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關於部落格
2010年「近世閩南文化研習營:田野與文獻」,2011年後更名「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南中國海地區的歷史與文化」
  • 99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2「田野與文獻研習營」心得報告-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研究所博士班 簡安志

  從「反清」到「附清」:對吳六奇與潮州民眾政治意向轉變之探討
(此篇文章僅為初稿,請勿引用!)
 
一、前言
 
  從明清鼎革到清康熙年間,民間武裝力量紛起,粵東成為民間武力與反清勢力集結之地。以鄭成功為首的南明反清集團將粵東當成籌糧作戰之所,而當地仕人豪紳為了保護家園與家族利益,亦主動組成鄉黨團練當時潮人吳六奇在南澳自組舟師依附南明桂王,受總兵」一職。然則當清兵進入粵東之後六奇率兵迎降,因其熟悉當地情勢,故自請擔任清兵南進嚮導,協助清廷招撫盤據一方的土豪。
吳六奇原先依附於南明陣營,之後竟迎降於清軍之下,一般對於這種「臨陣倒戈」之途,外界多以「叛徒」號之,認為該輩被威脅利誘,在利慾薰心之下,不顧朝綱禮教,不戰而干屈於異族麾下,史書上便載有「六奇預知明祚將終,集眾首先歸附,請為嚮導,直趨潮城……」。也難怪清代史書《貳臣傳》[1]將吳六奇列入忠臣之列,後人陳梅湖[2]吳六奇為「潮州清初四偉人[3]之一。然而在民間的稗官野史中[4],吳六奇被塑造成一個活躍於「天地會」組織之人,依然繼續為反清復明大業而奮鬥。
  清代官書為何將吳六奇這等「附清」之人視為「毫無貳心」的故朝遺老?民間野史又基於何種原因將吳六奇視為「反清復明」之士?清朝官史對於降將的正面評價,某些程度上也寓含「以德化民」、「四方來降」的意念,但民間為何不攻訐六奇這種「侍奉異族」之舉,反而將其推崇如元末投明的何真[5],這就很耐人尋味。首先筆者將介紹明末粵東地區的政治與社會狀況,希望讓大眾了解當時潮州地區受到海盜山賊與鄭氏武力集團滋擾的狀況,之後陳述吳六奇從原先的「反清」到「附清」的經過,  最後筆者將分析這種支持的轉向是受到哪些因素的影響。筆者認為,評斷歷史人物的功與過,是不該基於「勝者為王,敗者成寇」既定事實,也不該加諸過多禮教與道德價值。影響吳六奇政治支持傾向的轉變,除了基於個人私慾之外,相當程度上也表達了潮州民眾對於當時政治、社會與經濟環境的不滿與期望。
 
二、從「反清到附清」:看吳六奇對清廷態度的轉變
 
  吳六奇字鑒伯號葛如,潮州海陽豐政都湯田人也(今豐順)。先代以延陵[6],派分閩汀,後創居潮之湯田鄉。吳六奇從小好讀《史》,慕陳曲逆侯之勳業[7],因此得到六奇」之名。《潮州清初四偉人傳》曾記載:「明季中原莽蕩,吳六奇棄舉業,襥被游吳越,廣結豪傑。他在丹陽認識名士賀裳、賀燕征、賀子龍等人,至海甯結識浙西名孝廉查繼佐。六奇處於兵馬倥傯之際中央政治紛亂,地方盜匪迭起,此時六奇不獨善其身,反而與鄉里熱心之士團練鄉族[8],先後殲巨盜鍾淩秀、葉阿婆、彭士炳、劉良機等豐順營方得以安穩。」六奇所處時代,在位者無高瞻遠矚之能,導致國脈垂危,天災人禍四起,良民被迫變成流民抑或海盜、山賊,到處流竄掠奪。當時的宦紳仕子為了負起保鄉衛土之責組織氏族鄉民起來反亂[9]。吳六奇等人便是在此情況下負起潮州鄉民的團練之責,亦獲得當地民眾的讚頌,饒鎮順恪吳公墓誌銘》曾道:「護我粵東粵東悉寧累積戰功枕戈夙夜盡瘁厥躬聿殲巨寇復搗鯨居艟艨備斥鷺島坵墟肅將威德遐暢無餘」、「嗟工之德如圭如壁嗟公之功銅柱竹帛潮疆永賴燕貽流澤[10]」由上可知,吳六奇熱愛鄉里的具體作為,獲得潮民給予其「匡濟宅心梓里干城」之美名,即使在日後六奇變節降清,潮民仍一如以往地支持他。
  明清鼎革之際,南明陣營與之後的鄭氏武力集團仍舊盤踞東南沿海一帶。以鄭成功集團為例,金廈是其派駐重兵之地,然則該集團軍餉,多出自於出自閩、浙、粵等沿海地區,尤為潮州為最。為什麼潮州這些地區會成為南明陣營的軍餉提供地呢?據《從征實錄》記載:「潮屬魚米之□(筆者按:原文漏字,□內應為「鄉」字),素稱饒沃,近為各處土豪山義所據,賦稅多不入官,藩主第收而服之,藉其兵□(筆者按:原文漏字)食其餉,訓練恢復,可預期也![11]』鄭氏武力集團認為,若能善用潮州地區的豐饒物力,進行籌餉、練兵與興軍之用,反清復明亦非不能為之事。鄭芝龍與鄭成功父子曾先後對於潮州需索糧餉。根據《潮州志》記載:「時(作者按:為建武元年,1645)隆武帝在福州,閩餉不足十月,平虜侯鄭芝龍遣給事中梁應奇入粵督餉,應奇往參遲誤者數十人,命提問亦莫應,潮州知府楊球遂止,越界不敢入(隆武遺事) [12]。」又「是年(筆者按:為建武二年,1646)四月(一作二月),隆武帝命戶科給事(應作主事)李日煒催汀、邵、惠、潮四府糧餉,其借過者,准作三年預徵(思文大紀南沙三餘氏南明野史)。先是魯事李士淳曾奉諭□(筆者按:原文漏字)兵錯饢先集一旅,并得饢二萬餘(粵東遺民錄李柏存二何年譜)[13]」另外,據馬楚堅的統計,鄭軍入潮征戰、取糧計有三十六次,其中十八次還是鄭成功親自指揮[14]。透過以上文字,不難看出潮州對於鄭氏武力集團的重要性。
  筆者之前提過,吳六奇等人曾帶領當地鄉勇進行團練,參加者多為同鄉、同氏族之輩。這種現象除了顯現當時中央政府衰敗,導致地方盜匪蜂起之外,亦凸顯出潮州地區「重鄉愛土」的地方特色。六奇處於亂世之中,所思所為皆從鄉閭出發,除了與當地有志之士推行「鄉約保甲制度」[15]之外,六奇也與鄭氏武力集團合作,當時是抱著「人間還有鄭延平」[16]的想法,期盼他們能協助當地恢復已破敗不堪的社會秩序與經濟情況,《潮州清初四偉人傳》記載:「乙酉(明隆武元年,清順治二年)六月,紹宗立於天興,授六奇總兵官,統舟師,駐南澳。」
  隨著清朝遣重兵至東南沿海,鄭氏武力集團可說是「日薄西山」,屢戰屢敗。昔日鄭氏武力集團以反清復明為號召在東南沿海各省取餉索糧自詡為王者之師的鄭軍在當地恣意掠奪物資,其行徑宛如蝗蟲過境-「呼之則來,倏忽而去」,當地民眾看到自己的家園依舊殘破不堪,逐漸失去對於鄭氏武力集團的支持。《潮州清初四偉人傳》說道:「是年(筆者按:清順治三年)丙戌十一月,清廣東總督佟養甲率提督李成棟統兵自閩入潮。六奇集眾首先歸附,請為嚮導,直趨潮城。潛通土弁張瑞漢為內應,十九日破之。徇旁邑多下,乃由南澳移駐黃岡。會土寇江龍、謝志良踞大埔程鄉;鄭儼踞揭陽湯坑鎮(明屬揭陽,今屬豐順),六奇督兵次第討平之。詔加都督銜,協鎮潮州。」吳六奇之所以會「棄節忘義」、倒戈附清,絕非出於一己之私利,一方面表達對鄭氏武力集團的失望與不滿之外,另一方面,清兵入揚州與江陰屠城的殷鑑未遠[17],六奇亦不願同樣憾事發生在潮州城中。
  六奇在附清之後的大小戰役,表達了自己對於清廷的忠心:當吳六奇遭遇附明的潮州總兵官郝尚久,他堅不受降:(清順治,筆者自加)十年癸已三月,鎮潮州總兵官郝尚久,據城復明朔,各縣風靡。六奇抗不肯附,晝夜固守,以待援師。九月大軍至,捐資餉軍,助攻甚力,以雲梯兵登城,尚久敗,與子堯投井死。之後鄭成功偕其部眾屢屢襲擾,六奇均能成功抵禦敵軍來犯:「(清順治,筆者自加)十二年乙未春,統率官兵二千余開閫饒城,改三河協鎮府為行台。時明延平郡王鄭成功,數遣舟師侵海、澄、潮、揭、普、饒諸縣地,冀複潮郡。是年八月,揭陽告急,調兵三營馳援。二十五日與鄭藩部將陳豹、蘇茂、林勝等戰於獅拋球山一帶,損折將兵鐘朝、賴貴、嚴輝、鄭鼏等八百餘員,名威望稍殺。即行募补前额,且有余。勤加训练,军威复振」、(清順治,筆者自加)十五年戊戌,鄭藩復遣兵犯南澳,六奇襲之於鮀浦,生擒其梟將蘇興、黃亮,斬於市。明年,又頻撓饒、澄、潮、揭、普、惠沿海地方,六奇協同省郡諸軍,分路堵擊,鄭藩終不得志。」
  六奇屢立戰功,他不僅取得清廷的信任,也獲得朝廷的加官封爵:「世祖嘉其忠勤,實授左都督加太子少保,鎮守潮州、饒平等處掛印總兵官。援剿無分疆界,兼管潮洲衛大埕千戶所事。」、「(清康熙,筆者自加)三年甲辰六月考滿,以屢著奇勳,升少傅兼太子太傅,兩賜蟒衣、玉帶、寶刀、名馬等物。」但六奇終究不是貪功好利之徒,其所念茲在茲的,仍是潮州以及潮州民眾,他除了修葺城桓山寨之外,並且建立水軍與驛站,後也以私人經費資助學校的創辦:「鼎革以還,地方所在殘破荒墟,六奇捐俸倡修郡城及饒平、大埔、黃岡、三河各城垣;築饒平、詔安交界西林寨;修建海、饒各馹廨;出私財重修饒、埔兩邑學宮;建太平寺于饒屬鳳凰山,以祝太平;添募水軍,增造戰艦,會攻廈門。前後所捐累钜萬。」六奇不計私利,凡事以公利與大局著想,實屬難能可貴,但賢者難免遭忌,僧侶丘義攻訐六奇與故明思宗子遙潛通問,又匿桂王子為贅婿,更於燕子山私開銀礦等事,詔靖南親王耿繼茂徹查。[18]」六奇蒙受不白之冤,查證之後證實所有誣陷皆非事實,誣陷者遂伏法[19]。清康熙五月六奇寢疾,尋薨於位,年五十有九。朝廷追贈為少師兼太子太師、特進光祿大夫、錫精奇尼哈番世爵(精奇尼哈番,乾隆初改為子爵)。諭祭葬,予諡順恪。
 
三、影響吳六奇與潮州民眾政治意向的因素
 
  原先吳六奇以及潮州民眾是服膺於鄭氏武力集團,為何最後他們集體傾向清廷?影響其心理與決策的因素有很多,筆者整理如下:
首先,「盜、軍」形象的模糊與混雜,造成當地民眾無所適從。明季以降,
潮州海寇山賊日多,他們雖非全為鄭氏武力集團所遣,但仍與鄭氏和其部眾(例如:陳豹、鄭鴻達等人)多有往來。加上當時盜賊軍力強大,還擁有佛朗機大砲,武力不遜於清軍與南明軍。在此情況下,要當地民眾對於盜賊與軍隊進行區辯,實屬強人所難。另外,盜匪與軍隊長期交往的結果,不僅造成軍紀廢弛,部分軍人受到蠱惑,與盜匪同流合污,不時傳出軍人打劫民眾之情事!
其次,清人恪遵禮教,治吏甚嚴,漢民安於歸附。滿人在「策馬中原」之前
與漢人有過長時間的交往,在文化與思想上,已經部分「濡化」於漢人文化。當吳六奇率眾歸附之後,清朝並沒有如同鄭氏武力集團那般進行強索豪奪,又加上當時清朝官員多能恪遵其職,澄清吏治,且能視奸惡、辨是非,例如僧侶丘義上奏六奇與南明陣營私通,並私下開採銀礦等事,朝廷詔靖南親王耿繼茂徹查。繼茂不為奸人所惑,終能還給六奇清白。
        第三,潮州地區歷經兵馬倥傯,百廢待舉,依附清朝不但可以擺脫鄭氏武力集團的豪索,還可以獲得朝廷給予的重建經費。六奇在歸附清潮之後,曾提出多項建設計畫,特別是在戰備的重整,因為潮州近海,揭陽又為潮水可達之處,極易受到海賊侵擾。故六奇上奏朝廷能在揭陽口鮀浦口東西兩側修築砲城,並派駐水兵千餘名防守;另外,六奇建議在東至漳、泉、興、福、溫、台,西至惠、高、雷、廉等地建造戰船,並置設水師,各自守汛,目的在杜絕地方與海上之賊患。僅賴六奇捐出個人薪俸或是對外招募係不能成事的,這還是需要朝廷給予將經費挹注。
        潮州一向是鄭氏武力集團和清廷抗爭的重要戰場,隨著雙方軍事力量的消長,潮州時而屬明、時而隸清,六奇臨陣倒戈、留髮異族,何嘗不是欲藉此保護潮州地區的反清勢力。而以陶社為首的當地明朝遺民,始終不改其志,策劃了數次反清的浪潮,其中以順治十年(1653年)郭子奇策劃的全潮復明行動最為盛大。令人覺得奇怪的是,這些策劃反清活動的潮民卻能安然逃過是年的「潮州屠城」(首謀郭子奇反而是在桂林遇害!)有人認為,可能是吳六奇暗中對於這些策動者給予包庇與掩護,雖然吳六奇在順治七年投降滿清,但是他對潮州明朝遺民的保護可說是不遺餘力的。而民間故事則多穿鑿附會,將吳六奇描繪成是天地會的骨幹,是反清復明的積極分子,在金庸的《鹿鼎記》之下,六奇更成為了查繼佐的救命恩人[20]。諸如此類的志怪小說情節,亦見於蒲松齡的《聊齋志異》(其中的《大力將軍》篇)、王士禎的《香祖筆記》、蔣士銓的《雪中人》以及鈕的《觚剩》等章回小說
 
四、結論
 
明季政治紊亂,社會秩序隳壞,粵東地區一向就是海盜山賊出沒之地。當地
鄉勇會自發地組成團練來維護鄉閭安全與家族利益。之後鄭氏武力集團覬覦當地富饒物力,欲將潮州當成「反清復明」的重要據點,從鄭芝龍開始便在此戮力發展。但隨著清軍勢力不斷南下,南明集團開始土崩瓦解,集團成員彼此爭奪地盤與利益,當時也傳出鄭軍佯裝盜匪打劫民家之情事。
        揚州與江陰屠城「殷鑑未遠」,為了保障潮州城民的身家安全,六奇在清軍兵臨城下之際,選擇歸附清朝,之後協助朝廷平定地方盜賊,也成功抵禦鄭成功與其部眾的來犯。六奇之在關鍵時刻選擇「棄明投清」,並非出於個人私利,而是著眼於保全潮州民眾的安危。當戰事稍緩之時,六奇捐俸強化周邊軍備,建立地方水師,並重修因戰爭而衰敗的村寨與城桓。六奇不計個人毀譽與利益之舉措,已經獲得潮州城民的讚揚與肯定。
        六奇的「棄明投清」,不單是其個人政治意向的選擇與改變,這也顯示出潮州人對於南明陣營的失望,他們無法再忍受鄭氏武力集團繼續魚肉人民,因此潮州人將希望寄予繼之而起的清朝,期盼「新德」能重建當地社會秩序,恢復當地繁茂的經濟活動。然而稗官野史對於吳六奇政治意向的轉變,看成是其與保護潮州反清分子的「必要表態」,甚至認為六奇還是「天地會」的重要幹部,也讓外界對於吳六奇的政治意向轉變有了更多的聯想與詮釋。
 
參考書目:
 
《延陵吴氏世系表》序,二冊,不分卷,廣東珠海:1947年。
王賢德,〈明末動亂期ける鄉村防衛〉,《明代史研究》,第2号,東京:明代
史研究会。
丘逢甲,〈有感書贈義軍舊書記〉(四首),《嶺雲海日樓詩鈔》,卷六。
谷口規矩雄,〈明末の郷義軍について : 明末政局一齣〉,《研究》,第43
号,神戶:神戶大學,1969年。
阮旻錫撰,《海上見聞錄》,卷一,康熙45年成書。
馬楚堅,〈試析吳六奇保土捍民及其對明鄭集團的打擊〉,《潮學研究》,第二輯,
汕頭:汕頭大學,1994年。
陳梅湖,《潮州清初四偉人傳》,收錄於《南澳縣誌》(共25卷),民國34年。
楊旬瑛,《饒鎮順恪吳公墓誌銘,收錄於葛曙生纂,《豐順縣志卷之八》,藝文志,
同治四年重補刊本。
楊英,《從征實錄》,十一月初一日段,永曆十六年抄本, 1931年國立中央研究
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假其書影印。
饒宗頤,〈大事志:明〉,《潮州志》,汕頭:潮州修志館,1949年。
《貳臣傳》,甲、乙兩編,乾隆41年編纂,附錄於《清史列傳》卷78以及79。
 
       



[1] 《貳臣傳》原名《欽定國史貳臣表傳》,共兩卷,後載於《清史列傳》中第七十八、七十九卷。屬於清朝的官方史書,目的係表彰明末清初因抗清不幸遇難的明朝官員(也就是「貳臣)。該史籍分甲乙兩編甲編是對清朝赤膽忠心積有功勛之人吳六奇即名列其中; 乙編則羅列一些為人可鄙、對於清廷毫無建樹的明末官僚
[2] 陳梅湖(1881-1958),又名沅,號光烈,饒平縣隆都大巷(今屬汕頭市澄海區)人。曾參與反清革命,歷任孫中山秘書、大元帥府諮議官等職,著有《廣東通志列傳》、《南澳縣誌》、《饒平縣誌補訂》等。
[3] 除吳六奇外,尚有南左布政使文灣(澄海人)、資政大夫楊鍾岳(澄海人)以及左都督劉九韜(饒平人)等三人。
[4] 例如蒲松齡的《聊齋志異》的大力將軍、王士禎的《香祖筆記》、蔣士銓的《雪中人》、鈕的《觚剩》等
[5] 何真,字邦佐,廣東東莞人。元末兵亂,何真聚兵自保,協助元朝地方政府平亂當時廖永忠奉朱元璋指示,對何真下書勸降何真基於避免禍戎延及鄉里向永忠表示請降之意。明朝肇建何真被升擢江西行省參政,後封東莞伯。
[6] 吳氏源於姬姓吳國,始祖是太伯和仲雍待傳至第十八世孫壽夢,吳國大而興。壽夢生有四子:長諸樊、次餘祭、三餘昧、四季劄(西元前576~西元前485)。壽夢有意授國予季劄,季劄堅持不授固辭,之後遂隱居於延陵(今江蘇無錫一帶)。季劄繼承人祖泰盛德,三讓王位,世人尊為至德第三人,史稱三遜王位」,因其封邑為延陵,又被稱為延陵季子」,這就是吳氏郡望延陵的由來,請參閱延陵吴氏世系表》序,二冊,不分卷(廣東珠海:1947)
[7] 這裡指的陳曲逆侯」應為陳永華陳永華(1634年-1680),字復甫,諡文正,明朝福建泉州府同安縣人1656(永曆10)鄭成功在廈門開府時,陳永華得兵部侍郎王忠孝推薦,與鄭論政當時陳氏方二十三。永華深得鄭成功的賞識,授予「諮議參軍」之職,並委請永華為其子鄭經之師。相傳陳永華以「陳近南」的假名建立了反清復明團體:「天地會
[8] 有關於明末地方組織團練的情況請參閱谷口規矩雄〈明末の郷兵・義軍について : 明末政局の一齣〉《研究》,第43(神戶:神戶大學1969),頁99-122
[9] 請參閱王賢德〈明末動亂期に於ける鄉村防衛〉《明代史研究》2(東京:明代史研究会),頁26
[10] 請參閱楊旬瑛,《饒鎮順恪吳公墓誌銘,收錄於葛曙生纂,《豐順縣志卷之八》,藝文志,同治四年重補刊本搜尋時間:2012922日,搜尋網址:http://tinyurl.com/9osc9qp
[11] 請參閱楊英《從征實錄》,十一月初一日段,永曆十六年抄本, 1931年國立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假其書影印,搜尋時間:2012922日,搜尋網址:http://www.guoxue123.com/tw/01/032/002.htm
[12] 請參閱饒宗頤〈大事志:明〉,《潮州志》(汕頭:潮州修志館,1949),頁44
[13] 請參閱饒宗頤〈大事志:明〉,(汕頭:潮州修志館,1949),頁44
[14] 在鄭成功於南澳起義,率軍赴閩之後,越年(1648)夏四月,其叔父定國公鄭鴻逵率舟師三千人,艨艟大小三百餘艘航抵潮陽縣港口,此為鄭成功南澳起義後,鄭軍首次來潮打糧。永曆三年(順治六年,1649年)三月,鄭成功首次親自統領兵馬征戰潮州。明鄭直言此次入潮之目的「欲擇一處,以為練兵措餉之地。」請參閱馬楚堅〈試析吳六奇保土捍民及其對明鄭集團的打擊〉《潮學研究》第二輯(汕頭汕頭大學1994)106-158以及阮旻錫撰,海上見聞錄,卷一,康熙45(1706)成書搜尋時間:2012922日,搜尋網址:http://www.guoxue123.com/tw/01/024/002.htm
[15] 當時每村設一「練長」統之,之後大者一村為一哨、小者三兩村為一哨。之後十至二十村為一營,再設一「統領」分督之。
[16] 本句摘錄於丘逢甲〈有感書贈義軍舊書記〉(四首):「撐起東南天半壁,人間還有鄭延平」,請參閱丘逢甲,〈有感書贈義軍舊書記〉(四首),《嶺雲海日樓詩鈔》,卷六,搜尋時間:2012923日,搜尋網址:http://www.guoxue123.com/tw/02/070/012.htm
[17] 西元16454月,揚州城陷落。因為攻城過程中,清軍遭到重大傷亡,多鐸為洩心中之忿,竟在入揚州城之後,下令屠殺城中百姓,時間長達十天。歷史上將此稱作「揚州十日」。
另外,江陰軍民在典史閻應元的率領下,雖遭二十多萬清兵包圍八十多天,但堅不受降。嘉定軍民抗清三個月,最後亦遭被清軍屠城對待,兩萬多人喪生刀下。歷史上把此稱作「嘉定三屠」。
[18] 丘義告發吳六奇藏匿南明桂王之子為婿、與南明永曆帝通問、私開銀礦等罪名。丘義所控情事並非全為空穴來風吳六奇在粵東投入大筆經費於軍事與文化設施,僅靠個人俸祿或外界捐款恐難以支撐。另外,宋代開始便已經開採豐順銀礦,至清代乃大盛。康熙年間,內務府批准普甯人何錫開採仲坑山以及排圓墩兩處銀、鉛礦區(以二十年為限),期間共納稅100銀兩。當時駐紮在仲坑山礦區有千總一員、官兵150多名。在順治、康熙初年吳六奇駐紮饒平,控制大埔、豐政都的鎮轅,難免引起外界懷疑六奇是否也從中獲取私人利益。
[19] 史料並未清楚交代耿繼茂徹查此案的過程。但依照註釋20中所提及的種種疑點來看,若是清廷仔細調查此案,吳六奇恐無法全身而退。筆者認為,清廷之所以如此草率結束此調查案,是因為六奇為最早附清,且戮力效忠朝廷的「貳臣,而六奇也為募兵、發餉、添建軍械及軍事設施盡心盡力,縱使清廷對其操守有疑慮也不會輕率地拋棄他。不過六奇應該知道清廷已經不可能完全信任他另外當時與他同時降清的蘇利在碣石倒戈,後被剿平,吳六奇雖然權傾一方但也體悟到官場之險惡於是上疏稱碣石既平,饒平無須設鎮,又言自已為潮州人,不宜久官鄉土,主動請調別省任職,並薦請將饒平歸併為潮州鎮。不過在兩藩與提督還未就此決議之時,吳六奇已於康熙四年五月病死。

 
[20] 琇《觚剩》的〈雪遘〉中,曾描述查繼佐寄寓杭州長明寺期間,偶識當時衣衫襤褸、狀似乞丐的吳六奇:「如孝廉奇其言,因問曾讀書識字否,丐曰:不讀書識字,不至為丐也。孝廉悚然心動,薰沐而衣履之。徐諗其姓氏居裏,丐曰:仆系出延陵,心儀曲逆,家居粵海,名曰六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