閱讀者必須小心留意的;另外,如江柏煒老師探討「物質文化與空間史料的觀察與解讀」;程美寶老師與陳益源老師生動有趣地講演「口頭傳統與口述歷史」、「口傳文本收集與解讀」等講題皆拓展我的思考面向,不斷令人反省物質文化、口述歷史以及文本之間的關連與差異皆須加以比對才能使用。
 
           
 二、實地田野調查
  7月30日(五)是首日的實地田野考察日,首先來到金門城,並由江柏煒老師等人進行精彩的導覽解說。7月31日(六)早上是由江柏煒、袁興言等人帶領我們在珠山聚落進行田野調查;下午則是江柏煒老師先行導讀水頭聚落的民居建築群概況,接著便前往水頭聚落與金水國小進行實地考察。

  8月1日下午首先到陳景蘭洋樓與成功坑道等處參觀;但較有收穫的主要是在金門瓊林一帶調查蔡姓宗祠和角頭廟的發展歷程,詳情約見下列二圖。

 
  8月2日(一)下午則是由許志仁等人帶領我們到浯江城隍廟、許氏宗祠、洋樓、奎閣、浯江書院與金門總兵署等處進行實地考察,沿途並曾經過一間陰廟,中間放置蔣介石之肖像,詳見下圖。

 
  8月3日(二)當日一早便由金門坐輪船前往廈門五通碼頭,並入住華僑大學集美校區學術交流中心,中午用餐時便由鄭振滿老師進行介紹廈門的考察計畫,下午我與宋惠中、何淑宜、鄭螢憶和康凱原等人便前往廈門大學參觀(參見下圖)。晚上則是大夥兒開始初步閱讀《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讀本:廈漳泉地方文獻》一書。
 
  8月4日(三):考察杏林馬鑾村,首先由許金頂老師等人帶領我們到杜氏家廟進行田野拍攝、口述訪查,並在家廟後殿將〈復業記〉等碑文與讀本中進行比對,可見田野工作能夠校正文獻讀本中的不少錯誤。本日並前往昭應宮中解讀碑記,在廟中鄭振滿老師又再次展現如何透過泥土抹碑等方式,使碑文更容易進行解讀(參見下圖);最後,並前往衙宅、崇濟局、境主城隍廟、陳氏宗祠、陳太源故居、忠惠廟與有應公廟等處考察。

  此外,在鄉村小徑中能夠看見水井,也能不時聞到從豬圈飄散而來之異味,(參見下圖,難得一見石磚造型的傳統豬圈),令人亦能從氣味中去想像過往家畜與村落之間的緊密關係,這種情境令我聯想到清末馬偕在台灣的一段經歷:「豬可說是漢人的特殊寵物,在住家的進門口,就可看到牠,而且牠可在屋子裡隨便出入。我們在佈道的旅程中,常是和黑老母豬以及牠的小豬們同睡一個房間」,[2]過去難以想像馬偕遭遇的情境,馬鑾村似乎猶能提供我們歷史追想的憑依。
 
  8月5日(四):主要在海滄新安村、青礁村與白礁村等處進行田野勘查。首先是到正順宮即龍山堂等處(參見下圖),隨後便前往新江邱姓民宅(詒穀堂)拍攝族譜和當地民眾進行口述歷史,令人印象特別深刻。之後行程中最感動的便是能夠到青礁保生大帝祖廟(參見下圖)以及白礁保生大帝祖廟等處考察。
 
  8月6日(五):主要集中考察安溪縣湖頭鎮湖二村一帶。今日行程主要是參觀與李光地有關之宅第,例如問房大厝、李光地故居(參見下圖)、頂五房小宗、昌祐堂、至誼堂、舊衙大厝、世家大厝、李氏家廟、湖頭關帝廟、法石宮、清溪宮以及侯山祖廟(參見下圖,廟後可見林八郎墓)等處,本日才覺自己能夠較為順遂無礙的和當地村民攀談,欣喜不已。另外,中途曾經停留在該地的村民委員會,得以一見共產黨在村落的統治機關,亦令人頗覺新奇。
 
  8月7日(六):前往路程頗遠的華安縣考察已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各式土樓,收費頗高昂。沿途可以觀見蔣家興建的二宜樓、等圓型土樓,本日才知土樓亦有方型等不同造型。詢問土樓導遊才知他們多為蔣家後人,並且已有交互通婚的情形產生,並且住在土樓的老人是使用閩南語而非客語,顯然土樓並非客家特有之建築型制。最後,土樓中約分為十餘戶人家,門口會有不同的造型木飾以示取別(參見下圖),亦能看見土樓中兒童的趣味生活。
 
 
  8月8日(日):田野考察的最後一天,來到路途最為遙遠的漳州東山島進行考察,該地已鄰近廣東汕頭市等地。該地是著名的旅遊景點,適逢假日因此人潮特多,該處門票已有些貴(後來發現在城隍廟附近有當地民眾免費進入的小門)。主要是參觀東山島的風動石、閩台關係博物館、黃道周紀念館、寶智寺、東宮聖母廟與關帝廟等處,較為可惜的是臨走前才發現有一大堆的碑林嵌在幾排牆上,但已時間關係,我們未能細讀。
 

 三、挑戰力十足的綜合討論
  研習營每到晚上時,便進入最負有刺激性與挑戰性的綜合討論。討論過程中老師的擷問與各組成員相互較勁的過程中,使得當日田野考察與讀本中所列的碑刻、契約文書、族譜與科儀書等等文獻交互校正、融合。原本是碎裂四散各處的史料與田野觀察,卻在討論過程中神奇地拼湊、串連出各地的家族勢力發展模式之歷史脈絡,比較出不同地方家族向上社會流動的發展策略差異,以及地方家族與國家權力、制度互動過程的生動圖像。

  綜合討論的過程使各組成員逐漸凝聚觀察在地方史的研究過程中必須注意大歷史發展對地方的影響與變化,例如洪武到萬曆年間的衛所屯田、倭亂與周德興防倭築城、康熙年間從遷界到復界的變化、康熙23年台灣收復,促使福建戶籍進行重整、雍正年間「攤地入丁」、嘉慶年間蔡牽在閩南海域興亂、以及「糧戶歸宗」、「永不加賦」等等關鍵皆須留心,就如馬鑾族譜可見大宗整合小宗、關永茂一例可見各姓為了賦役戶籍而進行結合的過程。

  總結而言,將國家權力、制度變遷放置於地方史脈絡進行整合,將文獻與田野成果在歷史現場進行思考等研究取徑,是華南學派在方法論上極具吸引力之特色,亦是我在本次研習營最感收穫良多之處。
 
 
貳、評論與建議
  從金門到廈門兩地不同的研習活動,著實令人不得不對於金門大學與廈門大學的活動安排進行比較的想法,以下略述個人在兩地研習後的幾點小建議:

  第一,就事前準備工作而言:原本預期在研習營開始前一週左右,會收到相關的研讀論文,但是似乎因為是首次舉辦之故,所以造成在金門大學的實際研讀活動過程較為倉促,內容研讀未竟全功;相形之下,廈門大學在首日預留時間給成員進行初步研讀《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讀本:廈漳泉地方文獻》,在後續活動進行也因而較為流暢。

  第二,就研習讀本製作而言,金門大學的工作人員或許較缺乏活動經驗,因此在製作研習讀本上,部分文章較為零散,印象最不好的一次是出現在田野地點發放十餘張未裝訂的論文,並且似乎因為準備份數不全,導致有些成員有不少文章都僅有幾頁,在閱讀和後續討論上產生一些不便。至於廈門大學在讀本中的地圖製作上則較為簡略,為其可惜之處。

  第三,就研習議程安排而言,若是能夠做到上午進行某一地點的文獻閱讀,下午便進行該地點的實地考察,最後晚上進行綜合討論,如此或許較為合宜。因為若是像7月29日晚上閱讀珠山顯影與薛氏族譜,至7月31日才進行珠山的實地考察,中間雖僅間隔一天,但在密集的課程研讀下,實在頗難進行複習與討論,在學習效率上也較難達到極致。另外,在金門的研習活動過程大都是在吃飯時一邊吃飯一邊討論,若是當日負責報告的同學,時常因為要抄寫其他小組成員的觀察意見,當天晚餐幾乎是隨便吃,就算吃了大概也多半是吃之無味了。

  第四,就研習地點選擇而言,廈門大學安排部分田野地點有如路程較頗遠的漳州東山島等地,形成當日某些田野地點僅能走馬看花,而有如限時十分鐘離開等情形產生;對於初次來漳州等地的成員而言,實在是感到莫大的遺憾。或許,鄭振滿老師提到進行單一地點的深入、較長時間的田野考查工作是一個可行的方式,畢竟有些田野調查技巧(如讀碑技法、口訪切入方式等),是需要較長時間的觀察才能偷學的到。
 
 
 
參、研習心得

 一、學術深化
  對於一個以研究清代台灣史為核心的學生而言,正如研習營的創辦宗旨所言:「台灣史不應該自我封閉地侷限於台灣本土的研究,而應該有更大的視野,將台灣歷史文化的發展,放置在一個更寬廣的地理視域與歷史脈絡中來看待」。我們在研習活動中可以在閩南地區中觀見清代郡城三郊、德記行等商人以及台灣士人、軍兵在銅山武廟捐資重修等等重要線索;創辦宗旨之引言重新咀嚼別有興味。至此,我才能明瞭華南學派所謂的「走入歷史現場」,同時掌握文獻與田野以捕捉所謂的史家的「現實感」之話語。特別是鄭振滿老師在研習營閉幕時對我們提及的三項提醒:第一,我們要「聽到老百姓的聲音」,要做在圖書館做不到的研究;第二,從事田野工作可以增加理解與解讀文獻的能力;第三,大歷史的知識結構仍必須持續地積累與建構。鄭老師的話仍在我腦海中不斷激盪徘徊著……
 
 
 二、良師益友
  除了在學術上的新體認外,我更深切感受到十二天來和來自四方各地的老師、同學們的學習態度、相互對談與交相評論的情形,更讓我有著見賢思齊的仿效之心。其中尤其是我屬於第二組的李仁淵學長,才思敏捷的學術思路、落落大方的談話態度,以及結合田野與文獻的超強綜合歸納與分析的能力,令我欣羨、佩服不已。其次,和我同一寢室的西班牙塞爾維亞大學的李毓中學長,每天晚上大家共同進行不限於課堂上的學術對談,更是擴大我對於清代台灣史、明清法律史以及諸多學術課題的歷史想像與研究視野;此外,李毓中學長每天早上五點起來學習西班牙語以及整理研習營內容的學習態度,更是令我深受感動。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後起之秀,莫過於來自北京大學歷史系的陳博翼學弟,陳博翼極為積極、熱烈的活動風格,原本就令我甚為留意,後來又聽廈大歷史系鄭莉助理教授才知陳博翼雖才碩三,但已在中國、香港、台灣以及日本等地的學術期刊發表論文,令我對於何謂學術高度的產生,反覆在腦海中進行更深層的反省。

  最後,如台大吳國聖同學別出心裁的「風水」思考模式,還有宋惠中學長、何淑宜學姊、鄭螢憶學弟,以及我們的組長郭忠豪還有他的夫人曾齡儀學姊,在研習營中踴躍發言、積極學習的參與態度在在於我心中留下難以抺滅的印象。另外,研習營的過程之中,還能結識如勤勉努力的饒偉新老師、活潑聰敏的鄭靜、親切可人的冬芝學姊、古靈精怪的康凱原、機智大方的陳德智,以及不同學術背景的高師國文系的古佳峻、中興台文所的林宗德……等人,可以認識、結交這些傑出的學友,我由衷的感到自己的幸運。
 三、田野遺憾
  出發前本想多準備了好幾張的記憶卡,以備大量的拍照。在金門田野調查時,發現攜帶充電式數位相機的壞處,極為興奮地連續拍照,才發現相機一下子就沒電了,若是有一般電池型相機便無此問題。到了在廈門田野調查時,有一次是大夥兒翻拍數十本族譜,至此才自己的數位相機越來已過時,不僅是相機反應時間久,而且翻拍效果模糊,此時才驚覺良善的田野工作亦須「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結果當日變成協助翻頁的小助手,實在是感到愧疚團隊。
 

 
肆、結語
  南旭學弟為本次研習營下了一個極具詩意的標題「今夏,金廈」令人難以忘懷這段學習旅程,也有人以諧音說應該是「金廈,驚嚇」,回來台灣要收驚才行。對我而言,這次研習「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的活動過程令我遙想起有「台灣史蹟百科」、「台灣古蹟仙」之稱的板橋林家後人林衡道先生,林衡道曾經在1970年代帶領許多老師、學生定期從事臺灣鄉土田野調查、史蹟堪考等活動,對於提昇台灣史研究者在田野工作與文獻解讀上皆有其極大影響力。[3]我們因為出生的晚,沒有機會參與這項盛會;但是,今天我們因為「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得以和三十年前的林衡道創辦的史蹟考察活動以及近年來的「歷史人類學高級研修班」相互輝映,並且更進一步的擴大田野研究的地理範圍,蒐羅更齊備的師資陣容,以及結識更多元的參與成員,可見「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已然衝決出另一不同層次的學習模式。
 
  期待,下一次研習營的到來……


[1]王秋桂尤其重視要觀察地方史之中的獨特性與普遍性。
[2] 馬偕著;林晚生譯,《福爾摩沙紀事:馬偕台灣回憶錄》(台北:前衛,2007),頁107。
[3]林衡道先生並且將古蹟調查所得寫成許多著作,如著名的一系列《台灣勝蹟采訪冊》,該書中收錄不少史蹟照片與相關抄錄文字,其中有不少寺廟古蹟的神像、碑文皆已消逝,換句話說,此項著名的史蹟調查活動也因而保存了許多的台灣鄉土史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