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103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一屆金門閩南文化研習營心得(王志文 師大國際暨僑教學院)

當地理已成為歷史----中國的驟變以廈門兌山村李氏為例

王志文(師大國際暨僑教學院兼任助理教授)

  我博士論文的研究區,是淡水河兩岸與原鄉祖籍廈門西北角,這群同安人家族祭祀組織角頭空間分布,同源家族兩岸祖公會的分布運作比較。這次2010年閩南文化研習營,我的意外的收穫,竟是我們在廈門居住的華僑大學校區,正是我研究的其中一個家族。

  兌山李氏原鄉祖藉地兌山村,因為隨著廈門市區的迅速擴大,在2002年為了撰寫博論,我去田野調查研究的鄉下村落,已經捲入在都會化的的洪流之中;滄海已填土成桑田,BRT公車捷運系統設站,更意味著驟變只是剛開始,附近近二十層樓的高樓將大量增加。而兌山村也將因為中國華僑大學校區的擴大,除了李氏祖厝因為對台紀念文物因而保留,其他角頭將被蠶食殆盡。轉眼間我的博士論文,「已經由地理論文轉變成歷史」充分證明中國的改革開放下,經濟突飛猛進生活迅速改變,只是看著自己的論文成為如此短命的地理論文,2004拿到學位至今也才六年,內心不禁百感交集!換個角度想,或許正也代表著,若想要了解昔日的兌山村,唯有從我的論文去探尋。

  台灣的漢人,大多來自東南沿海閩、粵一帶人民,在移民的過程中,自然也把原鄉祖籍地的生活模式,帶來移墾的新環境中,其中包括宗教民俗以及民間社會組織。海峽兩岸的分隔,各在不同的社會制度下發展。這百年來的區隔已經足夠使同一個族群,在文化發展上有很大的不同;但現在的中國,又因為改革開放,有一些更奇特的價值觀,這些影響都會反映在基層的民間組織中。

  李家堂號為:隴西堂。根據《新唐書宗室世系表載》:李耳傳李宗,再數傳至秦御史大夫李曇,生子四人──崇、辨、昭、璣;李崇官隴西太守,是為隴西房始祖,傳衍極眾,族人遂以「隴西」郡號為堂號。
[1]

  而兌山李家是指福建省泉州府同安縣仁德里十二都兌山鄉的李姓宗親家族,清乾隆年間李氏先民即來到蘆洲、三重一帶開墾。
[2]

  宗教信仰可說是人類解決生存問題的工具之一,也就是說宗教信仰是一種生活方式,密切的與個人生活及社會秩序相關聯,各地方宗教信仰色彩亦隨地方社會傳統文化與生態環境之不同而有差異,各自發展成其獨特的地方宗教信仰文化色彩,瞭解地方宗教信仰可窺知地方之社會歷史文化背景。透過實地的觀察紀錄,再配合事後資料的分析比較,可以徹底了解一個地區發展歷程。

  上訴之宗教民間組織,是最基層的社會組織,也反應出人民對環境適應與人際網絡互動,更是一個社會文化經濟的總體反映;若是同樣的族群在不同的地區,經過一段時間的演變後,再來分析比較兩地之異同,即可了解兩地之社會文化之不同點。

  若是在同一處地區,觀察其中的突然的重大改變,更可證明在此一時期,社會大環境的變遷!
 

廈門環西北海域地區介紹

1
、位置
  廈門市位於北緯2425分至2454分,東經11753分至11825分。本研究區「廈門環西北海域區」在其西南部地區,大約在北緯2426分至2440分,東經11757分至11842分。

  廈門市地處福建省東南部,由廈門島及其東北、西、西北部對岸大陸沿岸地區組成。北、西北、西南、分別與安溪、長泰、龍海三縣市交界,東北與南安市接壤,東南與金門一水之隔。

  面積1648.92平方公里。[3]本研究區是指廈門本島西側與北側海域週邊海濱岸區,以行政區而言約略包含今日廈門市所轄的各區:以廈門本島上的湖里區、開元區之西側部分地區,杏林區的杏林鎮與集美區南邊為主要研究區,而原同安縣今之同安區的南邊部分地區為次。


2
、自然環境
  廈門島在福建省東南沿海,北、西、南為內陸環抱,東、東南與大、小金門島隔海相望。屬廈門市。相傳因地處海道下方,名下門,諧音雅化為廈門,一做夏門,島因名。古稱嘉禾嶼,別稱鷺島。1955年在高崎(島內)和集美間建海堤與內陸相連,成半島。略成菱形,長約13.5公里,最大寬約12.5公里,面積129.07平方公里。

  地勢由南向北傾斜,鐘宅港、員當湖分別從東北和西南向島的腹部切入。西北低平,海蝕階地孤丘零星分布,東南高阜丘陵起伏,四圍分布海蝕堆積地形---海浸灘。最高點洪濟山海拔339.6米。屬中生代白堊纪花崗岩佔島域大部,還有侏儸紀酸性火山岩。一般海拔在150~200米間。屬南亞熱帶濕潤區。[4]

  廈門島週邊大陸地區屬廈門市管轄,廈門市位居閩南丘陵東南緣,漳廈平原東北端,山地與平原間以溝谷和台地過渡。地勢自北向南傾斜。西、北、東北邊境以丘陵為主,海拔在500~900米,最高點雲頂山海拔1175米。

  濱海平原地面高程在50米以下,殘丘散佈其間。溺谷型海岸多岬角,岸線曲折,港灣深入內陸。有廈門島、鼓浪嶼、大嶝島等大小島嶼26個。境內溪流短小,大都發源於西、北部山地,有西溪、東溪、西林溪、萓溪、許溪等,水系呈樹枝狀,獨流入海。[5]

  因此,本研究區在1955年,海堤興建之前,靠海地區皆為漁村,「種蟶、飼蚵、討小海」是維生的唯一方法,沿岸均為海埔灘塗泥地,越靠內陸越明顯,只能靠養殖蟶貝與海蠣(牡蠣),以及沿岸漁業討生活(圖一)。

圖一   2002年廈門兌山村附近海岸(作者拍攝)

  除了少數幾個靠外海水深的地方,則成為較大的碼頭港口,漸漸發展成商業聚落,最後成為商港之外。絕大多數地區,皆為泥灘地只能停泊竹排、舢舨。常常也因為日漸淤積,而使得航道改變。

  為了爭奪航道使用權,漁網糾結搶奪漁獲,海埔灘塗養殖權,引起村落間大打出手,所以村民間透過宗親家族與神明會串聯眾人的力量也是十分普遍。

  1955年後,則因為海堤的建立,由早期的海水可自由進出,到1963葛樂禮颱風,海水倒灌使得沿海一帶災情慘重,開始封堤填土,增加海埔新生地,又經過這些年來的「洗鹽」,使土壤漸漸淡化後,這十年來,才漸漸開始有人從事農耕。[6]


2002年的田野---廈門兌山村之情況 
  
清代地名福建省泉州府同安縣仁德里十二都兌山鄉,是今日的福建省廈門市集美區橋英街道辦事處,位於廈門島外過廈門大橋後,原地名是地山,後取其閩南語諧音為今名,有鄉村公路接孫板公路旁之祖厝后[7]

兌山村所轄之自然村角頭有:祖厝后、西頭、來園(已與西頭、西珩合併)、西珩、南(壟)尾井、雙塔(原祖厝后、南尾井各一半,今獨立成一角),以上屬於廟會輪值的頂角;頂蔡、下蔡(現二合為下蔡)、宅內、三房(已與宅內合併)、潘塗,以上屬於廟會輪值的下角;另有一角頭英埭頭,是一渡口街市各角頭偕有人住,廟會時回歸各自本角不獨立一角頭。

每一角頭大約與今日行政單位的「自然村」相當,除了英埭頭屬於英村行政村村委會外,其他角頭皆屬於兌山行政村村委會,現在廈門市經濟特區最新改制後,則全都屬於橋英街道辦事處。每一個角頭皆有自己的角頭廟,全境的守護神是村外金鞍山寺的保生大帝。村內則是由祖厝后的祖祠祭拜李氏祖先為核心,旁邊也是兌山村委會的辦公室。同時也是文革時,兌山生產大隊的辦公室與倉庫,當時祖祠被改為公廠兼倉庫。

每年的農曆正月初八,頂、下角全村割香巡境;三月十五保生大地千秋聖誕,則是境廟(大廟)熱鬧的日子七月普度則頂、下角輪流主辦。至今2002年兌山村仍然保有傳統.必須要三代同堂方能參予廟務,稱之為「老大」。

1 兌山村所轄之自然村角頭表(2002

(值年)

      

    

共有

角頭名

祖厝后

西頭

來園

西珩

南(壟)尾井

雙塔

頂蔡

下蔡

宅內

三房

潘塗

英埭頭

角頭神

元帥爺、清水祖師

中壇元帥

中壇元帥

中壇元帥

中壇元帥

陳府王爺

三位元帥、三太子

三位元帥、三太子

三太子

金花娘娘

趙子龍

備註

有祖祠祭拜李氏祖先為兌山村之核心

 

已與西頭、西珩合併

 

 

原祖厝后、南尾井各一半,今獨立成一角

現二合為一下蔡

 

已與宅內合併

 

是一渡口街市各角頭偕有人住,廟會時回歸各自本角不獨立一角頭。



2010年被華僑大學包圍的兌山村[8]
  而兌山李家的現況,在此行中因為並非研習營的行程,所以只能利用早晨提早訪談,在早餐前短短一小時訪問老人家,往往無法深入訪談,只好透過照片介紹。(圖二至圖八)


圖二 因為是涉台重要文物而被保存的兌山李氏祖厝
圖三
正被華僑大學蠶食的兌山村
圖四
政府遷建的兌山新村與祖廟金鞍山寺
圖五 政府遷建的現代化集合式住宅大樓兌山新村
圖六 原本在兌山村聚落外甚遠的祖廟現包圍於兌山新村中心
圖七 原本是附近角頭地名的女婿捐款開始出現江西四川等遠距離地名
圖八
原本聚落外的天馬山風水被遷建的兌山新村包圍


結論與心得

由於中國現代化的衝擊,除了因為改革開放所造成的都會化衝擊外,兌山村因為位於政府的都市計畫中,中國華僑大學廈門校區範圍內,被迫強制拆屋遷村。在威權體制的強勢運作下,經濟與政策雙重衝擊下,兌山村舊聚落的瓦解是無法改變的命運!

但是在同為閩南語區,長時間收看台灣電視的新聞節目,以及與台灣互動密切頻繁下,有樣學樣在公告之前,聽到消息後大量搶建民宅,要求提高拆遷補償,否則自力救濟拒絕搬遷而死守舊家,成為一個個「釘子戶」。成為今日華僑大學校中有村,村被校圍的奇特景象。

而搶建的粗糙房舍也無閒置,出租給在附近工地打工的外省民工,一群準備把自己村子拆掉的人,反而成為聚落內的新住民,這些改變也反映在祖廟金鞍山寺的女婿捐款碑刻中。

在同安地區,即使是現代金門也有此習俗:村廟中的壁畫,要由村中嫁出去的女兒夫婿捐款奉獻,加強出嫁女兒對娘家向心力,以及夫家對村子的連結關係。早期都是附近村落角頭的小地名,代表婚姻圈距離短而近;但是近年來,因為女兒出外就學工作,有了許多外省地名,甚至香港台灣,代表現代的經濟工商發達與政策的開放。

而這些除了代表婚姻圈距離的延伸擴大外,也代表聚落的互動圈越來越多元化。常常不是女兒到外地求學工作所促成的姻緣,反而是因為廈門成為經濟特區後,吸引各地外省民工來此打工,包含台商港澳華僑等,所以地名雖遠,並不代表婚姻圈有相等的擴大距離,女兒往往是近住而非遠嫁。

在現代化的金門廟宇,甚至違反傳統,將女兒的名字直接刻在捐款名單上。因為現代社會女性:不婚、離婚、再婚、喪偶,各種婚姻狀態的情況很多,若是將夫婿名字刻上,日後婚姻狀態改變反而尷尬,再加上女性地位抬頭經濟自主獨立,這種顛覆傳統的情況應該是種趨勢;只是目前2010年的兌山村廟宇中,尚未在壁畫碑刻捐獻名單中發現女性姓名。

兌山村在神聖空間的演變則出現十分有趣的現象:原本兌山村舊聚落是以李氏宗祠祖厝為聚落的神聖空間核心,公廟則是在聚落外圍甚遠之處,完全吻合閩南地區傳統聚落的空間模式。

現在則是因為政府強制拆遷,把原來聚落居民強迫搬到政府蓋的新聚落,而此「兌山新村」因為建築用地的取得方便,形成包圍公廟「金鞍山寺」的新聚落;相反地,「李氏宗祠祖厝」卻因為是涉台紀念文物原地保留,被包圍在中國華僑大學的運動場與男生宿舍之間,完全孤立在聚落外。這樣的神聖核心完全互換與傳統聚落相反,「兌山新村」的神聖空間模式,反而比較像台灣傳統聚落的神聖空間模式,這樣的演變實在有趣!

此次閩南文化研習營,很感謝海峽兩岸的師長認真而親切的指導,我會選擇研習課程以外的題目撰寫心得,一方面歷史非我本科專長,二方面這些議題我並無很深的感動。

而冥冥之中似乎我特別幸運,竟然此次研習營,我住在自己博士論文的田野點上,雖然我犧牲睡眠提早出去訪談,看到自己研究的田野點正在演變,說不關心與激動那是騙人的,只是如此另類的心得感受,希望師長們能夠接受,不要辜負您們的用心,再次感謝各位師長前輩能給我此機會,讓我有更不一樣的感授與收穫,重新回到學生時代的磨練刺激,也感謝研習營夥伴們的支持與互相勉勵,很苦!很累!很有收穫的閩南文化研習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